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政改下一步──立法會

廣告
政改下一步──立法會

廣告

自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單方面擱置與學聯的對話後,政改討論再度陷入膠著狀態。按照程序,政府接下來得開展政改的第二輪諮詢,但林鄭在九月廿九日突然發言:因為當下的社會氣氛不利於政改諮詢工作,所以要暫時押後;押後至何時呢?噢,沒有表示確實日子。(是否有點熟悉的感覺?這口吻,跟她後來宣佈擱置與學聯的對話,何其一致,政府高官難道就只得這道板斧?)

甚麼叫「社會氣氛不利於政改諮詢工作」?筆者愚見,眼下才是最能讓諮詢結果忠實反映民意的「黃金時機」吧?如此多的市民站出來表達對真普選的渴求,同時亦有相當數量的市民「挺身而出」指責「雨傘運動」的不合理,網上更是充塞著各陣營對政改的見解。如此多的香港市民熱衷於談論政治,在政務司司長眼中,卻是不利於政改諮詢工作?這不得不讓人懷疑,政府的所謂政改諮詢,並非要搜集民意,而是別有用心。

政府在等甚麼?

毫無疑問,政府在等事情「降溫」。他們認為,現在站出來的群眾,大多只是一時意氣(多得那87發催淚彈),熱情過後就會散開,繼續本來的「如常生活」;屆時,政改諮詢就不會出現太多「不和諧」的聲音,諮詢報告自會朝著「有利」的方向導引。

「走秀」似的諮詢

可惜,政府棋差一著。先是囿於形勢,不得不答應跟學聯的談判,以期拖延時間;其後發現集會市民並無如期散去,唯有撒賴擱置對話。如此一來,第二輪政改諮詢的時機就變得非常尷尬──政府勢不能無限期押後諮詢;但若繞過跟學聯的對話,強行開展諮詢,諮詢的「本意」則變得可笑──明擺著有大群市民等著跟你討論,你硬要視若無睹。,如此一來,這個所謂諮詢還有甚麼意義?當然,根據這些年的經驗,政府高官自有一套漠視民意的手段,到時自會做一場「諮詢秀」。(詳情可參考前陣子的東北發展計劃──城規會收到的四萬多份諮詢申述中,表示贊成的僅得7份,政府卻仍然厚著臉皮強推。)

否決政改方案的最後防線──立法會

政改五部曲,在一片反對聲音下,已輕易完成兩部;下一部,特區政府便會向立法會提交修改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若有三份之二立會員議員贊成,便能通過。如此一來,政改便成定局,接下來的第四和第五部,不過是例行儀式,不可能有任何轉機。(第四部:特首同意經立法會通過的議案;第五部:特首將法案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予以批准或備案)

對每一個抗爭至今的香港人來說,當下的首要任務,便是要盡一切能力阻止立法會通過政改方案。愚見有三:

一. 集會不能撒──至少在林鄭跟學聯進行有意義的對話前,絕不能撤。警方可能會清場,但清場後我們要繼續集結,讓政府不能輕易無視,再次扭曲民意。
二. 繼續戴黃絲帶──互相提醒,爭取到真普選前絕不放棄,讓同路人不會感到孤單無助。
三. 發動聯署聲明,要求立法會議員反映民意──不論是地方選舉出來,抑或是功能界別「選舉」出來的,名義上都有責任反映所代表市民意見的職責。若市民大眾能發動公開的聯署聲明,增加議員的心理壓力,至少能讓他們在按「贊成」之前好好考慮清楚。

沒有「袋住先」

若立法會通過「篩選式普選」的政改方案,香港政制將正式陷入死局。在萬人上街集會的今天,特首依然堅持遵循人大訂立的框架,妄顧香港市民的訴求。那麼,我們憑甚麼奢望,2017年後經「篩選式普選」出來的特首,會忽發奇想贊成公民提名?若當下的立法會竟然會通過如此粗暴的政改方案,則我們如何能夠期待,2020年起始,同樣在「人大訂立的框架」下產生出來的立法會議員,會突然學懂聆聽民意?人大今天為香港訂立如此一個嚴苛的政改框架,難道你會幻想他們在毫無壓力的某一天,突然另訂一個符合民主理念的框架?顯而易見,根本沒有袋住先,一袋就是千萬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