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合法手段擊垮特區魔警

合法手段擊垮特區魔警
廣告

廣告

筆者近月來不斷在各大網上傳媒和 Facebook 中看到不少特區魔警公然襲擊市民的照片和短片,心痛之餘仍然想為香港民主運動『雨傘革命』多盡一分棉力,希望以自己個人從前與警方數度交鋒所學到的一點心得,以及自己僅有的少許智慧和法律常識,向各位在前線『作戰』的民主義士提供一點合法擊垮特區魔警的建議。

事實上,所有香港特區警察都接受過一些法律常識訓練,但『好仔唔當差』,所以一般警察,甚至高級警官對香港法律都一知半解,正所謂『讀屎片』,而這個就正正是牠們的最致命弱點。另一方面,香港特區警察通常最討厭的不是採取法律行動,而是在每次行動之後有可能需要撰寫的報告,小事如發『牛肉乾』要寫的幾隻字,牠們都會因為天生惰性而懶得去寫,所以免得過都不想抄牌,事後要上庭作供就更加不用講了。

以下是筆者認為長期擊垮特區魔警的幾項有效招數,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打持久消耗戰,藉以打擊特區魔警上、下的士氣,令原本正義的魔警改邪歸正,而原本自命『中國人』,但卻效忠中共匪黨的魔警走火入魔,魔毒攻心以致自我毀滅:

1.搜集足夠證據

參與民主運動人仕每次行事時,切忌出言挑釁,在警方未採取暴力行動前,就應該將面前所有警員的警員編號抄下,並幫牠們拍照和拍短片。遇見從遠方部署的防暴警察時,先用長火拍下牠們的面貌和警員編號,向後退時,認定使用暴力警員樣貌特徵。與友人一起行動時,一些留守前線,另一些則應站在較後方,並以長火將整個警方施暴過程拍下。

2.小額錢債民事索償

一般民事索償勝訴的機會率比刑事檢控的勝算高出很多,因為刑事定罪,控方所提供的證據必須符合 ”beyond reasonable doubt” 的準則,而民事訴訟只需要提供超過五成以上支持指控機會率的證據。前線義士受到警方襲擊受傷後,除了應該報警,然後向警察投訴科投訴外,還可以向小額錢債審裁處向當事的警察索償,小額錢債審裁處的訟辯雙方都不能聘用律師,所以成本幾乎為零。

香港有所謂『公共責任』(public liability)法例,任何人因為未盡所謂"reasonable care"而引致他人蒙受金錢上損失者,都有責任向對方的損失作出賠償。魔警以不合理武力對付市民,市民的金錢上損失可能包括醫療費用、工資損失、心靈創傷、被損壞的影音器材等,但因為是民事訴訟,原訟人有舉證的責任,例如:原訟人必須提供被控訴的答辯人的姓名和聯絡地址(如隸屬警署)、被遇襲時的詳情和短片、醫藥單據、醫生和心理專家證明等。

當然如果原訟人有錢,大可不使用小額錢債審裁處提供的法律服務,而是透過律師向法庭提出正式民事訴訟。因為小額錢債審裁處只能處理五萬元或以下的索償,而判定金額後,原訟人不得再向高院索償比五萬元更高金額,所以如果受害人金錢上選失巨大,可考慮選擇法庭訴訟。

3.集體『個別』報警及向警察投訴科投訴

若果魔警的不當行動涉及一千個市民,全部一千個市民都應該報警,事後也應該『個別』以書面去信警察投訴科投訴,投訴信中必須寫上投訴原因、投訴警員編號、事故發生時的時間地點過程、事發時的照片短片、事後驗傷結果等。投訴處理太慢或回覆信『牛頭唔搭馬嘴』的話,可致電和親身到警察投訴科質詢。在發生事故時致電報警不果,可親身到警署報案,一千個市民可分成一千個個別個案來報,目的是要令到特區魔警疲於奔命,藉此打擊牠們的士氣。

4.全港『警民合作』運動

顧名思義『警民合作』就是要『盡』香港市民的全力,去『幫助』特區魔警執行牠們一切日常應該執行的事務,當中當然包括:不分日夜向全港九新界違規泊車進行票控、捉拿虐待動物疑犯、票控大陸自由來港佔街和阻街的乞兒、拘捕有暴力傾向疑似精神有問題的五毛和自由行、票控佔領及阻塞街道的電訊公司經紀等等。

既然特區魔警工作量不足,有多餘時間去以武力攻擊和平示威的良好市民,香港公民理應幫助牠們大大增加工作量,以免牠們因為在警局內拍烏蠅而失去這份優差。另外,特區魔警的語文程度不佳,而且一般法律常識欠奉,多給牠們日常任務,不但使牠們可以透過多寫報告增進語文能力,也可以增加牠們上法庭學習法律常識機會。

5.令魔警與五毛、黑幫、奸商鬼打鬼

敵人的敵人是朋友,敵人的朋友是敵人。香港的五毛、黑幫和奸商都是特區魔警的朋友,所以都是香港民主運動支持者的敵人,香港民主義士要以敵人打敵人,例如:公共地方如有五毛粗言穢語和暴力挑釁民主運動支持者,其他在場人士應該以手機將過程拍下,立即報警,指有『疑似精神有問題人仕』在公眾地方動粗及行為不檢。

近年香港大街小巷中經常發現大量名牌跑車違規佔街泊車,而這些有錢買靚車者,當然非『奸』商即黑『道』。例如,其中一個『非奸即道』的違規泊靚車熱點位於尖沙咀通利琴行門前對出,身為香港良好市民,大家應該不分晝夜廿四小時加以舉報。請注意,舉報非嚴重犯法行為時,不應打 999,而是應該致電該區警署。

筆者與香港『法輪功』毫無關係,也絕不相信什麼導人迷信的法輪大法,但他們是五毛地下狗的敵人,所以也順利成章成為筆者的朋友。要打擊五毛和五毛的朋友(特區魔警),大家每逢遇見有五毛向法輪功進行踩場,都務必要報警,指有疑似精神有問題人士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滋擾市民。

結語

特區魔警絕對是一班不學無術,不堪一擊的『老粗』,但希望各位民主義士在行事時緊記以下忠告 :

『研究法律以理服人,搜集證據依法辦事,保護個人人身安全,民主潮流祝君好運!』

註:筆者並不鼓勵佔街,因為要癱瘓甚至光復特區政府有其他更有效方法,但筆者更鄙視已經『入魔』的特區匪警、共匪駐港地下狗黨、維穩擦共鞋奸商、下流反革命演藝界等一眾港奸近月來做盡的一切埋沒良知無恥行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