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離開是為了回來

廣告
離開是為了回來

廣告

我是因為佔中而提早回香港,從9.26開始,根本每晚都睡不好,於是3天前買了最後的一張痛苦硬座火車票,是別人退票我才買到。每晚整個青旅的人都睡了,四處無人,我仍穩坐在wifi最快的位置翻牆看香港的消息,看着認識的團隊不眠不休跑新聞,看着認識的人受傷,有一晚我忍不住哭了。我是不容易哭的人,便知道自己受不了,受不了自己竟然仍在快樂人生,對,要提早結束旅程,回家。家的意思是指香港,無論走到多遠,這個永遠是我的家,家裏出事,便要馬上回家,盡自己的能力幫忙。原本我是打算直至畢業禮才「考慮」回香港一會兒,現在,好吧,我也會考慮遲些再繼續旅程,我這種個性,完成不了原本的旅程,我是不甘心的,有遺憾的旅程才有藉口再出發。

記得六月出門時,我跟家人說過我不知道自己何時回家,但總有回家的日子,起點是香港,終點也是香港,離開是為了回來就是這個意思,原來我演繹這句話演繹得不錯,記得七一時我回港了,佔中我又是這樣,或許這是命,也是運。
在中國旅行這段日子,的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前所未有地強烈,香港人就是香港人,香港不是廣東的一部分,沿途經常發生的某些事某些對話,而令我的身份認同更強烈,這有機會另文再說。

我在西藏,這星期碰到兩個香港人,一位社民連的妹妹,一位沒有任何社運背景但打算從香港踩單車到歐洲的哥哥,跟我一樣,暫停旅程,因為佔中,趕回香港。這段時間,據我知道因為佔中想幫手,而提早結束旅程的人多得我覺得可以做人物訪問系列,無論在港的或在外地的,香港人真的很美麗,在緊急關頭,很老土講句,這叫人性和良知。

十一內地放假期間,要買票回香港,要不是天價,就是缺貨,於是在西藏這三個趕回佔中的香港人是分別買了不同日子的「硬坐」火車票,未坐過火車到內地的你是否不明白硬坐的意思,從拉薩回到廣州,加上delay,即是挺直腰板坐足最少56小時回到廣州,即是3天,而硬坐位是環境相當不理想的位置,即是其實最少56小時不用睡覺不用休息。

而這數天,跟沿途認識的內地老記者們和假共產黨黨員們聊天,對,就是聊佔中,他們支持佔中,但有另一見解,說真的,在內地跑新聞多年和接觸共產黨手段多年的他們,他們分析得對,也比我們更了解共產黨這仆街,很多事情,的確沒有這麼簡單和天真,我就是從他們口中聽到數個中共之後處理佔中的版本,真的是無法樂觀,太擔心這個家便回家去,遲些我另文再說吧。

好的,廢話說完,今天上火車了,兩天後香港街頭見,我回港跑新聞,到我接力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