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廣場及廣場以外系列】故事四:希臘工人話:經濟以社區為先 尊嚴與飯碗並存

廣告
【廣場及廣場以外系列】故事四:希臘工人話:經濟以社區為先 尊嚴與飯碗並存

廣告

草根.行動.媒體
廣場及廣場以外系列】故事四: 
希臘工人話:經濟以社區為先  尊嚴與飯碗並存

這段時間經常聽到不同的人說「民主」,其實,大家又知否「民主」(democracy)這個概念的出處?「民主」的字源來自古希臘語,由dêmos(人民)和kratos(權力或統治)所組成,意思即是人民有自我統治的權力。現實上,近代希臘人民都有長年民主抗爭的歷史。

不過近年,香港主流媒體逢有希臘報導評論,都話希臘人都係福利好,工人又懶,搞到政府開支大,借債渡日,尤其是反對全民養老金的人,成日講什麼「千祈咪搞咁多福利,如果唔係就好似希臘咁爆煲架啦!」 、「國難當前不肯一齊挨,工人淨想享受福利,真是懶慣了!」 事實果真如此?早幾年爆煲,希臘人民持續抗爭,上街拉橫額「不為有錢佬埋單」,日日上街,攰過番工,純粹懶人,怎會想做?

同時,希臘有議會普選,獲得大多數議席的政黨領袖就當選總理。任何政黨也可選議會,無門檻,香港市民聽起來,很羨慕吧,可是希臘人民選出來的政府搞到咁大鑊,於是又有人說:「民主也不一定是好的。」 那實情又是如何?為何有普選都幫不到基層小市民?希臘人民除了抗爭以外,又建立了什麼需要守護的社會模式呢?

【廣場及廣場以外系列】,今次就講講希臘人民的故事。

爆煲:加入歐盟,鼓勵炒賣,掩飾債務,巨賈走佬

首先講講希臘人民抗爭的背景先:

其實,根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2012年的調查,希臘工人平均工作時數冠絕歐洲,每年工時達2017小時,遠超德國(1408小時)和荷蘭(1377小時)。講福利好?德國和荷蘭夠福利好啦,點解唯獨希臘經濟冧檔?

歐洲國家之間有個歐盟,自希臘加入歐盟,信奉「市場大晒」的執政新民黨和國內大商家就大力發展金融、地產和服務業,而不發展工業──似足香港,連住屋等基本需要都變成炒賣品(地產),自不然富者越富,貧者越貧。個個炒金融,無哂實業,一個金融海嘯,你話會點?仲要許多有錢佬都登記為長住外國以逃稅。賺錢就用國內資源,不單是錢賺了唔貢獻番入國內,更在蝕本時要政府埋單,咁政府財政有乜辦法唔債務沉重?

話時話,加入歐盟,發展炒賣式經濟,都係政府和大商家合謀話事的啦,到出事就找中低下階層做替死鬼,說不過去喎。

其實呢,話說回頭,本來希臘一身債,根本不合資格加入歐元區,但新民黨和有錢佬為左佢地自己有錢繼續賺,找來美資投資銀行高盛協助掩蓋債務-所謂掩飾,就是高盛為希臘度身訂造「超旬」債劵,利息優厚,令帳目數的負債看起來少左。不過高盛當然不會做虧本生意,所謂「超旬」債劵其實是高風險的次貸金融衍生產品,債券未到派息期已爆煲,希臘本身已嚴重的債務就更百上加斤。

政府負巨債,又找不到企業主來交稅,又被歐盟脅迫:「若不緊縮開支,就不借錢俾你渡過難關!」不過,借上借,債疊債,息貴過本,怎會有完結的一天?

於是政府就向基層開刀,削減公共服務職位、削減福利。失業率高,生活成本高,基層市民長年不斷被開刀,生活困苦至一個程度,有退休伯伯在希臘議會憲法廣場自殺,死前高呼「我不想把債留給孩子們」,留下手寫遺書寫著「政府徹底讓我放棄生存的希望」,希臘的自殺率由債務危機前的全歐洲最低,三年間翻幾倍成全歐洲之冠。

這個政府唔得 咪選過第二個?

政府做得差,希臘有普選嘛,於是人民2009年踢走了只代表商家利益的新民黨,2012年大選又在只有兩三個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再換成一個三黨聯合政府。只是,他們切身體會到,每個政府都違反競選承諾,一次又一次推出新一輪緊縮措施,再推高失業率,繼續要基層埋單,來換取歐盟借錢應付政府運作。有權選過第二個上台,又有何分別?

這種不斷被上層政治出賣的體會,令希臘人民開始諗:點樣靠自己?

抗議?罷工?

希臘市民當然也有抗爭,遊行常見口號「危機應由富豪來埋單,不容犧牲普羅大眾。」遊行以外,近十年亦有數之不盡,無數次的大小罷工。可是,緊縮政策還是不斷推行,失業率也隨之不斷升高。群眾越憤怒,警方鎮壓也越厲害……

老闆走佬,工人接手

經濟蕭條,很多工廠老闆破產走佬,希臘第二大城市塞薩洛尼卡有一間建築物料廠也如是。2011年5月起這間Vio.Me廠的工人開始被拖欠薪金,同年7月老闆更連人帶錢走佬,只剩下一間工廠。

老闆破產走佬其實很常見,這間廠不同之處在於,工人們特別有想法、有堅持、有決心、又團結。當時工人開大會,大家也覺得,在外找工作也很難,既然廠在工具仍在,何不工人自己生產自己做,靠工人們自身之力,讓工廠重新運作起來?大會上,幾乎全數工人也支持這決定。

可是說易行難,對工人們這想法,各政黨工會紛紛撥冷水,說他們發白日夢,行不通。偏偏這班工人堅持不懈,加上社區大眾的支持,奮鬥籌備超過一年半,2013年2月,終於以合作社形式,讓工廠重新運作,沒有老闆,人人平等決策。

經濟以社區為先  尊嚴與飯碗並存
合作社講求的,就是不剝削和不以利潤為最高前題。當合作社賺到比預期多的利潤,社員基本生活得到保障之後,就會以錢或食物形式,分給社區其他有需要的人。他們還一直爭取法律認可這種[工人合作運作工廠],讓更多希臘工人可效法。一位Vio.Me工人分享道:經歷多年街頭行動抗爭,他們也覺得有需要改變行動模式,而這場合作社運動,珍貴之處在於,抗爭能與工作結合,大家都可過有尊嚴生活。

由踢走衰政府的抗爭,到自己生活自己救的模式,是在多年的街頭抗爭中慢慢學習、形塑而成。回到香港,暫時而言經濟雖比希臘好得多,然而以炒賣為經濟主軸的香港,也難保會否有一天會步希臘後塵,到時受苦的定必是最底層的市民。

大家可能會說,現在香港打工仔女普遍工時長,人工低,加上舊區不斷清拆,故此,社區關係日漸薄弱,基層要團結起來談何容易?可是,若想大家都過有尊嚴生活,發展互相關愛和分享的社會生活,那麼,欠缺基層的參與是有可能的嗎?如果是不可能的話,那麼從希臘的經驗中,我們學到什麼?從現在開始,又需要做什麼呢?

參考:
《佔廠自主 》“vio:me – self-organization in greece“ -第十二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廣場以外]放映影片(放映日期:2014/10/23,2014/11/8)
香港勞資關係協進會http://www.iri.org.hk/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http://www.hkwwa.org.hk/

圖片來自

【廣場和廣場之外】系列編按:今年九月尾,香港發生近五十年來最大型的公民抗命,為的是爭取民主。民主不是賜予的,而無論政治還是經濟方面的當權者,都不會輕易把人民的權力歸還,所以爭取過程必定是艱鉅的。爭取民主有抗爭和建立兩個部份,抗爭是抵抗當權者的惡行,盡力不讓不可挽回的壞事發生; 而建立則是要摸索更良好的社群建立模式和尋找生活各方面自主的方式,兩者須有互相配合,民主社會才能健康發展。

就在幾萬香港人努力爭取普選時,還有幾百萬香港人可能仍未覺得關自己事。民主的理念如何不單是道德感召,而可以有機地打入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中,其實不單止是長期工作,也是刻不容緩的工作。

在世界上,曾有不少在廣場大抗爭之後,努力把民主思考帶到社區,帶到基層的工作。[草根.行動.媒體]此次專輯,希望把這些例子介紹給大家,讓不同才能與傾向的人,在民主運動中,想像不同的崗位,找到互相配合的可能性。

本系列其他故事:

故事一:從十蚊牛奶開始的師奶民運http://wp.me/p2HdPx-1ev

故事二:阿根庭媽咪:自己生計自己救,不靠政府大財團 http://wp.me/p2HdPx-1eW
故事三:街頭與社區-西班牙的抗爭故事 http://wp.me/p2HdPx-1fi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