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鐵腕鎮壓的真正輸家

廣告
鐵腕鎮壓的真正輸家

廣告

攝:獨媒記者 Gundam

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擱置與學聯對話,旋即和特首梁振英先後離港北上,學聯學民將雨傘運動轉化為長期佔領,人民日報海外版以「動亂」形容「佔中」,梁振英爆出收受澳洲公司秘密巨款醜聞後急於轉移視線,因此對雨傘運動以武力鎮壓鐵腕清場的陰影揮之不去。誰曾細心分析,政府一旦以血腥鎮壓清場,香港能否在中央政府眼中從今天「不可管治」之局變成國家主席習近平心中的「中國夢」?香港的商賈、中產和年輕世代之間,誰是贏家或輸家?

不少市民恐懼六四重臨,中環金鐘或變成另一個天安門。但我們試從統治者的角度分析,把六四的經驗套用在香港,能否理順香港亂局?

稍懂歴史的港人均明白,25年前中央「平定」北京學生民主運動,不是光靠從長安街到天安門的一晚血腥鎮壓,而是閉關鎖國整整一年,通緝追捕民運領袖,隨後連續四、五年高壓管治,甚至兩年前還發生李旺陽「被自殺」事件,所以即使以內地政治封閉的狀態,開動國家機器「平亂」也是一個漫長費事成本鉅大的過程,絕非一朝一夕之事。放諸香港,特區政府如何「平亂」?

假使特區政府甘冒天下之大不諱,用橡膠子彈或真槍實彈驅散學生,連場流血傷亡之後,會換來一個甚麼場景?過去兩周的官民互動,已為我們做情景分析提供重要啟示。

從9.28當天的市民反應可知,一旦發生彈壓,上街維護學生的港人必定數以萬計,警方要平亂便必須加大武力,直至全城宵禁為止。為了維持宵禁的効用,警方必須不惜在全港各區動用武力,範圍遠超金鐘、銅鑼灣與旺角三個佔領區。屆時罷課、罷工、罷市的想像便自動實現,為時多久,難以估計。

鎮壓平亂 加速社會決裂

假設第一輪的平亂措施生効,特區政府動用武力足以震懾全港市民,香港社會將進入甚麼狀態?從最樂觀的方向評估,工商百業為了恢復生計,民生在幾個月後逐步回復正常,但有兩個階層必定與特區政府全面決裂。

首先是青年世代:特別是整整一代大中學生,政府如何能與他們修補關係?內地的做法是全面禁聲,全面洗腦,香港能否照辦煮碗?在國際都會中未有先例。

第二是知識階層:9.28至今已有三十會成員和環保人士相繼辭去公職,相信辭職潮方興未艾。在一輪彈壓之後,還有多少學者與專業人士甘願為一個血腥政權服務,實在難以想像。即使特區政府重組,起用大批中共嫡系黨羽,在缺乏本土專業階層合作的形勢下,只會演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外來政權,與主流社會矛盾日深。

中央最看重的工商巨賈,他們可否在社會分崩離析的狀態下向中央索取更多利益作為維穩的報酬,成為鐵腕鎮壓的受益人?

根據《經濟學人》雜誌今年7月的文章分析(“Trillion-dollar boo-boo”),國際投資市場有所謂「狗屋效應」,即國家股票市場因為身處專制獨裁政權而帶來的不確定性,令平均市盈率長期處於低位,例如俄羅斯股市的平均市盈率只有5.2,遠比新興市場的12.5為低,令俄羅斯股民總共損失-萬億美元的價值,其他「令人厭惡」的政權,例如伊朗或阿根廷股市也有同類效應,平均市盈率為5.6。

「狗屋效應」 損失逾10萬億元

今天香港股市的市盈率是10.8,若在鐵腕鎮壓後被「狗屋效應」籠罩,市盈率長期在5.6左右徘徊,即等於上市公司股價平均下跌百份之48,總市值損失11.8萬億港元。本港1600家上市公司中約有一半是內地企業,自2012年至今,內地企業從香港股市集資總額為430億美元,遠高於內地股市的總集資額250億美元,因此屆時內地企業的損失不但是股價大跌,更會喪失籌集海外資金的最重要渠道。至於中共太子黨或官富二代在港投資損失多少,則無從估計。當中央自顧不暇的時候,究竟還可以提供多少特權優惠以彌補港商的損失或酬勞他們的維穩忠貞,是一大疑問。

事實上,鐵腕鎮壓後要令香港「歸順」的路徑只得一途:將香港從開放的國際都會收縮成半封閉的內地城市,因為高壓政治與自由市場存在先天矛盾,「一國兩制」很快變成歴史陳蹟,但不見得中共會是贏家。

按照中共極左派的思維,目前香港活像一個生在體外的良性腫瘤,但一旦將香港與大陸完全融合,香港會變成植入體內的惡性腫瘤,只能用持續不斷的高壓方式鉗制年輕一代和知識階層的反抗,對中共的威脅有增無減。

究竟中央和特區政府內的鷹派,有沒有深思熟慮的全盤方案,在鐵腕清場之後如何令青年一代歸心?如何令知識階層合作?如何令央企不因虧損而倒閉?如何防止香港對中共政權由小患變大患?

反敗為勝 改組特區

種種跡象顯示,特區和中央官員完全不掌握雨傘運動的新形態,如果他們不能喬裝出巡,跑到佔領區內親眼視察和親耳聆聽,只倚靠二三手的匯報,誤判錯判份屬必然。今次運動不單是學生自發,更得到市民實時機動支援,所以在學生與市民之間已發展出「有機紐帶」,平常日子有多少人在場並不重要,亦非支持度升降的指標。另一個特點是參加者對運動目標的一致性與無比堅持,這種「堅韌度」令運動在表面上領導力不強的情況下也散發著一股「冇得輸」的精神。

中央被建制派和中聯辦誤導,令人大常委制訂出一套滴水不漏的落閘方案,如今是作繭自縛,因為人大不修改決定,便無法說服學生和市民退場。事實證明,不管梁振英或林鄭均無法用騙術哄走學生,特區政府是否與學聯對話根本無關宏旨,找些小嘍囉滋擾佔領區亦於事無補,甚至市民對交通阻塞日益反感,都不會削弱運動的「堅韌度」。

中央反敗為勝之道,是趁人大常委本月會議,修訂政改決議結合特區政府改組,主動促成新和解局面,令香港繼續成為「體外」民主實驗場,放慢融合速度。在穩住中共政權的大前提下,國家主席習近平為了防止敵對派系利用「香港因素」進擊,無論犧牲梁振英或張曉明,均屬小菜一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