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國際

四中全會與香港局勢

四中全會與香港局勢
廣告

廣告

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在10月20日召開十八屆四中全會。根據新華社的報導,“主要議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員會報告工作,研究全面推進依法治國重大問題。”但是在四中全會前夕,香港發生大規模的“佔中行動”,被外國媒體稱之為“雨傘革命”,也被中國官方媒體稱之為“顏色革命”,不但廣為全球關注,連開始是封鎖新聞的黨喉舌,後來也不得不連篇累牘進行革命大批判。在這個情況下,四中全會有可能“按照既定方針辦事”,不理會香港發生的事情?如果討論香港事務,原來要討論的“依法治國”會不會成為夾生飯?

由於香港問題非常敏感,在處理上高層也會發生激烈爭論,但是中共又要表現得“舉重若輕”,很可能就在四中全會公報中完全不提,只是說也討論了其他事項,讓外界猜度。

在四中全會召開前,流言已經滿天飛,事關高層的權力鬥爭。例如,今年9月5日習近平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成立60週年大會上的講話,其中他提及=的“依憲治國,依憲執政”,在新華社、人民日報正式發表時被刪除了。同樣情況也出現在2012年12月4日,習近平在紀念現行憲法公佈30週年的講話中,有關“依憲治國,依憲執政”的內容也被刪除了,後來全國還掀起批判“憲政”的輿論。兩年來習近平對此沒有追究,沒有出聲,這次四中全會要討論“依法治國”,是要向中宣部開戰嗎?還是只是形式上的空談而已?

另一個流傳最多的是中央軍委改組的問題。傳說現在的軍隊人事與前中央軍委兩個貪官的徐才厚、郭伯雄有關,因此必須改組,因此紅二代中的劉源、劉亞洲可能升任軍委副主席和國防部長,這樣習近平就可以牢牢控制軍權。軍權的重要,當然是因為“槍指揮黨”的關係。

為了加強對軍隊的控制,習近平還把有長期工作關係的南京軍區作為依靠對象,大力提拔開國中將秦基偉的兒子秦衛江與在上世紀末、本世紀初擔任總參謀長的傅全有的兒子傅勇。有人還猜測中國與日本將在釣魚台有小接觸,以“實戰”來抬高南京軍區的地位,並給秦、傅有立功的機會。

可是在今年國慶前夕,被視為兩個大貪官周永康、徐才厚後台而相傳已經半死不活的江澤民卻突然兩度現身。在9月29日晚的音樂會上,江澤民緊隨習近平入場,散場時卻搶先一步,走在習近平的前面。由於整晚江澤民沒有露出笑意,可見在這場權力鬥爭中,他沒有佔先,而又因為心有不甘,所以搶先走在習近平前面表示不服。

然而香港雨傘革命的爆發,江澤民及其派系也許會認為提供他們翻盤的機會,如果習近平處理失當的話。原先香港特首唐英年與梁振英的競逐,唐英年就是江澤民所屬意的。而港澳事務協調小組組長、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也是江澤民的人。但是傳說在對付占中的民眾方面,尤其是9月28日晚上用胡椒水與催淚彈驅散民眾方面,張德江是鷹派,反而習近平是鴿派。如果發生流血事件,中國將遭到六四以來的最大外交危機,也會衝擊經濟,那麼習近平在黨內的地位將受到挑戰,因此習近平採取相對謹慎的態度。

拋開這些權力鬥爭的問題,如何處理香港事務,本身就是如何“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的問題。這不是討論學生與民眾的占中是否合法,而是北京在今年6月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以及8月31日人大常委會對香港政改的決定是否符合憲法與基本法?尤其對普選所下的定義,以及對“愛國愛港”的要求,如何在憲法與法律的現行條文上做出解釋與規範?而基本法所規定的香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現在還存在嗎?又為何隨領導人的好惡,有時說,有時不說?是有人想閹割基本法?

除開這些,基本法規定的,除了外交與國防,中央都不介入,由特區政府高度治。然而我們看到,現在連自由行、中國遊客在香港的大小便問題,中央都要表態,高度自治已經名存實亡,怪不得有的人乾脆不提,比較省事。由於香港事態尚未解決,兩派的角力也可能帶到四中全會上。那麼全體中央委員將介入,相信從各自利益來考量,多數不會贊成流血鎮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