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政經

窮得只剩下警暴

窮得只剩下警暴
廣告

廣告

看到示威者被警棍追打,打個頭破血流,我們都心頭一酸。畢竟他們都是香港人,而且正為香港爭取公道。

看著那些狂噴胡椒,狂舞警棍的警察,他們那兇狠的表情告訴你,他們是殺得性起,甚麼專業、冷靜已統統拋諸腦後,總之我要「殺!」。

他們的攻擊,就如鄭捷一樣,是無差別的。所以屢獲殊榮的戰地記者Paula Bronstein被捕,《東方日報》記者陳朗昇被大劑量噴射胡椒,你總不能相信他們也在衝擊警方吧。學民思潮也指出,他們兩名成員在金鐘根本沒有走出馬路,也被拘捕了。

我看到,穿上警察的制服,只不過是持牌行兇而已,街頭道理只是有制服就可以行惡,沒制服就不行。抗爭的人們,你們都來飽吃警棍,受盡血光之災吧!那亦和10月15日凌晨拖到暗角拳打腳踢異曲同工,不過今次是光天化日集體行兇。你說暗角動粗要判罪,我就來天明動武,而且集體行事,恍惚一下子反而變無罪了,那怎不教人心寒?記者當然也要針對,誰叫你們把濫用私刑曝光?你們「罪有應得」。儘管他們也有點作賊心虛,施暴前不忘用反光背心把警員編號遮蓋。

我們為所有流血的人感到痛心。有人說政治問題應用政治解決,而非武力。可是就正如「窮得只剩下錢」的道理一樣,政府從一開始就不打算講道理,因他們根本無理可講,過去這段日子也就「窮得只剩下武力」。除了出動警力,他們還有甚麼方法去面對攸攸眾口、錚錚之言?

梁振英會說,你們到維園和麥花臣遊樂場集會就沒事吧。那可真荒謬。現在就是要求政府收回不合理、不公義的政改報告和政改決定,而即使佔中21天你也置若罔聞,難道改在麥花臣集會就可以打動閣下?你的邏輯未免太荒謬,連建制派甚至閣下也不會相信。

儘管一波幾折的對話,拖延到10月21日終於展開。然而政府還是要找個公信力偏低,並以梁粉著稱的人做主持,對話未開始,已予人偏頗自己之感,有多少誠意可見一斑──雖然我們早就知道這個「誠」字,與梁班子已完全沾不上邊。梁振英可能還以為政府在公眾心目中公信力挺高,沒察覺到他的公信力根本已是負infinity,已完全沒有再消耗的空間。

有些人仍然堅持袋住先也不錯。但他們總說不出來,為何沿用小圈子選舉是合理的,為何我們要讓一大堆既得利益者操控候選人,選來選去都是這些既得利益者的代言人。面對首屆普選可能是葉劉淑儀對梁振英,有血性的人都明白不能接受。他們唯一的理據,似乎就只是比舊有更爛的方案稍好,不論任何人,都已不敢也無力從公道出發去說服大眾。

有一派人則說公道要爭取,但不宜選擇佔領,畢竟那不會成功,只是徒勞無益。他們其實沒有資格說這一番話──設若香港700萬人集體佔領,肯定能迫使政府退讓,重拾正軌,否則他們管治的只是一個空城,自此只是向空城喊話,那已沒有意思。香港至今未能取回公道,原來就源於你沒有出來抗爭,被你拖著後腿而已,那樣你還有甚麼資格去月旦他人佔中不能成功呢?

那個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也值得一書。他說不能就政改提交補充報告,因為人大在2004年提出的政改五部曲沒有這個步驟。那我想問問,你們這個三人幫提交了一份虛偽的政改報告(指大多數人接受由小圈子提委會過半篩選,立法會不用改進等),那究竟可以用甚麼方法修正?是否就只有指鹿為馬,要全香港人去跟隨你那些不盡不實的謊言起舞,即使是像普選這樣莊嚴的事?你非但沒有知錯認錯之心,甚至要堅持全港受虐於你這些虛偽的報告;堅持走上歧途的你,根本就是出賣香港的奴才先鋒,完全垃圾!也許你辯稱只是受人委託,但這個理由就像當年的漢奸,在道德上恐怕連半隻腳趾也站不住。你名氣比不上梁振英,但在遺臭萬年、顛倒是非、貽害香港這方面,我們的記憶裡不會少了你的一份。

看著事態的進展,不諱言非常討厭特區政府。請不要跟我說討厭無濟於事,人要保持中立平和云云。正如常人都討厭住在堆填區旁邊,強說沒所謂,只不過是偽中立,完全違反人性!何況這個政府的厭惡程度,恐怕還不下於堆填區。面對種種令人髮指的事實,如果連討厭政府、討厭這堆官員也不能,我想我實在枉生為人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