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對話之我見

對話之我見
廣告

廣告

星期二晚學聯代表與政府代表對話,兩小時的錄影我都看完了。首先聲明,本人並非什麼政治通,亦不是辯論奇才,但總算一直有留意發生什麼事。

對於有朋友覺得這令對話一定沒有什麼成果,連看都不看,我是不同意的:試想想,能夠在電視直播闡述想法,這次運動的目的,與及想爭取什麼,別說什麼什麼不代表我,但至少一件事,就是有個公平的平台去說說話。然而,學聯同學們這一次的表現,不錯,但有進步空間,這個目的,並不算很達到。

我不是那些盲目讚好的人,對話前也在面書說過以下兩段說話:
「好好的將你們對政制不公與這次行動背後意義在直播面前闡述,沒有刪剪,沒有歪曲,然後將你們覺得不明白不公義的,向政府官員代表們提出並要求回應就已經很足夠了。」

「是夜對話,小心有幾樣野: 1. 有意無意帶去講行動影響民生呀禁制令呀動亂邊緣等等,都係果句,唔係唔回應,但講兩句就講番政策民主,唔好中佢地計 2. 動之以情:各位同學小心林鄭演技派上身,在對話中突然阿媽苦口婆心又或者差d想喊咁款,記住要冷靜,必要時梁同學用番同一朝對付佢 3. 佢地實會話你地叫價太高好難實現,咁就俾番d現實情況佢地解答,功能組別呀提委會呀公司票之類咁,特別問問果位律政司前律師公會主席,點解法律界可以一人一票選其他界別仲要用公司票呢?4. 諗下點樣回應果d廢答案例如:社會上有好大分歧呀/社會上仲未有共識呀 之類」

結果,那晚兩小時,我可以看到,學聯的朋友預備了很多,資料當然充足,但同時也預備了很多寫好了可以讓人覺得有亮點的說話。

何謂有亮點的說話呢?例如岑同學說的「我來了黃竹坑三次。。。今次第一次用對腳自己黎」、周同學講的「有中學生話落黎旺角預左受子彈」之類的,很金句的預設對白。沒錯,這些會獲得一時的掌聲,但在實際論據或者辯駁方面,就沒有什麼用。

為何普遍都會讚梁麗幗同學表現最好呢?因為她真的很務實的以理據發言,而且回應政府官員的說話不徐不緩,很有條理,她亦是五個人當中最沒有過度訴諸於情、過份強調胡椒噴霧催淚彈的同學,所以,真的很出色。

另一個問題是,他們捉到鹿不懂脫角,對面的三位,主將身經百戰,她不止是遊花園,而是有能力在遊花園之後將你提及的最不想答的避過,於是,你不再追問,就是你被帶走了。例如最初周同學提到由八份一門檻倒退至二份一門檻,例如之後有同學提及連建制民調也同意取消功能組別等等,他們都沒有追問,沒有迫政府代表答覆與交代,這就浪費了機會。

還有的是,有一個很重要的重點,學生們沒有太用心去強調:若果沒有這次運動,政府會睬你咩?會同你對話咩?所以,你強調這點,那些嘈嘈閉話點解唔一早坐低黎傾的人,就會啞口無言。可惜,他們沒有這樣做。

他們一直都很有禮,但追問你認不不公義的,別被人帶了去遊花園,這是很重要的。電視觀眾若果看到,那一刻當頭棒喝,好過你幾多人苦口婆心去說項。

當然,我絕對不會抹殺他們的努力與表現,其實真的已經很好,更是向香港人以至全世界證明,香港的新一代,質素是很高很強的。

至於政府代表那三人,很老實說,他們能說的真的不多,而他們這次的成效,就是攤開肚皮,是這樣的,我可以爭取到的也是這麼多。所以,主將負責發言之餘,也不斷的多次的將這次運動如何影響民生一次又一次強調;譚先生是三個人當中最坦白與坦誠的,我比較欣賞他,設身處地,若果你能說的都是這些未必說得通的理據,他就算是最真心那一個;至於律政司司長,嗯,他的表達能力實在不予置評。

「德高望重中間主持人」,唉,你一開波說自己不是調停人,但你又插咀追問,你的追問不是澄清,而是打斷學生們的對話,協助政府一方帶離話題;其他?你說得最多的就是:你控制時間得幾好。不如你不存在,陪那兩位做觀眾,大家溝通時間會多一點。

好了,這次對話有什麼成果呢?

我看畢兩小時之後,有個很強烈的感覺就是:理想與現實的對話。我想學聯那邊也要好好將某些想法跟佔領的朋友商討,究竟希望爭取的底線是什麼呢?我想其實你知我知,公民提名相信除非有奇蹟,下一屆選舉我真的不信中共會給香港人的,但將功能組別及選委變回彭定康年代的新左組個人票呢?我想這已經算很不錯的。

為何這樣說?你不見六八九說完這提議之後,那班功能組別靠公司票入局的立刻跑出來說不嗎?

我是期待第二次對話的,而我對學生們是有信心,他們能夠在下一次更針對性地將討論帶到需要大家明白的地方,與及好好調整所追求的是什麼,那條底線在哪裡。

原文刊在作者網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