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木子金真

學於美國,大學時期主修政治學,副修日語和歷史。常與人筆戰辯論,不亦樂乎。學術愛好包括民主轉型理論,新權威主義,明史,民國史和共產主義理論等。 網誌

社運

為「雨傘革命」作幾點辯護

為「雨傘革命」作幾點辯護
廣告

廣告

最近常有人跳出來說:「學生單純被利用」;也有人說:「政治化社會令親戚朋友關係撕裂」和「政治紛爭阻人搵食」;更有人說:「我雖然不喜歡共產黨但不代表我要反它」以及「我也有我的言論自由去「撐香港警察」」等等。對於這些似是而非的言論,我將以平常心逐一反駁,以供諸君自行辨明其是非對錯。

1. 親戚朋友間因政治而反目成仇正正由於惡政治而造成的。若是政治能清明,論政議政都是「政治階級」所做之事,學生顧讀書,大眾顧工作生息,管他議事堂內如何唇槍舌劍,人民生活如常。但在政治無道昏暗的時代,本應埋頭讀書的學生才要挺身而出。所以將社會對立的責任推在學生和市民身上,不公道。這也從側面論證了一個健全民主制度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把社會的政治爭拗外判給政治專家和精英,讓他們以專業手段解決問題。這能讓本質激烈的政治與日常生活保持一段距離,而大眾得以各安本分,安居樂業。所以社會撕裂正正反映了現存制度的失效,精英不濟的壞時代。想要正真和諧和包容?那就必須改變現狀,實行真正的民主制度。

2. 說「雨傘革命」影響他人生計或「阻人搵食」,在微觀上可能是這樣。但宏觀上,結構性地看,最「阻人搵食」的正是香港政府本身。自回歸以來,在中港兩地「區域經濟融合」的思維主導下,香港越發成為服務於大中國經濟圈的一個區域中心。此點由重磅中資企業紛紛來港集資一事可見一斑。但這卻造成了香港經濟的過分單一化,彷彿香港只有房地產,股票跟旅遊,而這些支柱產業無一不是為大陸服務。房地產的泡沫式暴漲導致中產「上樓」無緣;「自由行」也令與民生息息相關的百物飛漲,一貨難求,中小型商鋪紛紛結業。最嚴重的是貧富分化的問題。沒錯, 總得來講香港還是一個很富裕的城市,人均GDP更是名列前茅,但是這樣一個城市裡卻有150萬人生活於貧困線下。 貧富懸殊之嚴重無須再多言。這都是在大陸影響下衍生出來的種種惡果。再說,大陸的負面影響之所以可以在香港橫行無忌就正是因為沒有正真民主而選出一個只對北京負責卻不對人民負責的政府。換個角度講,若梁振英肯宣布辭職及撤回方案,則「佔領」必結束而人民又能恢復正常生活。所以,罪在梁政府。

3. 如果你覺得共產極權是不公義的但卻袖手旁觀,那與助紂為虐何異?你可能覺得共產極權只傷害他人,你可以獨善其身,但他人的他人便是你自己。若你今天不為「伯人」發聲,「伯人」死後便再沒有人為你鳴不平。香港警察固然不是公安,但香港管治大陸化卻是不爭之事實。「以群眾鬥群眾」也正是內地的「維穩」思維。大陸對香港的滲透方方面面。舉一例就是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收受內地政委政治捐獻的指控,想必有所聞。在這種大陸化的影響下,難保明天的香港不是今天的大陸。就像林夕的歌詞寫道:「錯過這一晚,怕再沒機會任意呼喊」。大時代下, 誰能獨善其身?

4. 關於言論自由,我想已經毋用多言。因為香港連最基本的人權和法治都在急速惡化。像之前明報總編被黑社會襲擊一事就可以看出,連新聞工作者的生存都受威脅,言論自由從何說起?即使是有言論自由的權利,我們也不應把警察和普通示威者用同一標準去審視。因為警察是國家機器的一部分。根據韋伯,任何政權的的本質就是對使用暴力壟斷。警察受過訓練,要人有人,要武器有武器。相反,示威民眾的和平吶喊卻是「無權力者的權力」。所以當然應該對警察嚴格監督審視,對平民要相對包容體諒。不是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