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糖衣毒藥:論警察對佔領者的公關技倆

糖衣毒藥:論警察對佔領者的公關技倆
廣告

廣告

文:KT

昨晚我在旺角,以一個「普通支持佔中市民」身位,進入警察與示威者/記者的「小組討論」,不少對警察維穩本質缺乏堅定認知的人,對警察的公關技巧「冧哂」。事實上當晚那些不過是換上軍裝的警民關係。

這裡好難詳細回顧他們的技巧,但我想歸納一下,其實來來去去都是環繞以下幾個主旋律,跟警察打慣交道的朋友,以下內容已經見慣見熟,不值一晒,故對象僅為較少面對警察公關的朋友,提示一下要小心提防:

1. 警察會把放在一個「我都好難做」、「我自己都唔想」、「我都好辛苦」既位置,甚至會講「我都唔滿意梁振英」、「我都想制度改善」、「換左特首都解決唔到問題」之類,以搏取市民同情。

2. 表面上營造好像與市民不是對立的氣氛,但在警察角色根本問題上,一定緊守,例如「唔會辭職,我要服務市民」、「聽到命令一定要做野」、「見到有人犯法唔通唔做野咩」等等,其實都係為警察維穩本質護航,只不過用靈活一點、「個人色彩」大一點的語言表達,講到自己好有使命感,不會離棄同伴。

3. 營造專業形象,詳細解釋使用武力的守則,防暴排列陣式,使用的武器,甚麼情況下使用,如何使用,然後給你一個結論:「催淚煙只係低度既武力」、「我地想將傷害減到最低」,技巧不高者會坦白講「當晚如果係用警棍,一定流血收場啦!」

4. 用不同例子為上週五(3/10)警察放生暴徒的質疑「消毒」。詳細唔講了,因為警察會不停舉例子,根本無證據,但會講到「似層層」,個個都突然變身「講故佬」,令人半信半疑後,佢地會講:「唔好信傳媒」、「上網啲片有問題」、「傳媒都唔會報我地呢邊」、「依家邊個會報學生暴力丫」等等。

5. 收風,傾傾下會找時機問你「你覺得現場多唔多學民思潮、學聯既人?」、「其實係咪真係咁多學生?」,擺明係想map佔領者的「成份」,再作部署。

6. 可能大家未必有相同感覺,但呢一點係令我最心寒:佢地甚至會咁講「呀,估唔到(佔中)果三條友已經無哂地位喇喎,啲示威者都唔聽佢地講既?」、「咁佢地咪得唔到政治利益?邊有人咁蠢架!」等等。

心寒位在於,一,政府似乎好清楚雙學三子的關係;二,進行反宣傳,營造運動組織者是基於私利出發,不是真心為香港長遠利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