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媚姐的抗爭日記

媚姐的抗爭日記
廣告

廣告

我是同根社楊媚。9月28號,在電視里看到學生被胡椒噴霧和催淚彈攻擊,被警棍打的時候,非常的心痛。作為一個有三個小孩的媽媽,簡直想馬上到現場支援學生。

9月29日

中午,在和姊妹們開完執委會之後,就組織大家一起到了旺角的示威現場。同時我們也帶上了一些準備好的水和餅乾,還有一些黃絲帶,準備到現場製作然後分發給到場的群眾。作為一個草根的互助組織,我們並沒有太多的資金購買物資。然而姊妹們都是心靈手巧的婦女,製作黃絲帶成了我們到現場以後主要的任務。

很多的學生和市民一起坐在彌敦道和亞皆老街的十字路口。一些市民即使當下沒有時間,也會試著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現場有一位騎單車路過送外賣的市民,還專程跑過來告訴示威的人群警察的方位。感覺大家同仇敵愾,彼此鼓舞著士氣。

Screen Shot 2014-10-10 at 3.29.06 pm

9月30號

雖然十點已經到了機構,但是心裡一刻也平靜不下來,不久還是到了旺角的示威現場。讓我驚訝的是,好多人還記得我,主動跟我打招呼說:“姨姨你來啦!好歡迎你來!”我更感激的是,年輕人都很信任我,主動讓我看管物資,我當然要盡全力做到最好!所以我和現場這些過去素未謀面的市民一起,邊看管物資,邊做黃絲帶。大家一起努力做這件微小但是有意義的事情,讓我感到非常滿足。

好多中學生在現場幫手。他們或者分發水和食物,又或者在現場清理和分類垃圾。想來他們和我的小孩年紀相若,可能在家裡都是喊吃晚飯喊十遍也未必會過來的,但在這裡,卻表現出來與幼嫩的外表不相稱的成熟和責任心。

現場除了我之外,竟然也有一位來自大陸的新移民婦女在那裡幫手,她叫阿瑩。阿瑩告訴我,她到香港6年了,每年的七一、五一都會上街參與民主遊行。不僅她自己, 丈夫、两个儿子还有大伯一家都是支持民主運動的。雖然自己還沒有拿到永久居民的身份,但阿瑩觉得自己是一個香港人,當然希望香港会有更民主更公平的制度。

今天其實是很關鍵的一天。經過兩天的示威,很多疲倦的市民已經回家暫作休息,現場只剩下幾十個人繼續佔領。而周圍圍觀的人多了許多可疑的面孔。有時他們會主動走向甚至穿過佔領區,或者抓住示威者的麥克風不放,公開挑釁示威民眾。當然,我們知道這些人不懷好意,努力地保持冷靜和剋制。我真是好大壓力,好緊張。我心裡對自己說,度過今晚,我們就能迎來暫時的勝利。明天就是公眾假期,相信很多的市民會返來現場。

Screen Shot 2014-10-10 at 3.29.14 pm

10月1號

一吃過午飯我就到了旺角街頭,見到好多熟悉的面孔都回來了。大家一一擊掌,我們度過了暫時的難關,現場再度爆滿。聚集的人越多,現場每一個人也更加有安全感。不僅僅是學生,現場我見到了很多的學校的老師,社工和附近的街坊。
有位師奶的發言讓人動容。她告訴在場的群眾,如果需要回家休息或者暫時離開的可以先去,我們師奶來撐場。等到晚上我們要回家煮飯給小孩吃的時候,你們再回來。大家輪流,旺角的示威現場永遠不會消失。

10月2號

Screen Shot 2014-10-10 at 3.29.20 pm

今天同樣是公眾假期,旺角示威的人群數量有增無減。我很高興現場又來了很多新移民婦女,從她們生疏的廣東話很容易就辨別出來。她們中很多是帶著小孩來的,我心裡想,參與這樣的公民活動,實在是新移民融入香港這個公民社會很好的一個機會。帶上小孩一起過來,讓小孩從小就明白社會公義和公民權利的爭取就更加重要了。

我自己的孩子當然也很關心這場社會運動。大女兒常常都會去金鐘的政府總部門口,另外兩個年紀小一點的,也在家透過媒體,時時跟進局勢的發展。

然而就在今天晚上,局勢說變就變。突然間清場的傳言四起,很多人開始擔心明天。警察會不會有大的行動?解放軍會不會介入?

10月3號

早上十點我就到了現場,發現情況已經不同。除了中心的幾十個學生外,沒有人再坐在地上。相比佔領的示威者,周圍圍觀的人數倒是非常多。很多人我根本不認識,顯然不是旺角的居民,前幾天的示威中也沒有見過。一開始他們還只是冷冷地圍觀,臨近中午,有些人開始有組織的挑釁了。他們罵示威人群堵住街頭,影響交通,影響周圍店舖的生意。

下午兩點,老天也不幫忙,突然下起大雨。在物資站這邊突然有一群好凶惡的男人開始衝擊過來。他們身著黑衫,胸口繫著藍絲帶,衝過來不由分說就來拆我們帳篷。我們沒有還手,只是幾個人一組,死死保護帳篷支撐的長竿,不讓他們奪去。雖然中心臺保住了,但是周圍幾個給示威者避雨的帳篷都不幸被拆去了。好多市民被大雨淋濕了,大家又驚又怕。

有兩個學生跑過來,一邊哭一邊對我說:「姨姨,我來保護你!」我也哭了,大家一邊哭一邊互相支持著。我當時提議,不如一部份人先把市民好不容易捐助的物資搬出去,不要被這幫暴徒糟蹋了。在外圍的朋友的幫助下,我們慢慢地把物資搬到了一間中學的後巷。

等我再回到現場的時候,帳篷已經被人扯爛了。旺角現場用巴士做成的民主墻也被人毀壞了。現場有很多好像黑社會一樣的人在現場,警察也終於出來包圍了示威的區域。我被擋在外面,已經沒有辦法走到中間去。看著現場滿目瘡痍,遍地垃圾,有幾個在外圍做糾察的學生就好擔心,哭了出來。「我們是不是失敗了?」,旁邊有市民鼓勵他們:「不要哭,我們會支持你,不會失敗的」。

有兩件事讓我很失望。第一,現場開始有很多人抱怨來挑釁的人士都是新移民。他們究竟是不是新移民呢?還是只是從內地有組織過來支援反佔中的呢?我想也許都有一些,因為在建制派的銀彈攻擊之下,一些缺乏正義感的新移民也許會加入到他們中間,來到現場衝擊示威群眾;但我自己也是新移民,我機構的姊妹也是新移民,我們都一直來到現場支持學生運動,所以我覺得事情不能一概而論。
第二,香港警察在我心裡原來不錯的形象,經過這次事件已經蕩然無存。他們在現場不去維持秩序,不去制止暴徒。現場我看到有一位女性義工被人公然非禮,警察竟然不保護,竟然將被打和被非禮的人士以協助調查的名義帶回差館扣押,但是打人的暴徒卻抓了轉頭就放。好笑的是大部分的媒體卻說這只是市民之間的衝突,這根本就是歪曲的報導。

Screen Shot 2014-10-10 at 3.29.31 pm

10月4號

知道有不明身份的人在旺角挑釁,示威者受了欺負,上午我回到旺角示威中心臺,看到那些熟悉的民眾和義工們都平安,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我們激動地一一擊掌,互相打氣,我們終於挺過來了。有好多市民在本來應該返工的時候,依然到現場支持,保護堅守多日的學生,同時我也看見了幾個泛民的議員也到現場支持學生。

當晚平等機會婦女聯席也邀請我代表婦女團體于八時在金鐘大臺發言,講述了昨天的事情發生經過。

在金鐘,突然遇到街工的朋友,被他們邀請去街工的講臺上分享旺角的經歷。有幾千個聽眾在我眼前,聽我分享了這幾天在旺角的見聞。八時正我去到大臺,控訴了旺角發生的性暴力事件,呼籲大家一起反對性暴力,大家一起加油,抗爭到底。希望未來有更民主的社會,女性可以得到更好的保護,讓這樣侵害女性身體的事件不要再發生。雖然整個發言只有兩分鐘,但讓這麼多人聽到我的心聲,我真的好滿足了!

感悟

Screen Shot 2014-10-10 at 3.29.37 pm

以上的片段只是我參與示威活動的一些個人的經驗和體會,這是一次參與的過程,也是學習的過程;同時,這裡紀錄的仍是一件正在發生,還會繼續發展的歷史性事件。

以上每天的紀錄,只是階段性的總結。我想從一個經歷者,一個新移民婦女的角度,提供一點我在現場的觀察和講述,希望對想要了解現場真正情況的市民和朋友提供一點有益的信息;同時也希望更多地市民能夠到場,支持我們這一次香港人的和平抗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