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政賢

香港大學人權法碩士,經過學運及社會運動洗禮,接受自己的不足。然後去吸收更多閱歷,再準備重新上路。 網誌

社運

當佔領成為日常時(一)

當佔領成為日常時(一)
廣告

廣告

游走於各佔領區時,「勿忘初衷」是花花綠綠貼畫海上常見的字眼,意思大概是呼籲佔領者繼續堅持佔領下去、恪守當初為真普選的信念、以及團結一致不要分化等等。佔領行動已經持續一個月,各方的討論依然環繞如何退場、何時撤退。社會運動固然有結束其階段性行動的日子,但一味討論結束的時間,不斷為自己製造藉口和降低期望管理來催化撤退,那就是不健康的社會運動。

「勿忘初衷」,除了是提醒大家當初走出來的願景外,亦是提醒大家當初採用「佔領道路」這手法的意義。堵塞交通、佔領政總的原意,是為了打亂社會的正常運作,令政府在不得採用龐大武力鎮壓的情況下向佔領者妥協,以和平協商的方式推倒不民主的政制框架。和談這路線,幾經辛苦下走了一小步,卻發現政府寸步不讓,自說自話(或是像劉江華一樣默不作聲吧!)。政府沒有急著開啟第二次對話,警方亦開始恢愎警員的休假,在各佔領區只維持一般的警力,這些跡象都可以看到政府已經習慣了佔領道路這個行動方式。與此同時,無論是佔領者和普通市民,亦已將「佔領」融入於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 佔領者紛紛擺放帳篷,日間時繼續如常上班返學,晚間或週末通宵駐守佔領;物流運輸交通因應道路堵塞而改道,商店依舊營業,市民如常活動。

一個原來以顛覆社會運作的行動,被日常生活與社會適應過去;當各佔領區就像被納入城市規劃內,劃成如公園一樣的特定佔領區時,「佔領是否失去效用」、「佔領是否不能為政府帶來龐大壓力」等問題,才是值得問的問題。過往的社會運動多以一日、一星期作為計算單位;過往構思行動時,其中一項議程,必然是如何完結。然而,無論是老派或年輕的社會運動者,都不得不承認今次的佔領,徹底地顛覆了過往社會運動的運作邏輯。暫時放下「醞釀->行動->高潮->低潮->完結」的劇本,謙虛地接受新的社會運動模式,才能令我們問到正確的問題,以正確的角度思考如何走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