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榮

工黨沙田區議員,殘疾人士也可以參與社會和政治,改變社會! 網誌

社運

殘疾人士相對比任何一個反佔中老人家更有用

殘疾人士相對比任何一個反佔中老人家更有用
廣告

廣告

「靜坐人海 你我非不怕
會畏懼這樣下去怎辦
但是人生 到了這一晚
更怕未表白內心呼喊」

這兩天親眼看見警察和黑社會怎樣奪回金鐘道,無論是昨天前後左右數百名的黑社會打算暴力奪回,還是今天警方語言偽術地清場也好,我們曾經努力過,對得住自己,也對得住香港人。

今天早上我與約數十名佔領者一起守在添馬街,人數不多,但勝在有人情味,每隔數分鐘就問我要不要雨傘,口喝要水嗎?我們留守者不像面前警察一樣可以輪更,很多留守者沒有回家,很多天在街頭沒有風扇或空調,我一定說留守者是最辛苦的。

我已忘記在金鐘留守多少天了,但我一定記得今天的事,就是歧視。話說中午有一名老伯用說話歧視我,對我說「你拎傷殘津貼,拎輪椅,政府對你咁好,你學咩人佔中」,就是這四句說話重複講了好多次,我忍耐力有限,於是上前頂撞了一句,對他說「你過來坐,我讓比你坐,小心殘疾呀」。

誰說殘疾人士就是不能反政府,誰說我一定貧窮,誰說我沒有上班去拿綜援。民主不是要拿更多政府福利,是要選一個能代表自己組群的人去為我們發聲。現在拿到傷殘津貼是要醫生審批(不用資產審查),綜援才能資助購買輪椅等器材,這兩件事大家知道嗎?

香港就是一個多元化聲音的城市,沒腦的人就是有很多,我信只有他們做一天殘疾人士就會明白我們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