政經

問誰又能做到

廣告
問誰又能做到

廣告

香港人都太善忘,20141003,雷電下熱淚盈眶的我害怕忘記,要把一切都寫下來,為下一代記載這一代人的光輝歲月,或是一段彷彿被抹掉的,關於以傘為憑的運動的傳說,當中所得的教訓。香港的下一代啊,我們必不忘記,永不能忘記。

雨傘運動,經歷人性的最光輝、也走過人性最黑暗。

小時候談「我的志願」,班中三個小朋友便有一個選當警察,都說保護巿民身家財產、除暴安良、防止罪案發生。

他們就是正義的使者,你不會法律,看他們所做的,你要學紀律,學他們所做的,沒有比警察更正氣的職業了,怎麼老一輩總是說好仔唔當差誣陷他們?近年有關警察的壞消息,我總有一絲保留,全因我遇過的警察都是友善的。直至⋯
數天前的胡椒噴霧,警察說,我就是紀律。87枚催淚彈,警察説,我就是正義。小朋友啊,警察還未告訴你,狼來了跟木馬屠城記也是真實的。

這一晚,警察捉賊,前門捉、後門放。他們說,警匪一家就是香港秩序,你不是藍色的就得被打活該受襲。

我居住了二十多年的香港,瞬間變得如此陌生。一直信守的價值、完善的法制、自豪的身份,一夜間灰飛煙滅。

悲愴下是無比的證明。

公義,不假外求,公民,就是尋求公義的人。

裝睡的人最難喚醒,有人沉默,逃避政治,說他們不會不要理會不要煩惱只要和平,直至他們醒覺才發現,公義早已因自私與漠視離他們而去。然而他們始終指責公民,因為公民不斷給他們小小的井灌水,逼他們浮上現實,發現自己一直被利用,被代表成統一的沉默的大多數,而他們被代表成支持黑社會暴打公民,支持非禮行為的大多數。這就是逃避政治、不愛公義的代價,不論你是離地中產、專業人士、為口奔馳的上班族,抑或虔誠的信徒,不作聲的權利就是換來助長暴力的義務。

香港的孩子啊,接受別人的善意時勿忘思考,你的內心多麼純潔,現實又是多麼殘酷。當連警察也與巿民為敵,記得喚醒你們從小就不斷壯大的、不屬於任何制度的價值觀,確信自己的一套公義。你們一定要身體力行,因為那就是公民責任,也只有真正的公民能做到。

如何知道那套專屬的公義會引領你們走到正確的路?雨傘運動告訴我,當一群尋公義的公民不畏懼強權壓迫,不計利益爭取大眾福祉時,你的公義正在得到彰顯。這行動有無法抗拒的魔力,因為你發現那些虛無的真善美,無時無刻都活在空氣中。

也許你曾有一絲懷疑,你的長輩、政府,甚至一些素來受人敬仰的公眾人物都説你正在違法,破壞社會安寧。今天還在日以繼夜、廢寢忘餐到金鐘抗爭的我們,毫不猶豫告訴你,我們看見只有爭取公義才散發的人性的光輝,而在這個時刻,我們在盡最大努力保護屬於你們的香港,殷切希望你們都享有我們曾經引以為傲的幸福。

2014雨傘運動成功與否,由你們來引証,未來交給你們,今天歷史就由我們來創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