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偉堯

網站特約記者 網誌

媒體

採訪手記:香港人跟自己的一場戰爭

採訪手記:香港人跟自己的一場戰爭
廣告

廣告

當催淚彈的煙霧散去,地上的胡椒被抹乾,剩下的全是堅毅不屈的群眾。銷煙過後,滿目瘡痍。可是留守的人表現出異樣的冷靜,並沒有如其他地方示威者一樣向警察施以報復。他們手拖著手,以血肉之軀組成一道又一道人鍊,對外抵抗著當權者無情的炮火;對內則守護著僅有的民主信念。那是一個不眠夜,人民的怒吼聲響徹整個香港,強而有力地撼動著香港政府引以為傲的民主基石,我相信,越強力的打壓只會換來更激烈的反彈,在場每一個人都不得不同意,香港已化身成民主的戰場。

催淚彈的狼煙在不遠處升起,我身傍的攝記說:「今次我們變成戰地記者了」。我聽後笑而不語,因為面前的是一排排持盾帶甲的防暴警察,身後是手持雨傘、水樽等「大殺傷力武器」的學生和市民,身為記者除了上到前線的前線記錄衝突一刻,還能作甚麼?當然身處現場的我確沒有太多選擇。然而,安坐家中的你能做的還是有很多。當你看到電視轉播而沒有轉台看「維穩劇」,當你在破口大罵佔中者亂港前想一想他們的目的,甚至當你經過金鐘時為示威者放下一枝水、一個關懷,已經是幫助了。

有人說,香港要實行真普選是天荒夜談,所以不作徒勞無功的事。難道民主就好像鄭裕玲在《表姐你好嘢3》中說的那樣,是由中央給予的,我們不用爭取?聽聽便知笑話一則。十多日後的今天,已再嗅不到刺鼻的胡椒噴霧,踢不到遍地的催淚彈彈殼,但事情卻不是已告一段落。上千上萬的群眾仍然佔據著金鐘、旺角。那就是新開闢的戰場。如果有時間不妨多上街走走,你會發現馬路上沒有了來往的汽車,反而多了大少不一的帳篷。裡面是一堆堆由市民自發捐贈的物資,而傍邊是隨地而坐的群眾。奇怪的是,他們不只能自我約束,更會互相扶持,只要細心留意,你會發現前面的年輕人主動手持垃圾袋清潔現場;左臂紋身的大漢遞水給前線防守的學生......一位朋友跟我說,這兩個星期佔領區體現了最美的公民質素,我則認為是香港人自己跟自己的一場戰爭,戰利品是公民覺醒。

金鐘夏愨道、添美道、龍匯道、旺角亞皆老街……每一個地方都是守衛民主的堡壘。伴隨著第一顆催淚彈的火花,點燃了一波又一波的佔領行動在香港遍地開花,猶如一個又一個的炸彈在香港人心中炸開,把沉睡已久的「沉默大多數」轟離舒適的蝸居,也把當權者轟回無恥的城牆裡。雖然誰也不想以佔中運動來作抗爭的手段,但不得不承認能置身於其中為我帶來一點興奮,因為我趕上了改變歷史的列車。

一幕一幕的圍堵,驅散不停地上演,換來的是每一位身經百戰民主鬥士,看到他們的歷戰之軀,沒有人再會以為民主是遙不可及的。遺憾的是政府選擇以民主、自由為敵人,便只能一步步棄守道德高地。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水者,民心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