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辭公職來幹甚麼?

辭公職來幹甚麼?
廣告

廣告

攝於昨晚金鐘集會(獨媒記者 Gundam)

編按:作者為豐剩創辦人,早前獲委任為「惜食香港督導委員會」成員,她已與其餘五位環保界人士一樣辭去公職。她曾在青年服務大獎頒獎禮上,當面向頒獎嘉賓、特首梁振英提及當時發生的港視不獲發牌事件,請梁振英面對民意。

作為只經營facebook page搞環保宣傳減少剩食的年輕人,當初獲邀成為委員會一員,內心隱若覺得,「或許政府真能聆聽新世代的聲音呢!」於是,我懷著「或許真能改變甚麼」的心情接受這任務。

開了幾次會,獲益良多。很多商家、環團、政府部門都希望能做點實事減少廚餘,大家都落力提意見,也不因我年輕而忽視我,相反,他們也想知道年青人的看法。

只是,那終究是冷氣房裡的人問冷氣房裡的年青人有甚麼看法。而且,常常,問了也不見得採用你的意見。

睡在街頭的香港人,他們的聲音仍然無法傳入冷氣房內。

在現今的畸形體制裡,法治、警隊、議會制度、公務員體系在沒有民主支撐下,是可以極速崩壞的。公務員不是市民的公僕嗎?為甚麼林鄭可以頭搖又尾擺一個屈尾十,話傾話傾又唔傾?為甚麼梁振英可以一直錄youtube就以為自己已面對了市民?

有人說,留在建制裡嘗試改變社會吧。老實說,當我看見東北撥款被強制通過、泛民搶了兩個小組主席然後再被建制派一舉反攻連取16個委員會主席後,你教我怎能繼續相信,多一個好人走進現時的建制,就能改變我城命運?

抗命時代,我們的命運由自己掌握,沒有人會希冀依靠現今政府去改善生活。

於是,我問自己究竟還能做甚麼。

看到朱漢強發起的請辭,才想起,對啊!我也可響應。

辭去這公職,對年紀尚輕的我來說,包袱相對較少。雖然我也不知道,辭職,有甚麼影響,像我這樣的小薯,不會動搖大人物和應的。

然而,和港人自發擋催淚彈和胡椒噴霧同樣道理,有些事情是應焉性的原則問題。應不應該去做,而不是做了有甚麼回報。

當初創辦豐剩,也是因為看見還可吃食的食物被當作垃圾,覺得不公義看不過眼,於是站出來。

現在看見我所愛的城市,我的家,香港人是如此善良可愛和平理性,但卻被看成「犯法的暴民」「被煽動的學生」,吾父吾母則因收看tvb而天天反佔中,我更加要站出來吧。

再者,所有政策都需要一個健全的政府作支援。

希望更多大人走出來,和我們一起令香港變得更好。

題外話:抗命時代,人人上心出力。海外朋友無法回港,於是弄了一個時光錦囊的網頁,想邀請所有參與佔領的人士寫下自己的感受,然後平安夜那天會打開,讓你看回今天的自己。那時害怕佔領失敗後大家心灰意冷不知何去何從,所以弄了這個網站給大家打打氣。現在,或者真要撐至平安夜,因此我們更需要,把這刻的勇氣和感受書寫下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