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元霸

閒事莫理,眾定莫企,天生頭盔不能移,不看女生看眾生 網誌

社運

後佔中的撕裂

後佔中的撕裂
廣告

廣告

佔中運動劃下香港歷史的新一頁。這是無容置疑的。

有人喜見香港人的高素質,亦有人擔憂香港陷於分裂對峙的局面。且讓筆者在此先劃一條線,這樣才有理討論。

佔中運動是一個新的里程;同樣,觀察這場運動對香港帶來的衝擊,亦要有一套新的思維,新的準則。就等於1997年出現的金融風暴,與2008年出現的金融海嘯,看似相通,但結果卻天淵之別。(2008年因「舊有思維」而賣樓套現者,相信對筆者的講法極有感受。)

過往的政治運動,來來去去都是六四集會,催谷士氣;七一上街,以壯聲威。千千萬萬的訴求,但求宣洩一下對管治者的不滿,唱幾首勵志歌曲便「自我感覺良好」;(這亦是社運界稱之為「左膠」模式);繼而在議事堂中接力,挾民意之威在議士堂中「代出頭」,以「政治騷」來吸取支持。

過往的十七年,民眾只受到政黨的號召,站在不同的旗幡之下,不斷地被「騎劫」;其之名曰「民主」;實則是「寡頭壟斷」式的民主。民意只是不同政黨的「彈葯」或「工具」;成為議事堂中「相互揮舞」的「啦啦球」。

筆者不看「佔中」的對錯;相信原本「佔中」的策動者;當初亦是希望舊瓶新酒;改站為坐,改坐為躺,將民眾亦是當成政治談判的籌碼。但「民眾的覺醒」是策劃者所未能預計;「民眾」的不受控,正是香港民主步入新的時代。

香港的民主,不是「政黨」的民主;民眾不再是政黨的「籌碼」,反過來,真正成為「政黨」的主人,「政府」的主人。

這種現象其他的評論者亦有提及,當議會內的政黨代表不了人民,人民會將政治帶入街頭,而政黨亦只得順應民意而改變。所以筆者在前一篇有提及,那些離地而領有金漆招牌的大黨,在佔中運動後將會成為「靈活」的小數政黨吸取養份的對象;市民的支持已經是按其獨立思考而非再靠「慣性收視」。

筆者純以觀察來作出上述的假設;在市民封閉政總當天,李卓人的強行介入已焦頭爛額;網上亦流傳劉慧卿在公眾地方受到市民的揶揄;毛孟靜及張超雄在旺角亦只能作為民眾的「守護者」;主僕角色的互易已經顯然易見。

換一句俗一點的說法,「政黨抽水時代已經終結」。

民主的種子是需要時間去孕育及栽培,今天我們世代的努力,為的就是下一代的福祉。筆者在上一篇預期過因為政黨板塊的改變而讓建制得益,但這亦是民主進程中必須承受的陣痛。民主是以「數量」作為決定的依歸。追求「民主」,靠的是去「改變」民意。這點需要時間。

市民「民主」的程度帶來了突破;但同時亦令人擔憂社會出現分化。政見的不同本屬正常,為何突然間出現這種「加劇」的現象?是否真的一句「收咗錢」或者「無人性」便可以歸納概括?別忘記,這些「突然立場鮮明」的人,當中包括你的家人,朋友,甚至夫妻,他們與你長時間相處,真的可以一日成魔?

筆者解釋這種分化,在於「信念」的不同。

人類信念的形成,是按每個人不同的「學術背境」及「程度」,再加上不同的「經歷」及「生活體驗」而形成。所以,修讀同樣學科的人,對每件事的看法都有分野;當中並無對錯之分。

修讀文學哲學的朋友,「性本善」還是「性本惡」;已是幾千年的爭拗。修讀經濟科,都會出現「共產」與「資本」的不同。所以,筆者認為對於「雨傘運動」所帶來的「信念」分歧,與學科及程度無關;因為,那不可能是突然間的「原爆」。

筆者認為當中的原因,是源於「恐懼」。而「恐懼」勾起了不同的「經歷」及「生活體驗」的回憶;所以壁壘分明。

雨傘運動讓人有的第一印象,絕對是八九年「六四事件」的重演。由學生主導對社會的改革,換來執政者無情的打壓;那一響「催淚彈」催出了全香港人的「眼淚」;革命的浪漫喚起了市民二十五年埋藏的熱情。風蕭蕭兮易水寒,淚眼中所看到的已經分不清是金鐘的政總還是北京的天安門。對解放軍入城的「恐懼」,對「鎮壓」的恐懼,令到市民蜂湧而至,不惜代價慷慨就義,以這種道德感召來保護學生。

事件的發酵來自黑社會及市民的衝突,(筆者希望持平,黑社會事件單指「黑社會」)。學生的堅守據地,寸步不讓,鏡頭及畫面卻勾起了另一些市民心底裡最大的「恐懼」,文化大革命。

眾所周知香港是移民城市,大部份香港人都是為了逃避國內災難而離鄉別井來港謀生。他們當中所經歷的,是家破人亡,土改批鬥,五倫悖逆,法紀不彰;好不容易在香港找到「穩定」的生活;但對於那場改變一生的「學生運動」卻是「不想回憶,未敢忘記」;連續數天不斷的電視畫面,那埋藏在心中四十八年的「恐懼」一下子釋放出來;骨肉分離的畫面,至親被批鬥的景像;學生領袖的慷慨激昂,亦令他們體內的血液沸騰;大量的傷痕文學;加上父母輩從小到大耳濡目染的「親身經歷」,「求穩」亦成為他們的終極追求。

Fear keeps us focused on the past or worried about the future. If we can acknowledge our fear, we can realize that right now we are okay. Right now, today, we are still alive, and our bodies are working marvelously. Our eyes can still see the beautiful sky. Our ears can still hear the voices of our loved ones." - Thich Nhat Hanh (一行禪師)

筆者以自己的觀察來讓港人明白大家各自的恐懼源頭,借用上文一行禪師的智慧,如果大家能明瞭各自的恐懼,就能好好掌握今天所做的事。「包容」可能在今天的香港已被視為「過氣」,但擁有獨立思考的各位,分裂的民意,正是權力爭奪者的最愛。

因為,製造仇恨,才容易令人迷失,再而接受「領導」,這亦是那些「推手」預設的劇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