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孤身絕食——抗命者莫紹文專訪

廣告
孤身絕食——抗命者莫紹文專訪

廣告

佔領踏入第十三天,51歲的莫紹文已經在金鐘絕食了九天。

昨日1他帶著已經絕食了八天(今日10月10日是絕食第九天)的身軀進行另一個升級行動「社區道歉」,他說因為佔路的關係,令很多在中環的上班族走多了路,他會在上班下班時間於添美道轉出來往夏愨道方向的彎位,向經過那裡的上班族鞠躬,就多日帶來的不便表示歉意。

路過的白領和其他市民都為他打氣,叫他加油和保重,也有每天走同一條路的外傭姐姐說要買能量飲品給他,他都謝絕,說要做一個「真」的striker,而非「做show」。

IMG_3936

關於絕食

莫紹文不是「大佬」,孤身絕食可「有用」?

莫紹文不認同,「生命就是生命,一條和一百條沒有分別。」他說自己只是低調,但低調不代表他沒有策略。他要做的是展示給全球華人知道,政府面對這樣卑微的絕食者,都不願意聆聽、不嘗試對話;外國一般都很尊重絕食者,但這個政府不會。

9月29日晚上,是警方發射催淚彈的一晚,他被警方毆打,但他沒有逃離現場,而是直接跪在警方防線面前「硬食」催淚煙攻擊,這被媒體攝下一張非常震撼的照片。NOW新聞台在現場訪問他,他說「唔洗退架,點解要退」「我既身體好痛,但我個心仲痛。」「最想係乜?最想係佢拉我囉。」「這對於我在此運動裡的位置很有利,這些事情在國際媒體裡很廣泛地在發酵。那是我最主要的力量,完全沒有想過要靠香港(媒體)。」佔領人心,是他的目標。

IMG_3922

莫紹文不迷信被滅了聲的傳媒,即使讓他們採訪,也不相信增加曝光會對事情有利,倒覺得會讓人家有機會冷言冷語,他在這幾天已聽到很多。

偶爾會有過來挑釁的市民說涼薄的話,說他每天收取一千六百元搞絕食真好賺,雖然會沉不住氣反駁,但他不介意,認為能爭取更多辯論空間也是好事。

關於「自首」

很多人說場「雨傘革命」是一場「全民自發」的社會運動,但每個參與者所付出的行動真的不會被任何人左右嗎?

10月7日晚上,莫紹文打算第二天早上去警察總部「自首」,但是行動取消了。

他在當晚和「和平佔中」成員及其律師團隊討論,認為不應在這時候做「自首」,覺得警察可以貶低他的「自首」行動,也可以說他「挑機」,亦可以找個公共關係科的人出來說說話就算。這樣會令以後大規模「自首」行動帶來反效果,影響運動。

另外一點是連他自己也沒有想過,若是自首也要證明自己「有罪」,所有刑事檢控是對方證明被告有罪,如果疑點利益歸於被告都沒了,就不是一個公正的審判。

他指「和平佔中」的成員這一晚跟他說,「我們一定會做大規模『自首』,但不是現在。」

深思一晚,他決定繼續絕食,直到他入院為止。他期待「和平佔中」發號「自首」師令,「余若薇又好、佔中三子又好、他們的律師團隊又好,在電台一宣佈就可以去做。」,但他不會要求學民思潮和學聯自首。「坐監,愈大粒(編:指在社會上有影響力的人)去坐監效果愈大,你要群眾信任你,唔該你坐監,不是去飛髮,苦行。」他覺得如果有立法會議員、大學校長、民意領袖甚至法官會去「自首」甚至入獄,這才是叫Engagement,這才叫Pirticipation,而不是像個老闆接份工作回來,指使「細嘅」去完成(坐監)。

莫紹文稱雖然沒有簽過「佔中協議書」,也沒有去過商討日,只是一路留意事件。他念念不忘「自首」,不想終生受困於「犯左法而冇人拉」這件事上,他認為這是逃避責任,自己也會不禁自責。

他覺得即使像72511事件(編:本年7月2日早上遮打道,警方大規模拘捕了511名示威者,但最後沒有起訴)一樣亦無所謂,起碼確認司法制度,警察「落咗簿」就是有歷史檔案。可能下次換了律政司,(制度)就可以改返好,就像甘地當時被當權的英政府判決了,之後翻案委員會特赦。

關於「領袖」

提到戴耀廷在警方發射催淚煙後,在示威現場被群眾趕走,他還有能叫呼籲大家一起「自首」嗎?莫紹文反應很大:「梗係啦,佢唔係做犧牲吖嘛,佢高姿態嘛,佢去抹下廁所去派下水嘛,領袖!」

他說,日本公司為何那麼成功,是因為那些總裁會到地盤,自己捲起衫袖去抹工人的鞋。

雖然戴耀廷不是日本總裁,莫紹文在運動裡也沒有對他有過高期望,認為自己的行動永遠都是「own move」。 他相信世事不能只靠一條線,每日也有千萬件事在進行中,不能控制,好多事、好多人一起去造就。「世事就是萬事給力,可能是美國加息、中國經濟崩潰、權力主權去返江澤民派,讓香港人自由,再清算當權者。」

在公營認證機構工作超過20年的莫紹文,說什麼不公平的事都有見過,明白公義的政策對社會有多重要,如程序、合理性、管理層的信念等等。他說現階段是等事情發酵,包括外國重新檢討和香港的商業協議及合作協議,「國際刑警來開會,也會取笑我們(警方)。」莫紹文如斯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