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社運

路,還是要走下去

路,還是要走下去
廣告

廣告

一個月前,是九月二十二日,學聯發起大專罷課的第一天。

一個月後,昨天我們剛完成了歷史性的對話,將我們抱持的訴求在攝影機下向政府官員展示出來。

作為一個平凡不過的大學生,進入學生會體系的目的是希望透過學生會的平台參與時政,實踐理想,介入社會,希望公義能夠在社區落地生根。抱持著這樣一個「不切實際」的想法,卒之加入了學聯,並且在八三一人大落閘時發動學運回應。當時我們想像,最高「規格」而又最有道德感召力的行動,正是大專生放棄學業的罷課,佔領運動根本未曾有絲毫幻想過。

然而當中發展的脈絡又是無不令人驚嘆的事蹟,佔領運動遍地開花,走到了昨天的對話。林鄭在對上一次擱置對話時,表示原因為佔領行動以及我們堅持的訴求;但事實是,在過往數個月我們一直力邀政府官員對話,卻全遭冷待,只有在佔領運動發生後他們才真正回應我們的邀請。換言之,佔領行動和我們的訴求正正是對話的基礎,林鄭擱置明顯是有額外的政治考慮。昨天我僅以學生身份與政府會面,將學聯和大眾一直堅持的訴求在會上傳達,揭開政府的巧言令色;然而,我們亦知道,我們未能代表全港所有人。抗爭是沒有代議士的,如果政府要聆靜市民的訴求,就必須拿著椅子,走到每個佔領區問著在場的朋友--然後他們便會發覺,所謂在瀕臨暴動邊緣的地區,若果沒有人在刻意生事,其實是美麗得讓人傷感。

這張照片是我們為了這場對話所作的功課,內容很多都是專業的朋友所建議的,在此表示謝過。同時,由於民眾是我們動力來源和對話基礎,其實對話有任何價值,都是歸功於在場所有人,我們幾位平凡學生只不過是當回信差,聽聽錄音。

別人問起我,在這一個月來的感受是甚麼,我多數會答:我只係搞罷課咋。這表示,我其實從未想像過運動能夠發酵到如此高度,亦暗示我的初衷,是為了真普選而罷課,卻也未必能夠承擔到大家所說,這種浩浩蕩蕩、時代的責任。壓力一直很大,警署來來回回走了幾趟,這個不太能勝任的旅程,也許持續遠超一個月。這段日子都累了,正好放自己半天假期,睡個自然醒。

即便如此,路,還是要走下去。希望未來能夠一直見到在佔領區所有堅定而美麗的靈魂,讓我們守護香港,讓真正民主落地生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