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我代表誰?誰代表我?

廣告
我代表誰?誰代表我?

廣告

坦白說,寫這篇文章,早抱著被罵得體無完膚的心理準備。但有些話,還是想趁情況未到最壞時先說出來,反正所有示威者都是抱著「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心態,也不差我一個理想主義者。

「雨傘運動」已經持續了二十來天,多得政府把對話一拖再拖,又不時攪小動作,連日來,集會人數不降反升。支持者多了,本來是大好事。然而,人多了,聲音也多了,就容易被有心人借故誣蔑,說集會開始變質、集會已經失控云云。集會有失控嗎?氣氛的確緊張,幸好尚未突破臨界點。集會會失控嗎?難說。儘管大部份示威者的確冷靜克制,但只要有心人刻意挑撥,又或者來個「角色扮演」主動衝擊,連鎖反應下,後果殊難逆料。

為什麼這麼多人都在說集會已經變質?他們最常指摘的一句,我想大家都不陌生:「XX不代表我!」

你在爭取甚麼?

當然,我們每人都是獨立個體,每個走出來的集會人士,都有自己獨立的思維,當你的意見跟其他人(例如大家不知為何都很忌諱的「大會」、「糾察」)相左時,自然不願被代表;尤其牽扯到「退與不退」、「衝與不衝」時,每人都會認為自己的主張才是正確。這是正常不過的現象,社會上每一天都在發生。然而,在你義憤填膺地說「XX不代表我」之前,還請你細心想想──你到底在爭取甚麼?

如果你的答案跟筆者恰巧一樣,都是想爭取「真普選」的話,我便要再問:我們難道不是在爭取一個較民主的代表推選方式嗎?怎麼如此害怕被代表呢?我們欲爭取的,正是公民提名權及投票權,而非推翻整個特首治港的模式。我們不願接受有篩選的小圈子選舉,但難道,我們要的就是人民各行其事的無政府狀態?

在你說「XX不代表我」前,請先想想,若你不願被「XX」所代表,那麼你究竟願意被誰代表?還是你想成為這個代表?打個譬喻,你可能不認同雙學的做法,不願被他們代表,那麼,你認為誰的想法跟你相近,可以代表到你?長毛?梁家傑?何俊仁?黃洋達?還是其他?如果你能夠找到這個人,請你走到那人面前,對他說:「我信任你,你的想法跟我相近,你可以代表我。」這正是我們亟欲爭取的選舉制度的要義之一吧?

若你真的不願意被任何人所代表,沒問題,你就自己成為代表,找一群跟你意見相近的人,讓他們信任你,讓他們願意被你代表。這樣的話,你可以跟其他代表說:「我代表這一群人,我們有這想法。」然而,若你無法找到一群願意選你做代表的人,那麼,對不起,你唯有退下來,找一個你較信任的代表,跟他說出你的意願,希望他會為你爭取;又或者保持沉默,投棄權票。請記住,我們是在爭取一個相對公義、相對民主的選舉制度,而非一個必然要選你作代表的選舉制度。若你根本沒嘗試跟別人討論,就嚷著別人不能代表你,你覺得這合理嗎?中央和香港政府不斷重複又重複,說香港還未足夠成熟,不能承受公民提名。如今,正是一個極佳的機會,告訴世人:我們足夠成熟了,我們理解甚麼是公民提名,甚麼是民主的選舉制度。

認清戰友,勿忘初衷

如果,你的目標跟其他團體一致,都是希望爭取真普選的話,那麼,即使你與他們對爭取的方法有分歧,你們依然會是戰友,而非敵人。戰友之間,遇有意見相左,大可慢慢商量;談不合攏,亦可各自為戰,反正在這時勢,誰也說不準怎麼做一定是對,怎麼做一定是錯。然而,戰友之間互相指罵,令大眾誤會我們出現分歧,以為運動變質,則必然是個非常錯誤的決定。要是我們都能認清理念,則無須再忌諱「大會」、「糾察」甚麼的,因為這一切,都是讓我們能夠更順利爭取到真普選的「有效工具」。

請記住,民主的強大、可貴、軟弱、缺憾,均源自民意,你總不能只念著民主的好,同時又鄙視著她的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