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胡世君

自由寫作人、文化人、性別研究/文化研究雙碩士。 喜歡性別解謎、逃出香港、愛情小說及解構電影。 曾旅居澳洲一年,驚覺天下之大,香港之小。世界原來好好玩。 我的個人網誌﹕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網誌

生活

後佔領任務

後佔領任務
廣告

廣告

文章為本人兩度於「流動民主教室」的演講內容,有所增減,原講題「香港公民質素發展的可能性」。

佔領多天,心情鬱悶,因此我想以自己「澳洲工作假期」的經驗作引言,輕鬆一點。

提升公民質素

在澳洲有很多不同體驗,包括看到澳洲人公民質素之高。例如在小鎮碰到別人,即使不認識,他們都會主動微笑打招呼。某次前面有車駛過,陌生的司機刻意調低車窗跟我打招呼,再調高車窗離去。又某次街上有人打架,途人迅即報警。警察趕至,熱心街坊紛紛帶警察去捉賊。澳洲不完美,卻讓我看到很多香港鮮有發生的事。你知道多少鄰居的姓名?坐車時遇到不相熟的朋友,你是否寧願裝睡也不說句早安?看到街上有事發生,你會報警,卻未必夠膽帶警察去捉賊,畢竟會怕。

我試過把澳洲學到的帶回來香港,例如笑容,但半年後便打回原形﹗然而,最近我在佔領區內看到很多美善,以及超高的公民質素,甚至勝過澳洲。例如香噴噴的女廁(惜未能參觀)、自發清理垃圾、守望相助、滿街藝術品等。我之前做糾察替救護車開路,大家也十分合作。一班「暴民」,實踐了共產黨數十年都做不到的事,在佔領區內「共產」、人人平等、互愛互諒。住香港這麼久,我從未見過香港人這麼有禮。

其實我們學到的又豈止於此,也包括「軍事知識」,懂得「十大武器之首」是佔領者的「雨傘」,而非梁振英的「摺櫈」。我相信我們一定會贏﹗

把佔領區「帶出去」

佔領區雖美,但不論最終爭到甚麼,大家總有離開的一天。我們需思考如何把各種美德帶回日常生活,亦即「袋住先」的成果。事實上,我們在佔領區內互助互愛、高度克制,除因為超高公民質素外,也基於利害關係。就如電影《移動迷宮》 (The Maze Runner)中,迷宮內的人必須互相幫助和做好本份,才能在有限資源下生存。佔領就如打仗,需要軍紀和武器,而「愛與和平」就是我們最大武器,令我們戰勝警察、黑社會、反佔領人士、爭取民心和「真普選」。

我姐姐曾帶父母去看佔領區,他們逛了十分鐘旺角,卻未有機會到金鐘一遊。問題是,何以一定要他們來訪,我們可把「佔領區」帶出去嗎?若你告訴媽媽佔領區很乾淨,因大家自發打掃和洗廁所,而你是一份子,她可能反應很大﹕「衰女﹗平日叫你做點家務也不肯,你現在跟我說你掃街?我每年交數萬元學費供你讀大學,你卻跑去洗廁所?」你在佔領區內做盡好事,但回到家卻繼續做「港孩」,這或令媽媽更討厭佔領行動,適得其反﹗我們爭民心,應該把佔領區內的美德發揚光大,以20萬人之力,影響其餘700萬香港人。

回想起來,我首次感到需要把「圈內人」的想法帶出去,是在七月二日511人被捕之後。我是主場、獨媒、PenToy等的Blogger,會寫文章放上網自High和呃Like。唯511人被捕的消息震撼了我﹕「獨媒這麼多Like,我的文章又受歡迎,不正正代表大部份人都認同爭取民主嗎?怎麼警察還敢抓這麼多人,且行動廣獲認同?」我清醒了一點,發現不論你的文章有多少個Like,這可能只屬「圈內人」互相取暖(可參考舊文〈在「主場」拯救阿媽〉)。要得勝,便不能貪戀網上虛榮,更需著力影響政見不同的人,尤其沒有上網的一群。你或說﹕「我討厭政治」,但試問在今時今日的香港,你我還避得開政治嗎?

學習政治和勇武抗爭

除了種種美德和好人好事,在這二十多天中,香港人創出了勇武而和平的抗爭文化。學聯五子更有機會跟高官辯論,成為培訓香港政治人才重要一課。在殖民地年代,港英政府不會培育本土政治人才,以免影響管治。反之,自70、80年代起中產階層壯大,他們不少是專業人士,不愛搞政治。我上流至中產,因為「玩贏了」現時的社會遊戲﹕讀書、考專業牌照、努力工作……只要社會不大變,他們仍有把握勝出遊戲,成為既得利益者。因此傳統中產和專業人士都愛穩定,更怕搞政治令自己「身敗名裂」。回歸十七年,香港新一代本土及政治意識日高,他們一心立足香港當家作主,加上舊有成功方程式失效,更多人希望守護並改善這小島。此時此刻,香港需要培育更多政治人才,推動社會改革。這也是越來越多中產和專業人士走上街頭的原因。

搞政治,需要學習,尤其我們沒此傳統。佔領運動為香港上了一系列政治課,人民政治意識只會越來越高。而「勇武抗爭」也是英殖香港沒有的,現在被激發出來,大家漸漸擺脫過去以「協商」、「程序」、「法律」等去處理政治問題的習慣。告別了紳士風度,大家拿起雨傘上街抗爭去。只要香港人心不死,在佔領運動完結後,大家隨時可再捲土重來,因我們經已裝備好為未來而戰。

由香港人建立「香港人」身份

上述的公民質素、政治參與和勇武抗爭,很大程度上是在這二十多天中被激發出來的。香港人潛能無限,我們更可把之化作建立「香港人身份」的養分,成為「充權」的重要手段。

自回歸後,不少「非香港人」指手劃腳教導香港人怎樣做「香港人」,亦即建構香港人身份﹕「把握內地機遇、北上發展、守法、不融入中國便會被『邊緣化』……」按Marion Young的「差異政治」(Politics of Difference)概念,若香港人跟隨主流(內地),並以融入主流作目標,香港人才真正被邊緣化。一.大陸是否真心想香港好?當有人在教香港人做「香港人」時,他們的利益何在?二.假設真的血濃於水,他們衷心希望香港蒸蒸日上,但他們對香港又了解多少?內地高官若真的熟知香港民情,明白香港人對真普選的渴求,大家現在又何需坐在街上,抗議人大「落閘」?

當遊戲規則由「主流」團體訂定,小眾若想融入,便必須學懂由別人主導的一套,等於跟著他人尾巴走。即使玩贏了,也十分吃力。「差異政治」主張高舉自己的「小眾」身份,我就是香港人,香港人就是不同,又如何?我不贊成「港獨」,但我們絕不可放下香港的獨特性和優點。唯有這樣,我們才不會盲目「融入」而迷失自己,力量來自「差異」而非「融入」。在二十多天佔領區的學習中,香港人的公民質素大大提升,我們應進一步發揚光大,鞏固有別於內地的「香港人」身份,旗幟分明,獲取力量。

沒有「新香港人」

因此,我們必先要拒絕「新香港人」之說。每天150位單程證新來港人士,他們或有自己的文化,這可和所有香港人溝通、了解、學習、包融,但不能吞噬香港固有文化。主流想像,「新」勝過「舊」。若香港人分出「新」、「舊」,舊香港人會被「邊緣化」,因「新香港人」是源源不絕的。而「新」的一群,也容易讓人有「較優越」的聯想。硬把香港人分作新、舊,是企圖透過建構新香港人身份,擊敗舊香港人,我們絕不可從﹗

若我們認同佔領區很美好,大家從中看到優秀的公民質素,便應進一步發展, 強化公民社會,由香港人建構「香港人」身份。甚至以「主場」之利,影響每天150位移居香港的新鄰居。同時為「真普選」做好準備,只因民主的基礎,是良好公民質素。

民主基礎是良好公民質素

梁振英說若有公民提名,政策會向窮人傾斜。這說法在泰國或有道理,他應該去泰國做特首,皆大歡喜﹗泰國黃、紅二軍衝突,原因之一是他信政府向農民傾斜(紅衫軍),他們收入低、學歷也低,但人口多(約70%),因此他信政府可以拉攏他們(提升農作物收購價)。然而,若社會公民質素佳,大家信奉廉潔、法治、關心社會、愛和平、擁有向上流動機會……大部份市民不會為了小恩小惠而出賣香港,盲目投票。

也許基層仍希望政府幫助,卻不代表他們見利忘義,貪圖福利。很多香港基層市民捱窮不領綜援,因他們寧靠自己搵食,也不奢望別人幫助。而當年戴卓爾夫人力主自由市場,反對福利主義,儘管得罪工人階級,仍二度連任做了11年英國首相。無可否認,有人為了區區數百元而反佔領(未必是香港人)。但優秀的公民質素,可大大減低唯利是圖的歪風,佔領區內的無私互助便屬一例。而當權者的天職是平衡社會不同利益,令社會運作正常。但梁振英的邏輯卻是,因為「真普選」令窮人得到平等政治權,到時又多一把雜音嘈喧巴閉。倒不如把他們打做二等公民,不去理會,不用煩﹗這不僅本末倒置﹐更反過來突顯他對權貴傾斜,自打參選時說要幫助基層的嘴巴。

Un-unfriend

佔/反雙方令不少人關係撕裂,捲起「unfriend潮」。我幸運,因我沒有因此而unfriend人/被unfriend(起碼我沒發現)。我不幸,因這可能代表我facebook上朋友意見過份單一,我少了不同角度思考的機會。但無論如何,我反對Unfriend不同政見的人。一.我總得了解多元角度,不應盲信自己必然正確,說不定反佔領的意見某天會打動我。二.若unfriend了,他便沒機會看到我的post,可能一世都不知道,吳亮星是零票當選的功能組別議員。

香港人沒談政治的習慣,現在被逼討論,結果不懂處理,最終反目成仇,不相往還。跟親友談政治,需要練習處理分歧之法。待佔領事過境遷,請各位add回unfriended的朋友,最起碼unblock。或找個借口相約當天吵了架的他,出來風花雪月重修舊好。其實即使政見不同,也可學習求同存異,這是民主的體現。而唯有如此,我們才能重開跟「圈外人」的討論,期望某天影響對方。爭民主是長期作戰,請把在佔領區內學到的,帶離金鐘、旺角、銅鑼灣,讓民主片地開花,成為香港人生活的一部份。

自由寫作人胡世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