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香港社會亂象的根源

廣告
香港社會亂象的根源

廣告

如果用一個字來形容香港目前的社會狀況,就是個「亂」字,前兩日警方在旺角清場行動中,終於釀成流血衝突,有23名市民被警員打傷,是22日抗爭運動以來最血腥的一次。造成香港今天這個亂象,筆者認為主要原因有三:

一、社會存在深層次的矛盾

英治時代的香港雖無真普選,但在歷任港督的管治下,給予港人有足夠的言論自由和發展空間,整個社會在健全的法治下發展得井井有條,呈現百花齊放的現象,香港人生活在一個十分文明的社會裏,那時香港人雖還不能自選首長,但港人的國際視野已十分廣闊,民智大開。

回歸後,三任特首的政績乏善可陳,甚至一蟹不如一蟹,梁振英上台只不過兩年光景,很多政策的推行,為了迎合北大人的旨意,不惜與港人對著幹,令香港人的生活過得很苦,可謂渡日如年,加上上層社會又不斷將政治和經濟權力壟斷於一身,港人明白如果再用現行或人大常委那套「落閘」方案選特首,恐怕出來的特首沒有最差,只有更差,在民心思變下,港人很希望能及早改變這種社會不公的現狀,希望有權由自己去選特首,所以這是香港民心的大趨勢,也是人類文明社會進化的正常軌跡,學生和年青一代的公民抗命正是發出了這種訊號,但可惜以中央政府的思維邏輯,絕不答應港人這樣「前衞」的訴求,梁振英與建制派的政客沆瀣一氣,活在一個封閉的權力世界中,更不會聽取這種社會呼聲,這是一個深層次矛盾的問題,香港不是北韓,港人的民智已開,尤其是年青一代,絕對不會接受在這種不公平的社會制度下馴服地生活,中央政府或特區政府一日不正面去處理這個訴求,社會的矛盾只會日漸加劇,社會亂象更不會停息!

二、當權者錯判形勢

特區政府一直以來在處理公民抗命的策略上,都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他們錯把學民思潮、香港學聯或佔中運動發起人等有關團體列為假想敵,以為只要用非常手段去打擊或將那些領頭羊關起來,便可以把危機化解,雖然黃之峰和學聯兩負責人被拘留了,卻激發更多的市民聲援,引起更大的民憤,及後政府又貿然採取武力清場和縱容暴力攻擊和平的示威者,社會亂象再火上加油,更令人費解的是,一眾高官、社會權貴仍看不清民情,還認為抗爭的人都是有組織,指抗爭的群眾是由某些團體煽動所引起,甚至特首更發表有外國勢力支持的荒謬言論。

全香港有超過二萬八千名警察,動員起來要準備龐大的資源,包大量車輛、裝備和後援糧水物資,以警隊那麽有組織的部門,要一夜間調上一萬幾千人也不容易,更何況連日來數以萬計走上街頭的群眾,若果群眾不是自發性的,那麽這個組織動員力之強大,相信遠超「阿蓋達」和「伊斯蘭國」武裝份子。可見當權者真的被權力沖昏了頭腦,他們真的不知道民怨已深入民心,大量群眾的出現,不是由某一些團體能組織得來,相反主要推動力卻是來自政府本身,凡政府撒謊或野蠻的行為出現,就會刺激到很多群眾上街,像反國教運動、香港電視牌照事件和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等例子比比皆是,無一幸免,所以解決社會矛盾不能再用武力恐嚇,如果政府能一改強硬的態度,用誠意去聽取市民的訴求,並以實際行動去改善有關問題,市民的怨氣才會平息,社會動亂才不會發生,否則香港的社會將永不安寜!

三、對立的集群行為是亂象導火線

美國社會心理學家Milgram認為,集群行為是自發產生的,相對來說是沒有組織的,甚至是不可預測的,它依賴於參與者的相互刺激。從這個角度來看,香港街頭的抗爭運動就是Milgram所說的集群行為。很明顯,經過三星期的抗爭行動之後,這種集群行為已產生了,首先是支持和平抗爭的人士,他們反覆經過多次事件的刺激,包括9月28日警方無理施放催淚彈,及後七名黑警暗角打人等事件,令原本對政府的態度不大抗拒的人,也對當權者的行為產生厭惡感,此後和平示威者受到任何威脅的時候,他們都會主動上街支援,縱使不是站在最前方,也會用各種方式令抗爭行動持續下去,參加者全是自發性,這是特區政府無法控制的局面。

警隊經過連日來與示威者的抗衡,可謂身心俱疲,當權者為打壓反對聲音,加強警隊的士氣,從上而下不斷強調敵我意識,警隊前線工作人員在別無選擇之下,唯有接受上級的指令執行任務,結果警察與示威者的磨擦日漸擴大,警隊內愈來愈多的警務人員對示威者萌生敵意,而抗爭的集群行為規模又不斷擴大,在這種惡性互動循環之下,雙方衝突隨時又會一觸即發,社會淚氣更難以化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