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運

雨傘運動—絕食者莫紹文給香港的話

雨傘運動—絕食者莫紹文給香港的話
廣告

廣告

前標題為: 莫紹文的絕食第九天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香港人看著他人的犠牲變得越來越麻木。絕食者,經李思嫣一役,更加被扣上反智的印象,再得不到廣泛的關注與同情。今天雨傘運動,廣場上除了慷慨激昂的學運領袖,也有一位安靜的絕食者;莫紹文至十月十日,已絕食了九天。談到絕食,很容易讓人聯想起一無所有者的最後要脅,相反,莫紹文卻是一位資本優厚的中產人士。他的絕食行動目的亦不在要脅,而是想借身體的犠牲帶給香港人一些更深的話,請放下成見,且聽他慢慢說。

社會的重病比絕食傷害更深

莫紹文,典型香港中產,同時是一位長期病患者,患有高血壓、心絞痛及糖尿病。糖尿病本身與飲食相關,進行絕食是加倍危險。筆者認真的地問莫紹文,以他的身體狀況這樣絕食會不會有生命危險。他卻氣定神閒地說:「所有絕食都有生命危險架啦。」人人都說健康無價,健康的身體對於莫紹文卻有不同的理解,他認為就算擁有一個健全的身體,如果沒有良好的社會制度,天天都要面對食品問題、環境污染、社會剝削、工作壓力,活在一個的有種種慢性病的社會,也不會得到真正健康。每一個人的的身體天天也被這個病態社會腐食,對比之下,絕食的傷害算不上什麼。

絕食是想「找數」

莫紹文說,絕食,是想「找數」。這條數,是廣大香港的中產階層應該給當代年青人找的。莫紹文是前政府測量師,也發過高薪厚職的中產夢。上一代的香港人,都是經濟動物,以為賺到多少錢來衡量一個人的價值,到頭來,他發現賺到多少錢都無法彌補他們讓社會白白流走的公義,他們只是在幫助霸權階級越來越壯大,社會越來越畸形。他說上一代人沒有盡力去爭取社會公義與民主制度,也自滿於時勢帶來的成功機會,沒有為社會思考進步,現在的年輕人活在社會困局中,已經失去了創造幸福的空間,這條數,是他這一代人要還的。

一場運動需要的是覺醒

莫紹文對雨傘運動的未來仍是樂觀的,他認為香港的於世界位置不可輕看,對於受中國金融欺凌的世界各國,香港問題將會是割蓆的藉口,這將不止是中港關係,而是外交危機,中國讓步的可能實在性不低。可是,莫紹文認為一場社會運動最重要的不是結果,而是民眾的覺醒。對於雨傘運動的片地開花,他覺得,真正需要佔領的,不是街道,而是人的心。沒有覺醒,就算最後政府答應了我們的訴求,那都只是「示威霸權」而已。要佔領民眾的心,莫紹文的方法是犠牲自己。他希望社會注意的不是被堵住了的路,而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一個個為了香港未來而犠牲著自己的人,有人訓街,有人執垃圾,有人洗廁所,有人絕食。他相信只有犠牲,才能讓那些以利益為先的人覺醒。生而為人,實在有其他事情,足以叫人用生命的誠意去喚取。他認為強硬地放路障為社會大眾對運動的理解只會有反效果,路被堵著,同時也堵著人的心。他相信犠牲自己可以打動更多裝睡的人,今天已是絕食第九天,超過他的預期,莫紹文估計帶病的自己四天便會暈倒入院,可是他說,即使他進了急症室,回來後他也會繼續絕食,直至政府給這裡的示威人士一個滿意的回應。

給年輕人的話

莫紹文記起韓寒的一句:「小孩看是非,成人看利弊。」成年人眼下是中有弊非中有利,最接近真理的往往是一群孩子,所以他很支持年輕人今天所做的事。他想對年輕人說:「在光明來臨前一定要擁抱一起,才可以抵擋狂風」就好像極地的企鵝一樣,緊緊地互送能量,終於都可以捱過寒冬。談到他覺得今天的年輕人的行動是否明智,他送給我們一個寓言故事。有兩隻船在大海中漂流,一隻船選擇的人慢慢消耗食物坐在原位希望碰到救援,一隻船的人選擇把食物吃掉拼命游向未知有無的彼岸。到底那隻船的人會倖存,沒有人知道。但他說,如果你是用盡了力去求生,就算最終死去,至少必不會後悔。

對中產階層的寄語

從中產夢醒過來的莫紹文,有很深的話想送給中產朋友們。他說:「不要以為自己的生活很安穩,其實你所掌握的一切都像沙堡壘一樣,在霸權社會,你所擁有的東西隨時一無所有,因為你要記住,說到底,這個社會只有勞動階層和支配階層。」他說了一個悲涼的比喻,所謂「中產」,有時很像跑步圈內的倉鼠,以為自己走得多快多遠,卻不知道到自己被困在主人的籠中。

完成此文是十月十一日凌晨,明早便是莫紹文絕食的第十天。不知道明天還能否在廣場上找到他的身影。除了記下他的寄語,憂心又痛心的筆者不知道可以如何給他支持,最後想送莫紹文先生一句:保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