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旺角攻防戰升級版 (之一)

旺角攻防戰升級版 (之一)
廣告

廣告

旺角攻防戰的發展超出無數人的預期。狼英之蓄意挑起衝突,而且都選擇在形勢較為緩和之時這樣做,固然是旺角佔領形勢欲罷不能的原因之一。但單掌拍不響。如果沒有旺角群眾勇敢迎戰,不會有重奪旺角。

剷除地產壟斷,保護小商店

但佔旺有大利,也有大弊:無法否認佔旺影響了該區居民,以及一些小商店的生意。除此之外,還有旺角大型連鎖店的僱員,特別是鐘錶與珠寶之類。這些僱員收入很大比例依靠佣金。據我的一些朋友說,由於生意不佳,他們這個月的佣金少了一半不止。

當然也有一些小商店不止不介意生意少了,還以各種方式支持佔領行動。同時,一些熱心佔領者也發起了行動,或者落區向小商店請求諒解,或者呼籲消費者多光顧小商店。然而恐怕這不夠。我們需要把佔旺升級,來爭取這些社群的支持或至少中立。而我所指的升級,不是佔領本身,而是政治上的升級。

不保障三百萬打工族的生活,言何民主?

光是請求小店主忍耐難有說服力。我們需要的是保護其利益。如何保護?剷除地產霸權,就是最佳保護。小商店的真正損害者,是地產壟斷及其幫兇即政府。不少國家都有法律保護小商店及其僱員,例如美國1996年的小型商業及其就業保護法,就為小商業提供稅務及種種優惠。反觀香港,卻是超級大財閥和蚊型商戶都是一律的利得稅!這表面公平,實最不公平。要公平,唯有累進稅,而不是固定比例稅。其次,香港作為最大地主,不只沒有幫助小商店,反而在不干預的幌子下,縱容財閥壟斷。例如從前公屋的商場不容許超市租用較大的單位,也不容許其賣濕貨,但是大概在2000年左右,卻改例容許。這是超市趕絕街市小商戶的先聲(第三步就是領匯私有化了)。而今天的民主運動,為了爭取小商戶的支持,正正有責任為這些被大地產大業主壓榨的小商戶出頭。例如組織他們,要求從法律、稅務優惠、貸款優惠、土地政策方方面面去保障其利益。

要知道民主不只是一種「價值」,而且是一種利益,即保護大部分中下階層的生活利益。我們有必要把齋普選運動,提高為社會改革運動,其中包括打擊地產壟斷。按照基本法,香港土地是公有的,因此政府的土地政策,沒有理由維護一小撮地產大肥貓而犧牲大多數人。而打擊地產壟斷的方法,溫和的,至少可以督促政府為小商店提供土地與空間,而不是相反 - 以我附近的公共街市為例,由於政府經營不善,消極不干預,結果街市死亡關門。但居民是否不需要買菜呢?還是需要的,結果附近私人商舖又陸續開了菜店肉店,結果是小商販要交高得多的租,同時消費者也要買貴的肉菜。政府本來應該與該區居民深入商討改進街市,而不是抱著巴不得放棄之的態度。此外,較為進取的方法,可以考慮規定所有大型商場在申請土地用途的時候,都要畫出小部分作為小商店區,交由政府轉租小商戶。

至於珠寶店的僱員因為佔旺而佣金減半,這亦非必然。如果店員享有集體談判權,那麼只要他們組織成工會,大概不會出現收入減半之事。因為這些大連鎖店即使幾間分行的月收入減少,整間公司仍然會有正常利潤,那就表示僱員仍然可以按照正常的集體合同那樣,要求分享利潤。

所以我們勸店員忍耐,不如邀請他們一塊加入民主改革整個社會的偉大事業:在爭取真普選之餘,也同時爭取集體談判權,爭取保護小商店,打擊地產壟斷等等一系列的民生主張。換言之,我們應該從齋普選,提升到主張一個民主改革憲章,並以之為鼓動中心。

真普選是社會變革大工程

香港民運過去三十年的最大敗筆,就是齋普選 – 把民主運動當成單議題運動(single issue movement)來搞。有人說,我只要求真普選,不是改革社會結構。這也許夠單純,不過我們需要分清楚良好願望與客觀事實的分別。像最低工資一類運動,不需要變革社會經濟權力結構,所以是典型的單議題改良。但真普選是重新編排政治權力的分配,這不可能是單議題改良,而是社會變革的大工程。一方面,民主運動不經過自下而上的抗爭,就不可能有成功一天;另一方面,一旦發動,它又必然觸動社會各個階層利益,當然也必然觸動統治階級的利益,必然牽一髮而動全身。所以你以為是單議題運動,其實呢,往往是未達成功,先捅了馬蜂窩。尤其在中共官僚壟斷資本主義之下,在香港財閥已經與國內官僚財閥同穿一褲的情況下,任何真普選不可能不觸動最上層的利益,而他們必然要挑動部分小資以及流氓無產階級來反對民主運動。要抵制官僚財閥的陰謀,需要民主運動拿出一整套改革綱領,來爭取最大多數的人民。這是世界民主運動的歷史經驗。我想不出有哪個國家的成功的民主運動,是靠齋普選而不是靠全面改革社會的鼓動,來得到成功的。

齋普選還是民主憲章

其實一直都有民間團體提醒大家保護民生的重要性。可惜這個聲音一直難以浮出水面,與真普選並舉。但繼續追隨主流泛民齋普選路線,一定失敗。不想失敗,就應該從今開始,把我們的民主與民生並舉的社會想像,用簡單有力的方式歸納出來。這方面我們可以參考南非的1952年的自由憲章(Freedom Charter)。這個憲章,除了歸納出很多條民主/政治要求之外,還包括了三條民生主張:

1 國家財富共享,包括礦藏,銀行,壟斷行業都要人民公有;
2 土地屬於人民,土地重新分配;國家物質上幫助小農;
3 人人有工做,自由選舉工會,尊重集體談判權。男女與不同種族同工同酬;

所有贊成制定民主憲章的團體/個人,可以推動有關討論,並在成熟時,在各區選舉代表,組成人民會議,起草和通過民主憲章。有多少人投票就多少,無所謂。這個鼓動/選舉過程,也是群眾的啟蒙和教育過程。今後,各路英雄,各種社會運動,在爭取各自界別利益的同時,也以憲章為中心鼓動口號,帶領群眾逐步把運動升級,做到爭取大多數,孤立專制少數的目的。這就是佔領運動的升級版。

2014年10月24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