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從心起的一番話致特首

廣告
從心起的一番話致特首

廣告

從心起的一番話致特首

作爲一個中國人,我們知道要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你也是一位香港的父母官,本人誠心的希望你本著父母的心去處理這一家的糾紛。我原期望你能夠站穩本位,但現卻更期望你能拿出更大的父親愛心去愛一班在香港的孩子們與市民,與民同樂,與民同憂。

早前你家裏也曾發生了一些子女的事情,作爲父母的必然憂心,我們知道這一代的孩子有他們的想法,有自己的獨立思考,他們所做所為,有時候的未必是我們上一代所想的一樣。我們可以說孩子們是沒有什麽入世經驗,他們卻有一份理想,做起事時候與成年人不一樣,他們認爲是對的就會去做,但成年人有時候不單純了,要講求理想之餘,也顧有否利益及實際能否行才行。當你心愛的孩子喊著要在家裏要他所要的理想目標時,他卻感到沒有人真正的去理解他的訴求,甚至家裏的叔伯姨媽姑姐們都好像被連成一綫的、以人多勢衆的說這是不切實際的,甚至連父親也只是對他說,這是不可能的,是亞爺的家庭規矩,你不可以空想,但是父親卻沒有與他坦誠的以朋友同等的地位,切身處地去理解、去商討一下,有沒有什麽可以為孩子改變的地方。須知道孩子經已長大了,當孩子感到絕望的時候,他以無聲的不合作抗議,在家裏傷害自己與家人,因爲他知道除了這樣,是不可能得到父母的注意,他甚至認爲他自己在父母眼中只是一個不守規矩的孩子,與其他孩子不同,你會怎麽樣對待他呢?你會要把他關起來麽,教訓他一輪,以暴力或威脅的辦法與他對著幹,請家裏的叔伯姨媽姑姐們主持公道家訓他一輪,甚至任憑那些自以爲能幫你教訓孩子的親戚朋友以下三流的恐嚇威逼的去欺負孩子們,叫他不要受他人利用等等……然後你還期望孩子能樂意的跟從你的意思去做他所不願意的事嗎?若是這樣下去,若你任憑事情由他人去替你出手,我相信孩子們的心不得不從心裏怨恨你,不願與你重建關係,那麽你這個家的問題是沒有辦法修補了!

我相信如果從頭再來過,你對你的孩子也不會這麽殘忍?但是如果你是以這高壓家長式的方法對孩子們,我期待你能用更大的愛去愛他,因爲,始終血濃於水,你可以找更多的時間去嘗試理解孩子,更多的溝通,找出路嗎?請先把那些以自以爲幫你解決家庭糾紛,但卻以暴力的方式去恐嚇你的孩子的人趕走,保護孩子才是父親該做的事哦!當孩子感到你有誠意的時候,他才願意與你重修關係,坐下來以朋友的身份與他談談,理解他們所要求的,可以嘗試減少孩子的自殘,並且你需要與亞爺溝通一下,畢竟你與你的父親人生閲歷比較近,可以容易點溝通吧!況且,家裏的規矩也是為著家人的益處而訂的,相信爲人父母的當然是以愛子女的心,願意為這家而作出改變,希望以家人能真正的融合共處。當然,你可以說特首任期有限,不是終身為父的,但是我卻盼望你能拿出一份無比的愛,去愛你的孩子們與市民,我相信每一個人都不是完美的,但是我們卻是有勇氣的有承擔的成年人,請你以愛的心再一次以家為心,表現出你的愛。

我盼望你能回覆我的信,或許你現在已被壓力壓透,但是,我真心誠意的期望你的回覆,和行動的回應。感謝你!

小女子一名

註:我希望投稿在比較中立的報章,乃是要表明我希望你能夠回覆,這與我的政治立場無關,因爲我只希望與你談談香港的家事。為你在這動蕩的時代中,能有足夠的精力智慧去帶領我們這一家邁向更融合祝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