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

網誌

政經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對特首梁振英接受紐約時報訪問的意見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對特首梁振英接受紐約時報訪問的意見
廣告

廣告

圖:蘋果日報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對特首梁振英接受紐約時報訪問的意見

特首梁振英於本週初接受外地傳媒訪問,並對佔領行動後的社會狀況、香港政制發展和社會制度、本人不當收受利益的報導作回應。「電視機特首」梁振英對傳媒的提問均左閃右避,未有正視問題和承擔責任。近日提出外國勢力介入佔領運動的梁特,高調地接受「個別」外國傳媒訪問,貽笑大方,只是五十步笑百步之舉。

偏袒商人利益 加劇社會不公

首先,梁振英直白地表示基本法維護商界利益,避免香港成為福利國家的言論,不能向窮人(月入少於1800美金,即14000港元)傾斜。同時,訪問談及社會出現的民粹歸結於階級欠缺流動和樓價過高,民粹壓力引致拒絕市民意見,但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解釋。事實上,現時不少本地財團是跨國和外國企業,維護其利益是明目張膽地勾結外國勢力;其競選政綱強調創造社會流動和增加房屋供應以回應民生需要,現時卻妄顧大部分市民利益,標籤為民粹和推卸責任,實在枉為特區首長,亦無視現時社會不平等和貧富懸殊的情形。以香港的低稅制和稅種少的制度,已完全有利和傾斜於商界,理應介入去平衡各界利益。

「由公開選舉取得最多票數選出他的繼任人是不可接受的,因為這樣會導致較窮的市民成為主導政治的聲音」的說法,反映出背後偏袒精英和特權階級的思維,與所謂「香港營」和「扶貧、房屋政策為重中之中」的方針背道而馳。

篩選市民意願 假借基本法打壓真民主

自佔領運動伊始,政府不斷拒絕面對民意,認為篩選是為避免香港變為福利國家,要營造商人友善的環境,透過經濟發展處理貧窮問題。其言論更赤裸表明基本法是為了維護商界信心,要照顧各階層,所以不能傾向收入低於14,000元的家庭。團體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及遺憾,低收入家庭作為基層和社會大多數的成員,身為特區首長,此番言論完全漠視他們對社會和經濟發展的付出,只願為小部份人服務。

再者,以特首及政改三人組堅持落實「8.31」人大的政改方案,拒絕作出任何修改或向人大提交任何補充文件,完全是排拒市民對追求民主香港和真普選的訴求。偏偏,訪談提及與體育界會面,以示政府願意聆聽民意,簡直是扭曲事實和以偏概全。

打從6月下旬70多萬的全民投票、50萬人參與的7.1遊行,及至過去二十多天的運動,民意清晰表達對「公開選舉」的訴求。數以十萬市民不懼打壓和抹黑,堅持爭取更民主公義的選舉和政府制度。然而,政府傲慢和獨斷獨行的態度,一味維護有「篩選」的特首選舉方案,造成現時社會的對立和撕裂,也令全港市民共同承受施政無能和個人缺失的惡果。

貧富懸殊諉過於人 個人失信始作俑者

其不當收受5000萬利益和多次表明「不會辭職」的說法,進一步挑起市民的怨憤。行政長官不單維持其強硬的姿態和「誓不低頭」的作風,訪問中更一再迴避公眾對其個人操守的質疑。事實上,作為問責官員之首,市民關注政府管治和官員操守並不為過,梁特實應以「開城報公」之義作回答。奈何,回應為市民帶來更深的失望。

上任兩年以來,社會各階層的撕裂和分化愈趨激烈,扶貧工作更出現「愈扶愈貧」的情況。更甚者,本應於十月上旬的扶貧高峰會現無限期延後,民生工作被「擺埋一邊」;矢言關注民生只淪為出口術,社會欠缺流動、上樓/車遙遙無期、物價飛漲、租金狂飆等皆是每個市民的苦況。既然「扶貧」是其施政承諾,何以現在卻拋出「維護商界、避免成為福利國家」的說法,豈非借故推搪、諉過於人!團體對特首梁振英一而再、再而三藉「大眾福祉」迴避「個人誠信」問題,予以遺憾。

有見及此,團體提出幾點意見,希望特區政府切實聆聽﹕

1. 香港問題,香港解決、政治問題,政治解決,以推動開放民主的選舉制度為目標,致力改善社會不公、貧富懸殊的議會產生方法,不再單以基本法和「維護商界利益」為擋箭牌,落實公民提名,盡快取消功能組別,提升任職於各行業市民的參與,訂立具體路線圖和時間表;

2. 為窮人創造更多流動機會,改善其家庭收入、回應物價升幅、增加可負擔房屋的供應量,落實有明確目標(減貧率、減貧目標)的扶貧工作,兌現其競選承諾;

3. 特首及其班子履行問責官員的義務,向公眾釐清因其個人事務所帶來的疑問,及早回應民意和為社會出現的分歧作出修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