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木子金真

學於美國,大學時期主修政治學,副修日語和歷史。常與人筆戰辯論,不亦樂乎。學術愛好包括民主轉型理論,新權威主義,明史,民國史和共產主義理論等。 網誌

社運

我們還有談判對話的本錢嗎?

我們還有談判對話的本錢嗎?
廣告

廣告

對於那些嘗試通過與共產黨所謂「談判」來解決問題的人們,我只能說,你們很傻很天真。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抗爭勝利後,國民黨與共產黨談判,終失了天下。1984年,英人與共產黨談判。談完之後,香港淪為政治孤兒,被送入虎口。「六四」中,滿懷救國理想的學生們與共產黨談判,結果換來了血腥鎮壓。2010年,民主黨入中聯辦又是與共產黨談判。結果人所共知,那便是密室會議之後,一個出賣港人的政改方案。

這次,共產黨的治港代理人梁振英政府又放出其所謂對話的「善意」。且不說上一次與學聯還沒有開始就已破裂的談判。這次在放出談判風聲以後,緊接而來的便是名為「清理路障」實為清場的卑鄙行徑。口裡說善,來者卻不善。於是,關帝廟倒下了,連聖壇也難幸免於難。共產極權可謂囂張霸道得人神共憤 。每一次「談判」都是共產黨的一方贏,人民的一方輸。請問,我們還有談判的本錢嗎?

常聽到有歪理說要「佔領」者們理性冷靜。佔領龍和道時,要派糾察把人從馬路上拉回來;包圍政府總部也要網開一面,留一條通道給公務員出入;對暴力警察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最後,連被警察突襲清場,我們也還奢望談判。這就如被惡人搶劫了我們的東西,我們還要冷靜地,低聲下氣地去和蠻不講理的惡人「談判」,祈求可以拿回一部分東西。這種苦日子到底有沒有盡頭?難到你看見有女子正在被強姦,但你還和顏悅色地跟那受害者講:「你要理性,去和強姦犯談判看能不能解決問題」?

該出手時就出手。狹路相逢勇者勝。我們已到行動升級的時候了。共產黨的官僚精英有大量利益在作為金融中心的香港,而中港官官相衛,資本勾連正是香港每況愈下的罪惡根源。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與其佔領旺角和銅鑼灣般隔靴搔癢,不如直接攻其要害,擊其痛處 - 佔領聯交所,佔領國金,佔領中銀 - 這是真正的佔領中環。增加其統治成本,癱瘓其管治,否定其合法性。起來,不願意做奴隸的人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