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論一黨專政下的黨、法關係 – 從四中全會提倡「依法治國」談起

論一黨專政下的黨、法關係 – 從四中全會提倡「依法治國」談起
廣告

廣告

剛落幕的四中全會以「依法治國」為主題,不少評論者認為這體現了中共對司法獨立的尊重。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根據四中全會發表的公告,推動「依法治國」的其中一項措施為要求最高人民法院設立巡迴法庭,並探索設立跨行政區劃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檢察院。事實上,這只是將地方司法權收歸中共中央的集權之舉。過去地方法院主要由當地黨委領導,這使地方官員能極大程度地干預案件的審理;現在中共中央則明顯仿效宋代的司法制度改革,以加強中央對地方司法權的控制。宋代於各路設置由朝廷直接領導的「提刑官」及「憲司」(即四監司之一),負責覆核及審查所屬各州縣的判決;值得注意的是宋代於州縣以上設「路」級的憲司,與中共中央提出的「跨行政區劃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檢察院」可謂如出一轍(宋代的「路」正是「跨行政區劃」)。至於最高人民法院設立巡迴法庭,則明顯重拾宋代通過中央御史台派員分赴各地審理重大案件的故智。中共中央提出這些司法改革舉措的目的不言而喻,我們千萬不能因此便認定中共中央有意推行司法獨立。

四中全會中關於「依法治國」的另一措施為建立官員干預案件紀錄,並推動實行審判權和執行權相分離的改革;然習近平此舉主要是清算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所建立的公檢法合一路線。周永康自2002年出任公安部部長以來,逐漸把持政法系統,最終周成功控制公安部、最高檢察院及最高法院,從而濫用政治手段干預司法及執法。現在中共中央提出審判權和執行權相分離,其實只是要徹底摧毁周永康所建立的政法系統。若再留意四中全會中開除的六名中央委員名單,李東生為公安部原副部長,楊金山及李春城則為周永康出任四川省委書記時扶植的四川幫人馬;至於中石油原副總經理王永春則明顯是周永康「石油幫」的一員。以上種種跡象顯示四中全會以「依法治國」為主題,很大程度是要批判周永康公檢法合一路線,在其中權力鬥爭的色彩是十分明顯的。

事實上,更值得深思的是堅持「一黨專政」的中共會否真正容許司法獨立在中國出現。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我們必須緊記,在「一黨專政」的原則下,黨與法所呈現的關係就是黨 – 更準確說應是黨的實際最高領導人 – 高於一切的憲法甚至黨章,簡言之即是「黨大於法」。在「黨大於法」的前提下,中共的行事是完全不受憲法所束縛的,因為「法」完全是由黨來解釋的,這正是「黨大於法」的真正意涵。中共行事一直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黨能夠超越任何「法」,他就是法,法就是他,你和他談論合法非法就是挑戰他。吳國光進一步指出,要求中共落實黨章和憲法甚至等同對黨作出「進攻」:

「什麼是反黨、反社會主義?憲法中沒有答案;即使有,你也不能相信那個答案。誰相信黨章和憲法中的答案,誰就是敵人;誰要求落實黨章和憲法的答案,誰就是「進攻」。」(吳國光:〈政治權力、憲章制度與歷史悲劇 - 《李鵬「六四」日記》初讀〉)

這正正解釋了,為何劉曉波發表《零八憲章》要求中共落實憲法給予人民言論集會結社自由,以及許志永要求習近平兌現公開官員資產的承諾,即告入獄。因為你要求中共兌現承諾及依法辦事,就是用法來限制中共,這樣等於挑戰中共的最高權威。

從這角度出發,我們便更能明白為何中共中央會視香港的雨傘運動為挾迫中共之舉。當我們要求中共信守給予港人高度自治的承諾,又或者如學聯般指出國家憲法訂明人大決定可以改變等事實時,此舉本身已被中共視為「以法壓黨」,甚至已構成「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罪行了。我們怎能以國家憲法或基本法指揮中共中央如何行事?

總括而言,要求信奉「一黨專政」的中共落實司法獨立及依法治國,無疑只是奢望及空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