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縮短戰線,聚攏金鐘,長期佔馬

廣告
縮短戰線,聚攏金鐘,長期佔馬

廣告

政府宣布願意恢復對話,同時又逐步清場。所以寄望下週的對話會有很好結果,是幻想。等政府清場清得七七八八了,到時對話再讓雙方各有各講,這是政府的盤算。在習近平頑固派的統治下,相反的可能性太少。

學聯可以與政府對話。前提是弄清楚戰略局面:爭取真普選,不可能一仗功成,而是要長期奮鬥。所以對話可做,到時也可以提出要求撤銷人大決議,但只適合佯攻一下。真正的策略目的是以退為進,收縮戰線,同時準備長期佔領添馬公園。長期佔馬,不影響交通民生。對話目的,是利用對話,在全港注視下,向政府宣布長期佔馬的決心,同時籍此向大眾宣傳,爭取最大支持,支持雨傘運動奪取添馬公園,將之作為香港民主運動的活動/教育基地。以此表示,運動雖有縮小,但沒有停止,沒有失敗,而是繼續抗爭。這是爭取民心,維持士氣的一著棋。所以,對方最後即使添馬清場,但到時我們如果抵擋一下或幾下,民心不會同情政府,而是較多同情運動。

否則,繼續分散力量,戀戰於不利陣地然後無聲無息被攻占(如今早旺角),坐等全部清場,等同下策。

與政府對話,但只是重覆要求人大撤回決定,再無其他,則會大大浪費一次有實際效果的宣傳機會 – 宣傳下一步抗爭步驟的機會。

如果雙學作此以上所建議的決定,這個週末之前,便必須調整策略,盡快宣布:

  1. 不論別人如何,集中堅守金鐘,棄守他地,避免硬碰,爭取民心。在鬧市佔領太長,易失民心,且旺角大勢已去,更不宜糾纏。雙學在道義上當然應該聲援被無理逮捕者,但道義責任要同政治責任分開。現在雙學有政治責任作出策略調整,不論其是否得到所有人贊同;
  2. 龍和道不佔,夏慤道及添馬公園/政總周邊堅守,作為對話籌碼;
  3. 萬一警方再武力清場,可以退出夏慤道,龍和道亦不佔,惟堅守添馬公園/政總周邊,至少要抵擋一陣。如成功,繼續開辦每日流動民主教室;呼籲組成全港義工隊,輪流值班紮營;能守多久即多久。無論多久,都是勝利。
  4. 長期不合作運動,可以用添馬作為一個開始和作為一個標記。所以以後仍可不斷間中佔領添馬,舉行活動,以便不斷刷新雨傘運動的集體記憶。按正式程序申請使用公園,更是必不可少。

2014年10月17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