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偉才

筆名李逆熵,香港著名科普作家。曾任職中學教師、太空館助理館長、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港大國際學位課程中心總監。一九八五年因致力普及科學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現為香港科幻會會長、香港科學館顧問委員會委員,及網台節目「浩浩熵熵」主持人。至今發表著作逾三十本。 網誌

社運

全球公民起義 — 敬告全港同學書

全球公民起義 — 敬告全港同學書
廣告

廣告

我把第一封〈敬告全港同學書〉上載於「面書」是十月二日零晨一時,第二封則是同一天的晚上八時。為了方便大家重閱,我已把它們置於本信之後作為附件。

今天轉眼已是十月九日,其間我多次前往金鐘和銅鑼灣支持這次運動,並曾於七號晚在銅鑼灣的露天「民主教室」跟同學和市民大眾分享「從政治民主到經濟民主」這個講題,大家在足足一個小時的演說期間(大部人都站著,一小部分坐在馬路上)都非常專注,之後的討論亦很熱烈。在此衷心多謝各位同學發起這場公民運動,使我獲得這個畢生難忘的經歷。

我的心情十分矛盾,精神上我完全支持這次運動,但感情上我一直擔心你們的安危,也為你們連日來風餐露宿日晒雨淋感到憂戚和心痛。

對於你們終於能夠迫使特區政府與你們的代表進行對話,我認為是一個十分了不起的成就。但所謂「知已知彼、百戰百勝」,你們當然知道真正的對手不是特區政府而是北京政府。

過去大半個世紀的歷史告訴我們,這個政權從來不會容忍任何人挑戰它的權威,並對鎮壓異見者絕不手軟。不錯,香港現在奉行「一國兩制」,而這亦是今次運動得以展開的原因。不用多說,如果這次運動發生在內地,一早便會被暴力鎮壓而「握殺於萌芽狀態」。

誠然,李飛的「一錘定音」是對「一國兩制」的嚴重破壞,它揭破了特區政府進行的「政改咨詢」完全是一場假咨詢。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皆失信於民。這些都是促使大家站出來的原因。但這始終是一場「雞蛋與高牆」的對抗,相方的實力極其懸殊。對,民不聊生天怒人怨之時,「雞蛋」也有可能推翻「高牆」,就如法國大革命一樣。但香港此時遠未具備這樣的條件。

以下是我的一個學生(mentee)和我透過手機的對話:

10月8日下午3時:

筆者:「可以告知學生如今的心態和士氣嗎?當然也十分擔心他們的安全與健康…」

學生:「個個唔同,但大部分好灰。」

10月9日上午8時:

學生:「我覺得簡單來說:對外,要面對輿論戰、政府的悲情牌、黑勢力恐慌、無政府狀態;對內,我方內部訴求/立場不一致、欠缺領導者(無人能代表所有學生)、眾多老鼠屎(如黎先生)介入、民眾開始盲反…太多威脅和內患,令是次運動進入膠著狀態,自己軍心散渙。」

筆者:「所以無論明天的談判結果如何,所有學生都應該結束佔領行動復課,一方面保留實力以進行未來的持久抗爭,一方面保留市民大眾的同情與支持,以作為未來抗爭的資本!以退為進,不是戲言!」

學生:「同意。」

我想我已無需多講。政府既已承諾進行「多番」和「公開」的會談,將來它如何強詞奪理背信棄義都會暴露於人民的眼前。你們的階段性任務已經完全,應該作出戰略性的撤退。

請重讀我的第二封〈敬告書〉,便會知道我們是如何的任重道遠。等待著大家的,是更大規模、更矌日持久的「全球公民起義」!如果我們在這場起義中失敗(特別是無法扭轉全球暖化的趨勢),則我們所有其他目標都會成為泡影。

讓我再次鄭重重申:真正的抗爭才剛剛開始!

戰略性撤退保護抗爭成果 — 敬告全港同學書之(一)

— 2014年10月2日零晨1時13 分上載於 Dr. Eddy Lee Wai Choi 面書

親愛的同學,無論你是飽受日曬雨淋的靜坐示威者、支援示威人士的義工、或只是在校內罷課甚至只是在心中默默支持示威同學的學生們,讓我這個年近花甲但心境與你們同樣年青的成年人向你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你們爭取民主的勇氣和決心,你們的堅毅、和平、克制和守望相助的精神,已經贏得了全世界的支持和讚賞。

但勝利在望的時候也是最危險的時候。此時此刻,我衷心希望你們認真地考慮戰略性撤退的可能性。除了保障你們的人身安全之外,同樣重要的是保護來得不易的抗爭成果。

相信你們十分清楚,自催淚彈一役後,北京和特區政府已經作出了重大的策略調整,那便是故意放任佔領的活動蔓延,一方面是預備打一場以逸待勞的虛耗戰,另一方面則有待市民的不滿不斷升級以作為他們最終進行武力清場的借口。其間,他們(包括「幫港出聲」之流)亦會以各種防不勝防的卑劣手法挑起事端。你們在「明」他們在「暗」,在你們體力和精神愈趨疲憊之時,他們總會有一次得手。如果這次運動好像八九民運那樣流血收場,大家辛苦得來的抗爭成果便會付諸流水。最後暗笑的只會是你們最想推翻的689。

此外,你們的抗爭目的是爭取公平合理的真普選,如今以689下台為談判條件是極為不智的戰略性偏離。下令施放催淚彈已經為全世界所唾罵,他的惡行會由社會輿論來制裁,你們現時應該集中的,是要求特區政府重新進行政改咨詢(以前的乃假咨詢是市民的廣泛共識),以真實地反映香港市民的意見。而在此之上,如果你們能於十月三日公眾假期完結(即恢復上班上學)之前有秩序地撤退,你們將會贏得全世界的掌聲和支持。當然,如果政府食言,你們可於日後再次發動佔領行動。

或者你們說,佔領行動已有大量市民參與,即使學生撤退也無法叫這些市民跟隨。但不可不知的是,很多市民是為了支援學生守護學生而站出來的。如果你們全面撤退,市民的佔領也不會持久。

與強權抗爭不單要有勇,還必須有謀。有勇無謀只會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這是任何進行抗爭的人都必須有的常識。你們一些人可能已經作出了巨大犧牲的準備,但其他大部分人呢?你們的師弟師妹呢?

過去十多年我曾經到過近百間中學演講,題目由「科幻閱讀與欣賞」到「全球暖化危機」到「批判思維解碼」到「從宇宙觀到人生觀」到「一個需要英雄的年代」等,你可能也曾經在校內聽過我的講座,又或是讀過我寫的著作如《三分鐘宇宙》、《夜空之戀》、《格物致知》、《喚醒69隻青蛙》、《反轉經濟學》等。我衷心的希望大家保留實力以作持久的抗爭,我在另一份《敬告書》中,將會詳述我們必須抗爭的方向。我可以鄭重告訴大家,撤退絕不是抗爭的終結,甚至真普選在將來得以落實,也絕不是抗爭的終結。真正的抗爭才剛剛開始呢!
(待續)

抗爭是硬道理! — 敬告全港同學書之(二)

— 2014年10月2日晚上8時38 分上載於 Dr. Eddy Lee Wai Choi 面書

這次由學生帶領的黃絲帶運動規模上完全出人意表,令人既感動又鼓舞。但想到這畢竟是「雞蛋與高牆」的對抗,結果未可逆料,故終日為留守的示威人士憂心仲仲。

但無論結果如何,我希望所有同學(及至每一個香港人)都能夠清楚:這只是人民抗爭的第一步。而即使我們最後能夠為香港爭取得公平合理的真普選,這也只是抗爭的開始,而絕對不是終結!

為什麼這樣說呢?這是因為面對著我們的,是一場更大的「全球公義運動」和「氣候公義運動」。前者是一個道德的問題;而後者除了道德之外,還是一個人類生死存亡的問題。時間已經極其緊迫,我們是一刻鐘也不能再浪費。

可能有人認為不應在這時跟學生說這些議題,因為它們太高深了,同學們是不會明白的。我絕對不同意這種看法。我多年來不斷前往學校演講和跟同學們交流,我對他們充滿信心。真正不明白的是利慾薰心自以為是的成年人世界。

事實是,過去數百年來,在西方殖民主義霸權主義的推動下,資本主義的全球化正在毀滅這個世界,如果我們不盡快奮起反抗力挽狂瀾,則我們所熟知的生存環境將會在我們眼前迅速崩潰、巨大的人道災難將接踵而至、社會秩序將很快分崩離析、而人類的歷史將會步入漫長的黑暗時期。

筆者在危言聳聽嗎?讓我們看看以下的事實:科學家告訴我們,自十九世紀中葉以來,人類不斷燃燒煤、石油和天然氣等「化石燃料」所釋放的二氧化碳,已經令地球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增加了超過40%,而透過了科學家早已警告的「溫室效應」作用,這已令地球的平均溫度上升了接近攝氏一度。進一步的研究顯示,今天的二氧化碳水平已經遠遠超出地球大氣層過去八十萬年來的最高數值;而溫度上升速率之高,更是史所未見。

攝氏一度有什麼大不了呢?你可能會說。但我們現在說的不是日、夜之間的溫差,也不是季節性的溫差,而是全球全年的平均溫度。這個溫度取決於太陽的輻射和地球跟太陽的距離,所以應該是十分穩定的。

不要小看這區區攝氏一度的升溫,這已令全球的海平面(因海水受熱膨脹和陸地冰雪溶化)上升了超過二十厘米(想想全球的海洋面積有多大),亦於過去數十年導致北極海冰的大幅消減(從而令地球吸熱更多)、格陵蘭冰蓋(厚達兩、三公里)的急速溶化、全球高山冰雪銳減、眾多生態系統備受擾亂和破壞(熱帶氣候向兩極伸延、低地生態向高山伸延)、瘟疫蟲害四起、風暴變得愈來愈猛烈(因大氣中的水汽多了)、特大的熱浪、山火、水災、旱災等極端天氣災害變得愈來愈頻繁和嚴重。(大家有經歷過這般酷熱的重陽節嗎?)而大量二氧化碳溶於海水,亦已令海洋的酸性增加,直接威脅到海洋物種的生存。

聯合國集合了數千個科學家組成的專家團隊於去年發表的最新報告指出,如果世界繼續沿著現時的方向發展,則如今出現的問題只會不斷惡化。至本世紀末,預計氣溫會較今天的高出近五度!而海平面會再升高近一米!簡言之,地球將會變成一個不再適合人類居住的世界。

而所謂「氣候公義」,就是指大氣層中多出的二氧化碳大部分乃由西方富裕國家所排放進去,但它們現時卻不肯肩負起應有的責任,既不肯帶頭大力減排,也不肯向貧國作出資金補償讓它們應對氣候災劫。

這與我們今天的抗爭有什麼關係呢?有!絕對有!因為單是民主制度本身不足以解決這個問題。請看看奧巴馬在零八年競選時如何誓言旦旦要對抗全球暖化,但上任後卻差不多一事無成,便知在現今的資本主義制度下,富可敵國的大財團大企業是如何能夠凌駕甚至脅持政治,從而將一切「去碳」(逐步以「可再生能源」來取化石燃料)的努力化解於無形。美國絕大部分的國會議員都已經被大石油商大煤炭商暗中收買了,任何可能損害這些企業利益的法案也不可能在國會通過。奧巴馬這個總統雖然由普選產生,也完全改變不了這種情況。其他西方國家的領導人基本上也是一樣。(最可惡的是,這些大財團更透過了大量宣傳攻勢以顛倒是非混淆視聽,令普羅大眾對全球暖化危機產生懷疑!)

在商業競爭、利潤至上、股東利益最大化、股價要不斷上升、必須開拓無限商機、資本只能無限膨脹…等資本主義的硬邏輯之下,不但「去碳」沒希望,就是消滅貧窮和創造平等公義的社會這些理想也永遠無法實現。相反,在「新自由主義」、「新殖民主義」甚至「新帝國主義」的國際勞動分工秩序之下,第三世界的生態環境(包括全球碩果僅存的熱帶雨林)不斷受到摧毀、貧富懸殊變本加厲、各地的原住民飽受迫害最後痛失家園流離失所、「圈地」和「無產化」不斷製造大量的廉價勞動力流入城市成為貧民、貿易自由化導致各國(包括富裕國家)中的人民大量失業、資源爭奪導致國族間劍拔弩張…。我們近年常常聽見的什麼「地緣政治的對抗」,很大程度上其實就是資本主義全球化之下的資源和市場爭奪的代名詞。

相比起不少第三世界國家,香港已算幸運。但我們亦飽受「地產霸權」和「金融霸權」之苦。權貴階層的驕奢淫逸厚顏無恥與基層市民所飽受的生活煎熬形成了強烈對比,而對社會公義的要求則被抹黑為「福利主義」和「民粹主義」。「富二代」、「富三代」佔踞著社會高位,年輕人向上流動的機會愈來愈少,工作壓力卻愈來愈大。無數青年的精力和聰明才智都被浪費在製造「虛擬財富」(大部分都是「雷曼迷債」的翻版)的金融產業或吸引我們進行更多消費的廣告業。中產不斷被蠶蝕並被迫成為終身的「樓奴」…歸根究底,「社會公義」和「全球公義」、「氣候公義」的追求是分不開的,它們有著共同的敵人,那便是以「自由經濟」之名行「壟斷剝削」之實的權貴資本主義。

而最弔詭的是,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共已經隨「美帝」之後,成為了世界上擁護這種「權貴資本主義」的最大政體!中共現時所奉行的絕對不是社會主義而是「國家資本主義」、「權貴資本主義」、「法西斯資本主義」!它不是一個「左」的政權而是一個「極右」的政權。包括美帝在內的西方因為發展得較早,所以在國內有一定的人權、民主、法治傳統,這令香港人有所嚮往。但她在國際上推行的霸權主義卻往往不為我們所注意。但到了今天,是我們醒覺的時候了!這次「佔中」運動令我們充份了解到什麼是「基層團結」(solidarity)。讓我們選擇與第三世界的受壓迫人民站在一起,團結起來以對抗全世界的「權貴資本主義」,無論那是奉行「真專制」(主要在國內)的中共,還是奉行「假民主」(主要在國際間)的西方(看看警方如何暴力對付「佔領華爾街」的群眾,便可知即使美國國內的民主其實也是假的)。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實現真正的社會公義和全球公義,並且能夠切實極速對抗全球暖化危機,力挽狂瀾於既倒,令人類文明逃離崩潰的厄運。

各位同學,真正的抗爭才剛剛開始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