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生活

不受教的學生

不受教的學生
廣告

廣告

有教無類,是教學的理想,但無論是多麼有教學熱誠、多麼有耐性的老師,都有可能遇到不得不放棄的學生。對我來說,資質不好的學生,我樂意教,你學得多少我就教多少;懶惰的學生,我樂意教,我會想盡辦法令你得到學習的樂趣,希望你因而勤力一點;甚至自以為了不起的井底之蛙,我也樂意教,目的是要幫助你有朝一日由蛙變鳥、得見海闊天空。然而,有一種學生會令我「舉手投降」,由得他們甚麼也學不到。

我會形容這種學生為「不受教」,這個學期的知識論一科就有一個不受教的學生。所謂「不受教」,是指他根本完全聽不進老師說的,對任何問題都好像早有定見,課本讀物讀過之後必定有自己「獨特」的了解,無論老師怎樣講解,他都不會改變自己的看法;如果老師的見解跟他的不同,他一是曲解老師而堅持老師的見解跟他的「其實一樣」,一是索性說「老師你錯了」,總之就是不會改變自己的看法。

我這個不受教的學生正是如此。有一次,我解釋了一個相當複雜的論證之後,他舉手發表了對其中一個前提的看法,我說他理解錯了,然後花了五分鐘解釋他錯在哪裏;誰知他聽完之後竟說:「你的說法跟我的基本上相同啊!」於是我又花了五分鐘解釋他的理解和我的有何分別,但那五分鐘是白花了,因為他仍然堅持兩者「基本上」一樣。我見其他學生已感到不耐煩,便對這學生說:「這一點我們暫且擱下吧,因為我還有其他的材料要講解;如果你有興趣,可以下課後到我的辦公室繼續討論。」他沒有來,但下一課時故態復萌,歷史重演,又跟我爭論,又是堅持他的理解跟我的沒分別(雖然事實上是明顯不同)。另一次,我們在討論 Allan Gibbard 的一個論點,他舉手表達他的理解,說他同意 Gibbard;我說他理解錯了,這次他接受我的解釋,接著高聲說:「那麼 Gibbard 這個論點便是錯的!」。

不受教的學生不一定自以為了不起,他們的問題是只會從內而外表達,不懂從外而內吸收,可以說是患了「思考上的自閉症」。對於這種學生,只要肯定是「病情不輕」的,我現在的做法是「盡快打發」,隨便說句甚麼 "That's an interesting point" 便算,絕不糾纏,免得浪費自己和其他學生的時間。

原文刊在作者網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