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嘉慧

網站特約記者 網誌

社運

懲教員撐佔中:「紀律部隊都要有良心至得!」

懲教員撐佔中:「紀律部隊都要有良心至得!」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訪問前一天,無綫播出的劇集《再戰明天》中,飾演懲教署教官的王浩信示範使用胡椒噴霧,直接噴向學員的臉上。獨媒找來懲教員Michael(化名)來現身說法,他劈頭已表示:「一定唔係咁!咁樣兜口兜面噴,一定要送院!」。言談之間,記者得知他每天工作時均需配備胡椒噴霧及伸縮警枇,但卻從未使用過...。他更參與佔領旺角,而接受訪問時多番強調作為公務員及紀律部隊都有準則需要遵守,而且也需要憑良心。

多日來,他多次出入各個佔領區,主要留守旺角,試過走到最前線的位置,但沒有參與住何衝擊。他是公職人員、紀律部隊,萬一被捕,除了被控「非法集會」外,更會比其他人多添一項「知法犯法」,有機會即時停職入罪,罪成後更會被革職,參與佔領的風險和成本比一般人大。雖然如此,當記者約他在旺角佔領區見面,他依然一口答應。

用得胡椒噴霧其實好大獲

正式成為懲教員前,他在學堂接受為期7星期的嚴格訓練,除了學習如何使用胡椒噴霧以外,試過將少量噴霧塗在眼角上方位置,感受噴霧的威力,「個感覺係3、4個鐘都唔會退去」。胡椒噴霧用得就好大獲,等於槍喇,因此有嚴格的使用方法及監管。如若對方對他人或自身的人身安全構成威脅,或甚至造成傷害,使用者都必須先向對方作出口頭警告,才可使用。而懲教員每天工作前後,必須檢查及紀錄胡椒噴霧的容量,以防職員對犯人濫用。使用胡椒噴霧前,必須先得上頭認可。使用後,需寫報告交代使用原因。因此,他們極少使用。至今,Michael 從未向犯人使用胡椒噴霧,一來沒有需要,二來他們對使用胡椒噴霧有極大的自身恐懼,因為這有可能影響他們的升職前景。上司會質疑懲教員為何不用其他方法解決問題,而要使用武力,是否反映其工作能力不足。

直斥警方濫用私刑

網上流傳一條短片,9月28日當天,一位老年人於夏愨道站在警方及集會人士之間的鐵馬前,勸停衝擊,但其後方的一名警員拍他膊頭,待他轉頭時直接向他的眼睛發射胡椒噴霧,惹來嚴重批評,Michael 直斥「根本就係濫用私刑」。他表示,在片段中看不到該老年人有對他人或警方自身安全帶來威脅或傷害,也沒有衝擊,而警方亦沒有作出口頭警告,根本就沒有使用胡椒噴霧的必要。他概嘆,自97年後,胡椒噴霧已成為對付示威者的日常裝備,準則越來越寬鬆,警方很輕易就出動胡椒噴霧,現時社會好像已經慢慢接受了這種常用的暴力。

除了胡椒噴霧,最近這一、兩星期,警方開始使用伸縮警棍。上星期六,多人被打至頭破血流。Michael 指出,使用伸縮警棍的目的是制服敵人,警方應處於被動位置,使用前必先作出口頭警告,若對方依然衝擊,才會有目標地擊打衝擊人士的手腳以停止對方的行動,「打完一下就收棍」,觀察對方反應,如對方停止攻擊或被制服便會停止,而非像警方於上星期六般毫無目標地、不論衝擊與否,「喪打」集會人士。如果集會人士只是抓著鐵馬,沒有帶來傷害,「點解警察可以主動攻擊先?」,亦「冇可能打頭」,以免造成嚴重傷害。

警方合理化自己人做法起鼓勵作用

警方和官員為什麼要說遮是攻擊性武器?Michael估計,這是合理化警方使用胡椒噴霧及伸縮警棍,自圓其說。對外,一些從事紀律部隊或熟悉警例的人可能會質疑警方的做法;對內,強化體系,合理化自己人的做法及起鼓勵作用,「對方係有攻擊性武器,我地而家係跟警例,放膽去做。」他質疑,現時警方的處理手法已不再以制服為主,也不視乎集會人士有否衝擊,而是看自己有多少人、贏面。這是軍隊做法,不再是維持治安,而是當一場仗來打。

之前警方多次被拍到成功清場後拍掌歡呼,Michael 表示,紀律部隊絕不會這樣做。警方的服務對象是市民,打贏市民歡呼已不恰當,竟然還在市民前面不避嫌,可見他們的情緒已壓抑到打贏一場仗就要歡呼。市民已經不滿他們的處理方法,如果無法清場又無法增加威信,上頭又會不滿,變成「兩邊唔係人」,只能隨便討好一邊就唯有討好上頭,「爭番啖氣」。

Michael:「以前,無論是警察又或是普通人,只當古惑仔是地底泥、嘍囉,今時今日竟然要警黑合作,護送他們離開,這樣只會為警察造成心理障礙。反黑組平日不是對市民,而是對古惑仔,有咩事咪兇囉,現在卻用同樣方法對待市民,所以心態是扭曲了,是很悲哀的事情。即使佔領落幕,長遠而言,對警察的形象、士氣都是“很難搞”,還有機會被古惑仔過一棟」,對治安也有負面影響。」

警黑合作在很多紀律部隊都出現

很多人說,大是大非難以中立。懲教員本應政治中立,Michael 曾被發現參與七一遊行,覺得無所謂,只是表達意見訴求,但上司提醒他,公務員應保持政治中立,不要受人唆擺。雖然上司只是出於善意,但他無形中都有壓力。而且,內部的人其實並不是真正的政治中立,例如泛民拉布,懲教員直至今時今日尚未加人工,他們便會不滿。而今次自學生罷課開始,內部很多人都反對。轉捩點是警察執法。七警私刑扭轉一些看法,他們未必會由反對轉去支持,但至少不會撐警撐得那麼張揚,「你點撐得落?你教我地係咁,警察而家做出來既係反面教材,你點撐?」選擇性執法、警黑合作在很多紀律部隊都有出現,但若今時今日太過張揚,反而影響平時的執法。內部很多人都反對私刑,但仍然有很多死硬派,尤其是老一輩的思維是「只要你係爛仔,我地就可以打」。他們說曾健超曾向警淋尿,私刑是「事出必有因」,新一派不敢苟同,但為數不多。

懲教員將示威和真普選掛勾

撇除執法問題,那懲教員支持真普選嗎?Michael說,他們不會表態,因為他們已經將示威和真普選掛勾,所以如果他們反對示威的話,就會連真普選都反對。不過現在有些同事都會表態,一開 Facebook 就可見到十多位同事表態,但當然不表態依然是大多數。

Michael 願意站出來,是紀律部隊的體系中極少見的例子。記者與他並肩走在旺角彌敦道,其突出的身型和身高很容易被認識的人認到。不過他不怕,更向記者表示:「我寧願警方開槍射我,我都唔想見唔到真普選。」足見Michael 的決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