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綺玲

廿幾歲女,樣子可人,聲線甜美,性格溫馴,返「斯文工」。只是眼見香港赤化,時局多變,偶有一得,發而為文,望能為香港略盡綿力。 網誌

社運

旺角雖小,牽繫天下!

旺角雖小,牽繫天下!
廣告

廣告

「火鳳凰革命」[1]已經踏入第廿七日,佔中三耻之首戴耀廷教授急於十月廿六日星期日在金鐘佔領區用公投的方式將整個佔領運動解散﹗不論是中共及其走狗港共政權指使黑幫僱傭兵和警察暴力襲擊,還是美帝出動雙學、三耻、泛民議員、社運慣匪騎劫破壞,處處都暴露了中美雙方誰也不想看到作為中美貿易中間人的香港透過這次「火鳳凰革命」得到真正的民主選舉制度而成為一個能代表香港本土利益的強大政治實體。[2]

在十月廿六日戴耀廷教授用公投解散運動之前,香港人好有必要知道自己的籌碼有多少,也好有必要知道如何運用手上的籌碼致勝﹗香港人的籌碼有甚麼?就只有手頭上的三個佔領區和支撐三個佔領區的鬥志,除此之外,甚麼也沒有﹗記住﹗是甚麼也沒有﹗要香港人永久屈服,只要解散了三個佔領區,消磨了香港人的鬥志,就可以做到「不妥協、不流血」永遠了結香港人﹗戴耀廷教授於是利用公投的方式,以子之矛,插子之肚,騙取香港人授權,結束香港人生死攸關的反抗﹗取消香港人絕地求生的最後機會﹗

可幸的是,由於學聯、泛民議員和社運慣匪多次騎劫旺角佔領區都相繼失敗,解散佔領區未能由單一組織操縱,做到同時解散三個佔領區的效果,令戴耀廷教授公投的如意算盤打不響;與此同時,如果只解散金鐘佔領區,而其他佔領區又不跟隨解散,則雙學、三耻、泛民議員、社運慣匪一幫美國政治代理人只會將自己的地盤打碎而變成一群無主孤魂,喪失一切「話語權」。[3]所以,如今的形勢,反而是由旺角牽制了其他兩個佔領區,再由三個佔領區牽制了全港局勢,全港局勢又多多少少牽制了全中國局勢;而主導旺角的人,是真真正正的香港本土市民,而非中美兩國的各種政治代理人。即是說:透過槓桿的放大作用,香港人——旺角佔領區的革命義士——可以從下而上層層遞進影響中國政局﹗這是亳不誇張的政治現實﹗真正的民主從來沒有在香港實現過,但是靠著「火鳳凰革命」的佔領行動這種非常手段,在不知不覺間卻原來已經實現了!而且直到現在為止,都每時每刻正在實現中﹗力量直透中共中央﹗

旺角雖小,然而牽繫天下﹗只要守好旺角,香港人就有如操縱了政局開闔的關鍵。記得司徒匪華曾經講過:要操縱群眾,最重要的是緊握手上那枝咪,而且要確保有電﹗現在有一枝操縱政局的咪,跌在旺角地上,堅守旺角佔領區的義士手到拿來,緊緊握住﹗結果是:得旺角,得天下﹗香港人﹗毋忘初衷,戰鬥到底﹗守住旺角,就是守住香港的未來﹗

[1] 稍早於香港出現「動亂」的有雲南和貴州,地點都在南方,金秋一到,革命烈火同時俱起﹗朱雀為南方之象,陳雲教授將「香港革命」命名為「火鳳凰革命」,取象最為得體——朱雀不就是火鳳凰嗎?雲南的情況可參考《雲南徵地血案引官場震盪千警封村抓人》,見十月廿二日《大紀元》。貴州的情況可參考《貴州數萬民眾維權示威當局血腥鎮壓》,見十月十三日《大紀元》。

[2] 中美雙方都想維持香港現在的局面,因為如果香港政局完全改觀,兩國都要重新部署,牽涉到很多成本和未知的風險。

[3] Lau Hoi Ho:「我思疑(沒有証據),政客還未散金鐘水的原因,不是因為政府未承諾真普選,而他們認為金鐘不能比旺角更早散水。因為此例一開,舊式社運分子和政客,之後會無運行。」見十月廿三日Lau Hoi Ho的facebook留言。

圖片來源:十月廿三日Tommy Ko Lap的facebook圖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