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升級行動

升級行動
廣告

廣告

攝:獨媒記者 Gundam

陳健民和一眾佔中倡議者都好像部署定集體自首以作為退場的策略。這個部署若在龍和道曾健超暗角被打和四十名示者被拘捕翌日發生,我認為是一種有效的升級行動,皆因所有輿論都是一面倒,黑白分明。

然而,政治較力,一天也太久。或許是未有共識,也未準備好意志之故,行動尚未發生。

過去兩天,焦點又回到對話之上。幸而,旺角自發行動升級,以奪回彌敦道南北一段路作抗爭,令到學聯(能否代表你與我暫且不論)對談不至於處於弱勢。

我不認同呆著等周二的對話,也不看好對話有甚麼積極結果。市民大眾我想也是這樣想,所以今天周日下午有人發起汽車慢駛(參與者多少不重要)。

為免示威者再受到進一步的警力所傷,也可以止住不負責任的盲動,我建議佔中三子及一眾死士,若真是打算「在最後的時刻」自首,不如把自身能動性先升級,組織至少四至六隊死士,分別在關鍵時刻站在警與民之間。每每有警方疑開打,用警棍追毆示威者頭的可能性發生時,他們就走到中間,身體力行地實踐愛與和平。

蓋這數天旺角示威者均受警方不客氣強暴力的對待,且一天比一天嚴重。警員已不顧市民的安危而動粗。學聯的同學或市民也只能作支援後勤。佔中死士們若真的具道德感召群眾的準備,奉行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金律(旺角示威的群眾也是如此),這個和平使者硬食警棍其實真是一升級的最佳時機與行動。

死士總有赴死之決心,死士被打以保護示威市民,這也是道義之舉。被打後,我們還要集頭自首。這行動,足以突出暴力本身的荒謬。死士被打,自首,也應是我們全城就運動可付出的最極限本錢。當然,和平佔中死士若行在暴力擦槍走火的邊綠又真能停止警方持續不斷向示威者的追打,那也是一種積極的作用。

學聯學民在過去兩天也走到旺角前線,佔中三子及死士們,是否要與示威市民走在一起抗暴力,我想,行動可說明一切。

說來,我也曾簽生死狀。此狀之有效與失效,不在於有沒有續簽一張新的,而應在於具體的實踐。

大愛,可以保護市民、保護學生、保護警察、保護香港。和平,不只停在言語呼籲,而在多行一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