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劍青

本土研究社成員,經營民間地理思想,關注城市空間問題。 網誌

林鄭的命運自主

林鄭的命運自主
廣告

廣告

林鄭一直的都要表現自己是優秀執行奴才的角色,如何在每次大型運動如天星皇后利東街扮演完美清場專家,御用政治拆彈專家,迎合上主。然而當昨日梁振英被爆出5000萬袋住先的事故,今日政府更已委任獨立檢控專員調查梁振英以後,晚上她就突然單方面取消與佔領運動對話,似乎既有角色與考慮開始出現異變。

如能易地而處來思考問題就會更加清楚:如果種種跡象顯示,梁振英即將完蛋,你亦很有機會接任做特首,假若你是野望林鄭,你還會否去冒被大學生辯才擊潰的險,危害了你本來平均邁向最高權力之路?

正路考慮,與學生對話會出現太多不穩定因素,過往運動經驗中亦曾面對過,在沒有主持的辯論形式中,三分鐘就是林鄭的極限,然後她就會辭窮並露出馬腳,不過是只管逃跑及胡言亂語之輩。公開對話若是奴才護主必有加分,若是已踏上奪權之路當然屬冒進之下策。

故此,她考慮作出擱置這一步,當然並非關乎什麼政治倫理、或者學生已無政治本錢跟她談判云云,更似是屬於她一道指揮若定的自保策,確保自己能夠平步青雲。

香港人今晚應該要大笑,官場高官竟然分享著學運自決命運的精神,那怕激發更多群眾的反應,原來最重要的,都是自己的路自己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