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修改人大決議 直面​「一國兩夢」

廣告
修改人大決議 直面​「一國兩夢」

廣告

學聯與政府的政改對話落幕,儘管林鄭月娥三人組用盡甘言巧語(五名政府代表中有兩人沒有在「對話」中發言),仍然無法說服學生「袋住先」,更遑論勸退留守在三個佔領區的市民。建制派一籌莫展,不少議員光脆三緘其口,與政改諮詢期間高調推銷保守方案時大異其趣,有點像小孩闖出大禍,縮在牆角免被捱罵的窘態。

雨傘運動風起雲湧,不少官員至今還未來得及了解實情,反被梁振英和北京官員因條件反射而推出的宣傳攻勢自我矇蔽,把「老大哥」「真理部」的出品誤作事實,以致無法在僵局中理順思路。

事到如今,無論是決策者或有心人,只要細心求證都可以認清以下六點事實:

運動由公民自主:今次運動由學聯大學生罷課開始,學民思潮中學生加入,再與「和平佔中」結合,泛民政黨扮演支援色,至今主角是堅持佔領留守的學生和市民。經過整整一個月的凝聚與磨合,每位參與者通過自身經歷,理性上確立了對運動目標的認同,感情上與運動集體結成紐帶,已經有「命運共同體」的芻型。因此團體領袖對參與者的號召力已大大削弱,個人自主意識隨著政治覺醒日益高漲,這不僅包括了留守者,更包括了準備隨時上街捍衛學生或佔領區的市民。

民意走勢非關鍵:佔領運動影響民生勢所難免,政府以此作為迫使佔領者退場的籌碼,由建制團體施展軟功(老伯向學生跪地求撤)和硬功(流氓踩場、的士遊行、團體聲明、法庭禁制令) ,影響民間對運動的支持。這種策略無法奏效,因為政黨及佔中三子才需顧慮民意得失,但佔領者本非為了政治本錢而參與,並且深信自己站於道德高地,認定民意走勢只是政府操弄的結果。事實上,所有香港人包括承受短暫損失的市民,圴在免費乘搭因佔領者犧牲而推動的民主順風車,中文大學剛公佈的民意調查更顯示全港市民中支持佔領運動的比例(38%)較反對(36%)為高,因此民意難以動搖參與者的決心。

組織號召難退場:過去的民主運動由政黨或民間組織牽頭,政府可以看準組織者的弱點進行談判或打擊。今天政府雖與學聯對話,也明白學聯與佔領者之間沒有由上而下的組織關係,只有建基於共同目標的精神感召。換句話說,過去政府透過與運動領袖討價還價的「組織退場」機制,已演變成佔領者以「目標為本」的「自發退場」機制,即只有參與者共同認定運動目標已達的情況下才會共同進退。根據《明報》本周一調查報導,佔領運動參與者中有七成人的訴求完全一致,就是「人大撤回普選框架決定」。所以政府應該慶幸,至今「自發退場」機制仍然基本有效。

三度落閘成死結:人大常委的8.31決議連落三閘,滴水不漏確保政治異見者無法成為特首候選人,也因此令香港人看得一清二楚,不撤回或修改8.31決議,一國兩制勢成一紙空文,香港人既無從捍衛固有的生活方式,更連人權法治也會逐步失守。這項共識成為雨傘運動的共同目標,所以參與者對林鄭月娥在學聯對話中提出的四點回應均有一致看法:無論政府提交民情報告或建立多方平台有多大「誠意」,若果不動搖8.31決議,市民「不會收貨」。

鐵腕鎮壓大輸家:沒有人會指望中共政權因為人權道德的考慮而排除動武的可能,但以成本效益的實利角度計算,中共和本地權貴利益集團必然是鐵腕鎮壓的最大輸家。正如《經濟學人》分析,國際投資市場有「狗屋效應」(dog factor),即國家股票市場因為身處專制獨裁政權而帶來的不確定性,令平均市盈率長期處於低位。若香港在鐵腕鎮壓後出現「狗屋效應」,市盈率將由10.8跌至5.6,等於股價平均下跌百份之48,總市值損失11.8萬億港元。(詳見拙文《鐵腕鎮壓的真正輸家》,明報2014年10月13日)

新世代一國兩夢:雨傘運動推動公民覺醒,年輕一代不但渴求民主,更要求有足夠空間和自由,開拓他們用新價值塑造的城市願景。從佔領區所見的環保意識、藝術創作、平等對話、共享經濟等在地實踐,可以窺見這個「香港夢」正在逐步成形。管治者回應佔領者的政改訴求只是第一步,更大的挑戰是回應新世代對「香港夢」的追求,並因此而激發的公共政策和制度矛盾。新世代「香港夢」與習近平的「中國夢」如何調和,正是「一國兩夢」的挑戰,影響必更深遠。

一箭雙雕 撥亂反正

綜合以上事實,無論從香港整體或中共權貴利益而言,要令香港回復「可管治」狀態的最低成本策略,必然是由人大找一個體面方式修正8.31決定,讓香港人在基本法體制內發展真正民主普選制度,放棄體制外抗爭。說到底,中央還有「守尾門」任命特首與否的權力。民主發展無可避免會觸動各階層利益,但利益調整在有序可控的情況下進行,比起今天僵局爆破可能導致的損失,不僅輸家少得多,更不排除有部份建制中人會變贏家。

學聯常委梁麗幗在對話中指出全國人大有修改人大常委決議的權力,與近日劉夢熊和施路先生撰文質疑8.31決議是否合憲遙相呼應。但以中共辦事的方式,改變決定意味有人錯判誤判,因此須找人承擔責任。

從大局着想,既要令佔領者退場亦要穩住未來兩年局勢,一箭雙雕之策必然是更換特首與修正8.31決議同步進行。習近平自2012年十八大上台以來,至今共有48位省部級官員被撤,多一個梁振英或張曉明下台,對中央「威信」的損害頂多佔49份之一,確是小菜一碟。這正是打破政改僵局,讓中央與香港以最少代價重新上路的契機,符合十八大四中全會「依法治國」的戰略部署。

當前全港最高危的地方不在旺角而在上亞里畢道,有人可能趁中央舉棋不定,不惜用盡黑白紅藍各種手段製造血腥亂局,意圖把中央綁上戰車,令一己權位越亂越穩。

原文題為《人大修改決議才是唯一出路》,刊於《信報》2014年10月24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