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社運

香港學生政改先鋒,中共輿論抹黑圍剿

香港學生政改先鋒,中共輿論抹黑圍剿
廣告

廣告

政治改革,涉及香港未來的前途,固然與目前香港民眾的福祉有關,與時下年輕人的關係更為密切,因為他們是未來社會的主體;因此他們對政改的急切心理,他們要求掌握自己命運的心情,我們完全可以理解。加上年輕人的朝氣、敏感、單純與正義感,因此他們成為香港政改的先鋒,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因此在8月31日中國人大常委會關上香港真普選的大門後,學生的反應最快速也最激烈,在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到香港傳達聖旨時,他們不但在政府總部集會,還去包圍李飛住宿的君悅酒店,這在香港是破天荒第一次,顯示學生們的憤怒。

在泛民何時佔領與如何佔領中環表達抗議還未作出決定時,大專學生組織的專上學聯率先在9月3日決定22日開始罷課一周,接著中學生組織的學民思潮宣佈在9月26日罷課一天。在專上學聯決定發動罷課後,中共在香港的喉舌《文匯報》、《大公報》,以及遠在北京的《環球時報》終於忍不住對這些青年學生發動猛烈攻擊。

中共是靠學生運動起家的。1919年的「五四運動」為中共建黨做了思想上、組織上的準備。1935年的「一二九學生運動」推動了1936年的「西安事變」與第二次國共合作,大批學生奔赴延安,加強了中共利用抗戰擴大勢力的幹部隊伍。而1945年以後國民黨統治區的學生運動,開闢了武裝鬥爭以外的「第二戰場」,讓國民黨內外受敵,導致眾叛親離,流亡台灣。

中共的「太祖」毛澤東為學生運動寫了許多歌頌文章,最著名的就是1957年11月在蘇聯對中國留學蘇聯的學生說的:“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你們青年人朝氣蓬勃,正在興旺時期,好像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託在你們身上。”

可是中共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海外版9月5日以《青春懵懂有熱血被當槍使不自知 被街頭政治裹挾的香港學生》為題報導,指有香港學生連政改是怎麼回事都未搞清就抗議,認為「學生的熱血容易被反對派『真普選』、『國際標準』的鬼話點燃」、「糊里糊塗被人當槍使」很悲哀,又指不認同學聯觀點的學生怕被孤立才被迫罷課。文章竟說發起罷課的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和學民思潮「有錢、有後台」,其中學聯在香港八大院校「隻手遮天」,連大學校長都「怕它三分」。

應該是中共當年利用與欺騙學生奪取政權,所以現在才把學生反對中共的一黨專政的正義感當作被人利用了。不過中共太謙虛了,居然說學生“有錢、有後台”,香港哪個人、哪個機構比中共有錢?黎智英捐了那麼一點點錢,就成為泛民的最大金主而被追殺。而哪一個後台可以比中共更大?那是代表13億人的大後台呀!北京是在說反話來警告學生嗎?不過說校長怕學生三分,是在表達對校長沒有鎮壓學生的不滿。校長是出於正義感,還是怕共產黨,未來可以檢驗出來。

香港的土共與「忽然愛國」人士自然也不甘落後。9月5日,香港《文匯報》發表「調查報道:學聯反對派關係大起底」的文章。標題嚇死人,「學聯反對派」有何不可告人的黑幕被中共挖掘出來呢?原來是「骨幹在校充『爛頭卒』 畢業受薪接棒亂港」。也就是說,在學校時的學運骨幹,畢業後「受薪接棒」,例子是「當年的陶君行、蔡耀昌,或近年的李耀基、黃永志;部分人更成為反對派的受薪職員,不虞因為抗爭而影響就業,令他們可以在無後顧之憂之下全力為反對派服務」。

台灣不少大學或研究所的畢業生都會給政治人物當助理,或出任政黨黨工,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是在香港,為反對黨工作的,居然被共產黨叫做“旋轉門”關係;那麼為政府與親共人士工作的,而且數量更多,待遇更優厚的,又叫做什麼?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這就是共產黨的邏輯。

9月7日,《文匯報》用全版向學生開火,頭條就是「學聯頭號搞手周永康實為『港獨』分子」。《文匯報》無聊到說周永康常穿印有英國旗的衣服,代表他懷念港英時期。周永康則於〈一錘定音〉節目表示那是美國運動品牌Adidas的產品。《文匯報》指周永康與「台獨」勢力勾結,其實那是9月1日由華人民主書院在台灣舉辦的一場記者招待會,他只是參與視像會議,討論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情況。他認為無法再信任中共了,香港應該“命運自決”。當然,他與林飛帆、陳為廷認識也都是罪名。

9月9日,《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也發表社評,把泛民與學生的關係比作「以往戰爭年代」中「押著婦女和老幼」作擋子彈人盾的「壞人」。且不說,這種骯髒勾當就是中共以“人民戰爭”為招牌進行的,1948年共軍包圍長春5個月,不准老人婦幼出來,導致餓死二、三十萬人,不就是用這種手段「兵不血刃」的「解放」長春嗎?而由此透露出來更可怕的訊息,共軍真要對泛民動武,學生就成為“婦女和老幼”嗎?

一些香港親共人士還污衊學生是紅衛兵、是黑社會,更是非常荒唐。紅衛兵是毛澤東鼓吹的,鄧小平也說黑社會有愛國的。他們如此對太祖與太宗抹黑,簡直就是數典忘祖。

紅衛兵是黨主席毛澤東進行權力鬥爭扳倒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工具,香港如果有紅衛兵,是否意味著特首梁振英要扳倒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還是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要扳倒梁振英?如果說學生是黑社會,難道不正是中共要統戰和依靠的“社團”嗎?

總之,共產黨就是要用政治大帽子把香港泛民,尤其是學生一棍子打死。聯合國人權憲章規定了住民自決,因此學聯秘書長周永康何罪之有?倒是中共作為聯合國的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否定公民自決權,才應該把他們開除出聯合國。看看英國對蘇格蘭自決的態度,怎能不讓香港人懷念當年的宗主國;如今可是強盜進來,換了人間。

原文刊在《看》雜誌 148期(2014年10月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