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政經

這場香港人共演的黑色喜劇

這場香港人共演的黑色喜劇
廣告

廣告

為什麼香港人這麼喜歡周星馳呢?香港人是因為從周星馳電影中看到快樂而這麼喜歡嗎?不是,周星馳電影所展現的從來都只是淒涼、崩潰與失望,那些笑聲,是掙扎求存的人的自嘲。周星馳電影中都是被命運的作弄的小人物,《濟公》裏周星馳要感化的九世乞衣和九世雞重拾尊嚴,還有把良心賣了給黑羅剎的九世惡霸,這些角色都是身不由己的人。這種黑色喜劇,一直以來都在上演,香港人從滑稽的命運與荒謬的際遇中,大大聲地自嘲不斷。

香港人,屋住不起,生意做不起,一街的名牌都買不起,香港孩子從幼稚園到大學的學位都被搶佔。台灣人説:不要像香港人一樣一無所有。其實還未,當香港人最後的志氣都失去了,才算是真正的一無所有。香港本來就不富有,七八十年代街上沒有連鎖名店,大學也只有兩間,我們卻早已知道「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倫理哲學,不用講什麼《正義論》,正義與善良的血液早已在香港人身體中流著,懂得為自己,為身體的人,為孩子,去守護代代香港人重建的家園。

從單程證計畫施展以來,那些不能融入香港核心價值的新移民以「新香港人」自居,要把中國價值植入,做一個「新香港」,這個「新香港」,會跟中國大陸一樣,良心話不能講,特權階級任意剝削平民百姓,法律只是專制的工具,再沒有敢寫真相的媒體。有攻城者,自然有人守城,自從九月二十七日,香港人願意走出來為公義站到前頭,香港已經變得不一樣了,就好像被某種力量感化了,從前以現實見見稱的香港人,突然變得不再計較,放下了得失的算盤,聽從那種力量的感召,那股力量,叫做良知。這些人從香港混濁的整體中結合起來,抵抗命運。自那一天起,香港除了一群腐蝕性的「新香港人」,還多了一群守護香港的「真香港人」。做「真香港人」不比「新香港人」容易,因為守城永遠比攻城難。

暴政的維持從來都只是「暴力」和「謊言」,沒有其他技倆。暴力可以壓打和平,謊言可以掩抹真理。今天在街上抗爭香港人頭破血流都不肯撤退,還有良心媒體被阻被攔被恐嚇都願意繼續講出真相。因為暴力永遠不可能消滅和平,施暴者可以向和平的人揮拳,卻不能逼使他們加入暴力;謊言可以欺騙愚民,卻永遠改變不到真理。

周星馳在《濟公》用盡了愛和犠牲,即使幾次幾近走投無路,最終都感到到九世乞衣和九世雞忘卻奴性,也點化了九世惡人,為了利益出賣良知與自由,生死何別。今天的香港大是大非,人間如戲。有大奸角,有荒謬的小嘍囉,又有正義的戰士,像在周星馳在電影公式中前大部份都是好人走投無路,最後卻會絕處逄生。希望在香港就算真的有九世奸角或九世冷血份子,也讓愛與和平,在他們的心中開花,給香港地一個好結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