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足球群英傳

沒有定位,沒有局限,隨靈感而走,寫出我熱愛足球之心。由最初的搞笑趣文,到戰術分析、個人隨筆、歷史回顧,還有小眾專題,這個專欄已變成我的足球日記。 網誌

體育

戰爭摧毀足球,歐聯勁旅變流浪軍

戰爭摧毀足球,歐聯勁旅變流浪軍
廣告

廣告

兩年前,西班牙在頓巴斯球場擊敗葡萄牙。

兩年前的頓巴斯球場,萬人空巷,喜氣洋洋,西班牙與葡萄牙在這裡參加歐國盃準決賽,最後「狂牛軍團」靠互射12碼淘汰對手晉級,並得到最後的冠軍。兩年過後,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現代化的頓巴斯球場被炸成頹垣敗瓦,薩克達早就被逼遷基輔,成為一支流浪軍。

薩克達是烏克蘭近年最成功的球隊,多次稱霸國內聯賽,並在歐聯屢創佳績。他們位於烏克蘭東部城市頓涅茨克;至於前年舉辦歐國盃、容量逾5萬人的頓巴斯球場則是他們的主場。薩克達本來是東歐實力最強的班霸,但一場戰爭,令到他們流離失所,失去了主場,失去了訓練基地,還差點失去一班外援主將。

烏克蘭的內戰持續了整個夏天,克里米亞在公投後加入俄羅斯,但烏克蘭不承認公投結果,而頓涅茨克所在的州分與俄羅斯接攘,更成為親俄武裝及政府軍的必爭之地,戰火連天,生靈塗炭。在7月中,球隊的訓練已經搬到去首都基輔,而在內戰期間,薩克達管理層更被武裝分子扣押,逼他們將整間球會遷去基輔。

由於擔心人身安全,多名南美外援隨隊完成在法國的集訓後,拒絕上機回去烏克蘭,引發星散危機。這班外援包括巴西的杜格拉斯哥斯達、阿歷士泰斯拿、丹天奴、費特洛迪古斯及阿根廷前鋒法古度費雷拉,全部都是球隊骨幹。有人懷疑這是經理人從中作梗,藉戰亂為由,逼球會准許球員轉會。

杜格拉斯哥斯達是其中一名拒絕歸隊的球星。

薩克達班主阿哈美杜夫採取強硬態度,要求外援立刻歸隊,「球員都是有合約在身的,假如他們不回來,肯定會自食其果。希望理智最終能戰勝誤解,這幾位球員不會被恐懼擊倒,何況根本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一星期後,這幾名外援都回到基輔,但球會沒有處罰他們。

就算沒有逼遷,薩克達亦注定要離開立足近78年的家。8月中,頓巴斯球場被轟炸,兩度發生爆炸,損毀嚴重,慶幸沒有傷亡。8月30日,薩克達的訓練基地被兩枚飛彈摧毀。9月初,一班武裝份子佔據了薩克達在頓涅茨克的辦事處。到9月中,頓巴斯球場再次被轟炸。在短期內,薩克達肯定無法回到頓涅茨克,也難以在頓巴斯球場比賽。

戰爭前的頓斯巴球場,非常漂亮。

在烏克蘭內戰中,頓巴斯球場變成廢虛。

望見造價上億美元的主場變成廢墟,班主阿哈美杜夫慨嘆:「如果你問我,是想看到主場被炸成碎片、生意倒閉,還是想看到和平降臨,我可毫無疑問地想看到後者。最重要的是,停止戰爭,拯救小童、婦女、老人及所有人民。」阿哈美杜夫是烏克蘭首富,擁有125億美元資產,從事煤礦及鋼鐵工業。他在90年代中期入主薩克達,大灑金錢建設,才可將球隊發展成首屈一指的東歐豪門。

球會總經理柏堅表示,薩克達正值危急存亡之秋,「球會的首要任務是能夠生存下來。我們面前最大的困難是失去了基地及主場,我們要在車輪上過活。雖然情況艱鉅,但我們沒有其他選擇,會竭盡能力。現時球隊的氣氛正常,大家的鬥志高昂。我們的目標是保存球隊,我們及前人花了很多個十年去建立薩克達,總不能在兩個月內失去。」

阿哈美杜夫一手將薩克達打造成勁旅。

雖然薩克達不愁資金,但在真槍實彈面前,阿哈美杜夫所做的亦不多。現時薩克達的職球員都住在基輔的酒店中,如果要健身訓練,就只有到酒店的健身室,與其他住客一起共用。如果有記者來訪,就到酒店大堂接受訪問。但最令人感到無奈的是球場,現時薩克達的聯賽主場比賽都在基輔的賓尼哥夫球場舉行,而這個球場只有1678個座位。

薩克達現以賓尼哥夫球場為主場。

1678個座位是甚麼概念?跟你家附近的地區運動場差不多大,用來踢港超聯的比賽或者都嫌細。要知道,薩克達以往是在5萬球迷前比賽,但如今變成1千,如果你是薩克達球員,相信步出球場的那一刻,都會淚流滿面,非常心痛。薩克達隊長施拿說:「每天我起床,生活都不易過。當我打開報紙或電視,我見到那個我居住了11年的地方,那裡是我的家,我在那裡曾經快樂地生活。當戰爭完結之後,我一定會回到頓涅茨克,親吻街道。」

隊長施拿表明不會離棄球隊,要共度困難時光。

施拿續說:「現在不能在主場比賽,球隊過得太不容易,但我們不可能回頓涅茨克。我們很擔心頓涅茨克,擔心我們的主場,擔心住在那裡的人。我們要為球迷而戰,踢出我們的精神及氣質。」踢聯賽,薩克達尚可以在基輔踢,但一個如同元朗運動場、大埔運動場的地方,又怎能踢歐聯呢?最後,薩克達的歐聯主場比賽要在利沃夫的利沃夫球場舉行。利沃夫在何處?在烏克蘭最西邊的省分。打個比喻,如果薩克達的基地頓涅茨克是香港的西貢,那麼利沃夫就是大澳,一個在東,一個在西。

薩克達在利沃夫踢歐聯,對陣波圖。

主場移到基輔甚至利沃夫,辛苦及難受的是頓涅茨克的球迷,大部分入場的都是原居於基輔的人或者由東部逃出來的難民。一位叫沙朗奴哥洛夫的薩克達球迷說:「在頓涅茨克的球迷不會來基輔睇波,最大原因是安全。這個時候沒有火車,所以你一定要搭巴士,但搭車時,你要經過多個關卡,沒有人想冒險的。頓涅茨克的球迷十分傷心,我們已經失去頓巴斯主場以及很多東西。我們正期待和平降臨,讓球隊可以回來比賽。」

然而,亦有一些忠心且大膽的球迷,由頓涅茨克專程去到基輔睇波,就像21歲的華迪沙夫。他是一位唸財務的學生,於8月中趕到基輔,入場觀看薩克達對奧林比基的頓涅茨克打吡,最終薩克達以5:0大勝。完場之後,薩克達隊長施拿帶領一班球員,走到華迪沙夫等球迷面前致敬,因為包括華迪沙夫在內,部分人是冒住生命危險來支持球隊。華迪沙夫嘆道:「我不知應該怎樣回家,或者我要坐坦克車回去。」

薩克達今季的成績尚算不過不失,在聯賽8戰得18分排第3,落後榜首的迪尼普4分。在歐聯方面,他們上場在利沃夫以2:2踢和波圖,兩戰全和,以兩分排名小組第3。那場比賽中,有逾3萬3千名球迷入場。烏克蘭的內戰嚴重影響足球的聯賽,除了薩克達外,多支東部球會都被迫轉移到基輔。然而,還有3支球隊離開了烏克蘭的大家庭,有留意時事的,應該估到是甚麼地方的球會。

他是烏克蘭足總主席干高夫。

就是克里米亞地區的3間球會,分別是TSK Simferopol、SKChF Sevastopol及Zhemchuzhina Yalta。俄羅斯足總不動聲色地,收編了這3間球會,將他們列入俄羅斯的第3級聯賽,並讓他們參與俄羅斯盃。烏克蘭足總主席干高夫說:「當我知道這件事時,所有比賽已經開始。我完全不明白,為何在烏克蘭土地上的烏克蘭球會可以在俄羅斯比賽。我們絕不容許這件事,烏克蘭球會一定要參加烏克蘭的比賽,沒有人讓他們去俄羅斯。」

干高夫將此事上報歐洲足協及國際足協,但在戰爭面前,國際足協又能做到甚麼呢?歐洲足協回應時表示,正就投訴接觸俄羅斯及烏克蘭當局,「我們不欲干擾每個屬會的內部問題,建議雙方足總可以釋出善意,用談判找到解決辦法。」簡單來說,歐洲足協處理不到,因為俄羅斯將克里米亞球會納入自己體系,這個不是足球層面的事,而是政治層面,但俄、烏之間涉及的政治問題多得是,難道奧巴馬及普京會理會哪幾支球隊應該踢哪個聯賽嗎?

烏克蘭政局不穩,影響到足球聯賽。

戰爭將一片足球樂土摧毀。烏克蘭足球記者施利達說:「只有上帝才知道頓涅茨克何時由地獄變回人間。兩年前,這裡舉辦歐國盃,數以千萬的人穿著烏克蘭的球衣,在大街上行走。這種變化,實在令人太難以置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