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LalaLau

劉璧嘉,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畢業,中大學生報老鬼。曾任民間團體幹事。現就讀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文學碩士,也是文史哲二手書店{實現會社}的小店員。夢想是全世界向左轉。 網誌

社運

我們離極權還有多遠?──批判「反左膠」

我們離極權還有多遠?──批判「反左膠」
廣告

廣告

文:劉璧嘉

10月10日旺角信和門外,有中學生搞街頭放映,播許鞍華的《千言萬語》,講述七八十年代的社會運動。怎料播到一半,一群市民前來掃場,說這是把抗爭「嘉年華」化,是「左膠」的行為。當有人著這些市民有事要好好地說.,用道理說,卻被說成是「小組討論」,是「左膠」行為。一時間前一句「左膠」,後一句「左膠」,學生無力抵抗,街頭放映終在一片「左膠」聲中被逼終止。

事情卻並未就此完結,更嚇人的圍堵事件陸續有來。諷刺香港地產霸權問題的《彌敦道樓盤區》藝術裝置被毀;模型關二哥被說成是侮辱神靈而被收起;大專政改關注組的同學被市民恐嚇道:「聽日先搞__你個場!」;坐在地上聊天的朋友都被圍指罵「左膠」。甚至有女示威者被指罵是「左膠」後被市民拋下一句:「你小心啲呀!呢度非禮唔會有後果嫁!」。

這些搞事的人並不是藍絲帶,並不是警察,而是貨真價實的示威者。但他們憎恨「左膠」到一個極致,只要你做了不合他們心意的事情,就是「左膠」,他們就會無所不用其極的去瓦解你。你想為自己澄清嗎?算了吧你說什麼都是「左膠」,根本沒有人會聽你說話。

這些示威者非常有組織,幾乎每次掃場行動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他們主要由兩種人組成。第一種是認為別人的抗爭方法「不嚴肅」,對運動有破壞;但第二種則是利用「反左膠」之名去排除異己,以達到在場內霸地盤和建立勢力的目的。筆者在這裏先不處理怎樣才算是好的抗爭模式(在此先不處理第一種「反左膠」人士)。但歷史告訴我們,每一個需要長期抗爭的社會運動,都需要補給、休養與娛樂等等。美國的佔領運動,第一要成立的就是社區廚房。因為吃好住好,才可以作長期抗爭,和政府/警察對抗。英國80年代的煤礦罷工持續多個月,張弛有度。認真有時,玩樂有時,工人夜晚開party放鬆一下,才可以長戰長有。其實,有人在前線保護大家,就需要有人在後面做急救遞物資。有人衝,就要有人做後防準備補上。有人被捕,就需要有人做記錄和找律師做保釋。大家各有分工,並不抵觸。

現在佔領運動中的「反左膠」傾向,卻在高舉某一種「一言堂」的道德價值觀,認為只有某種抗爭方法才是正確的。「反左膠」人士透過制定場內規,去限制不同的意見表達的做法,極權至極,與北韓政府無異。無忘初衷,如果我們佔領的目的是為了民主,我們豈能允許用極權的手法規範運動發展?其實,既然沒有大台,每個人都是自發參與,我們沒有權利不讓別人做什麼。有什麼爭議,應該放上公共討論。而若我們任由「反左膠」運動持續排斥異己,必定會把運動導致另一種民粹的「極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