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政經

他們真的在支持民主嗎?

他們真的在支持民主嗎?
廣告

廣告

有人說,他身邊的朋友大都追求民主,只不過是對爭取民主的步伐和方式有不同想法;但我坦言,我對這類人是否真的追求民主,並無信心。

我為甚麼要追求民主?其實我也可以不理任何政局,只顧做自己的事;很多社會不公義,並沒有直接很切身地發生在我的身上。那還可以避免得失近半掛了藍絲帶的人,何樂而不為?但是,我們有一顆「仁」心,我們有不少人不希望這些不公義(例如港視、菜園村、新界東北、自由行迫爆等)繼續發生在他人身上,這種迫切感和切膚之痛,恐怕是其他「袋住先」甚至不追求民主的人所沒有的。

這個「仁」字,也大致能回應某些人的批評,說民主只會令人們都自行其是,各自為政。我相信經過討論,大部分人對「仁」的看法應是接近的,正如見孺子將落於井,應該很少人會選擇多踢一腳。又例如,當農民被沒收農產時,我們應該先作妥善安置,待他遷往新田,才再清拆他的田與屋,不然他不只流離失所,還會因為無田可耕,頓失生計。

最重要的是,如果有民主,我們仍有機會就各種可能不符公義的事進行討論,作出集體、仁愛而又理智的決定,那反而有助減少社會分化。相反在專制之下,我們沒有機會,即使你的討論怎樣完備,怎樣巨細無遺,怎樣接近公認的「仁」,但所有事情到了立法會財委會,仍是以一些既得利益者為依歸,他們繼續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無權無勢的人身上,「不仁」將長存。這是「袋住先」的人所不能明白、沒有感應的。

就今天的民主抗爭,可能最終仍未必敵得過強權,未必能爭取到甚麼。對於部分反對佔領的人,我尊重他們選擇不佔領,但他們至少也應大聲疾呼,說明這種「假民主」是不可接受的,中央不要以為這樣就算滿足了「普選」的目標,否則香港人只有永遠受制於不仁的政制啊!然而就這一類自稱民主卻不滿佔領的人,到底有多少位會見義勇為,就為香港市民說這麼一句合理的公道話呢?我委實不知。我對他們的仁心和公義之心,有更殷切的期盼!否則仁義的香港,真的不知何時何日才能到來呢……

我很擔心當我的朋友以為身邊的人大都追求民主,但其實就像說他們大都追求環保一樣,只是貌似,平日的行為卻多是違反環保的呢!有點遺憾說一句,如果支持立法會原封不動,特首又由既得利益者篩選,那即使這些人聲稱支持民主,恐怕實情是在反民主才是!而在他們拒絕推動民主時,我們不知道在這段期間又有多少新的不民主政制受害者……他們可曾察覺到他們對社會的長遠傷害?那又豈是短暫封路所可以比擬的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