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愛瞞日報

出紙一大張,瞞遍全澳市民。 網誌

社運

佔領旺角——人民自主實驗場

佔領旺角——人民自主實驗場
廣告

廣告

【愛瞞小記】佔領行動已經超過十天,現場的氣氛由隨時會發生衝突的緊張,慢慢轉變成有一套有自己生存方式的秩序:有人以「戲謔」的策略有效地瓦解互相指責,避免這場運動被污名化;有人收集附近小食肆的外賣單張,以「佔領彌敦道,幫襯街坊舖」鼓勵佔領者去幫襯,減少佔領街道所造成的影響(或許還有抵制大財團連鎖店的意味);有人藉著這次機會在街頭呼籲關注街道使用的權利;有人以歌唱的方式即場作曲作詞,邀請途人分享他們的故事;當然還有一伙又一伙聚集的議政論政……

這一切的發生建基於一個可以自由使用的公共空間,由於沒有所謂的大會領導,每個人都擁有自主權,人們更加可以各自發揮創意,以自己的方式去參與佔領,但當涉及佔領區的整體利益時(如有人故意挑起事端),群眾之間則會互相勸喻,化解危機。雖然在這場域中人們有各自的自由做喜歡的事,但同時又能互相遷就和協調,比如喜歡音樂的人會自覺選擇佔領區較邊緣的地方播放音樂,騎單車的人會避免到人多的地方等等,其實當中可以看出,即使沒有政府的規管或者法例的束縛之下,群眾在共享空間的同時都能夠自律地便人便己。因此後來的佔領行動慢慢已不再是枯燥的死守,又或者是台上高喊口號台下跟隨的形式化抗爭,而是脫離以往的慣性模式進行的一場人民自主的實驗。無論這場實驗的結果如何,民眾以至旁觀者對於抗爭和公共空間的意義都將有一定程度的反思。

在旺角的觀察中發現群眾是很享受在公共空間的生活,抗爭者之間因為沒有主客之分,在佔領區皆群策群力互相幫助,同時他們可以自由而有序地發表自己的意見,也可以不分年齡性別地互相討論這場運動的策略、政治和歷史等問題,有妙趣橫生的對話,也有深刻的思考,可以看出每個人都有各種的意見,但顯然衝突不是唯一的可能。或許在很多人心目中旺角是個品流複雜的地方,但以旁觀者的角度看,她亦代表了香港草根階層的力量和智慧,以及香港人強大的適應能力。

文:特約記者陶然
攝:岩島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