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元霸

閒事莫理,眾定莫企,天生頭盔不能移,不看女生看眾生 網誌

社運

中央的劇本

中央的劇本
廣告

廣告

正當大家都為社會撕裂而擔憂;但對執政者來說,分裂的社群才是最適合暴政的生態;由Leonard C. Lewin所撰寫的名著 “Report from Iron Mountain”, 原版(Dial Press,1967), 筆者手上的是再版,(Free Press, 2008),當中有講及這個原因。

‘The report concluded that peace was not in the interest of a stable society, that even if lasting peace “could be achieved, it would almost certainly not be in the best interests of society to achieve it." War was a part of the economy. Therefore, it was necessary to conceive a state of war for a stable economy. The government, the group theorized, would not exist without war, and nation states existed in order to wage war.’

這個講法確實有點匪夷所思,結論就是,政府要維繫市民的向心力,就要不停地製造戰爭或鬥爭。

一代中國的權謀家毛澤東經常掛在口邊的說話,「外部緊張一點,內部團結一點」,所以在毛澤東的統治期間,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反,亦與“Report from Iron Mountain”的論述不謀而合。

筆者在這裡提出這兩段論述,是回應很多市民都會覺得的問題;為何政府遲遲不處理佔中者的訴求,為何政府不斷透過一次又一次的處理來加劇社會間的分化及撕裂。

按辯證衝突論的講法,衝突對社會與社群具有內部整合功能。一旦衝突發生,「我群」與他群就能明顯區分;通過反對外部或內部「威脅」能使社會或群體「聚合」起來,對社會關係具有重新統一的功能,可創造新的聯合與聯盟,當不同的群體對付共同「敵人」時, 群體間的對抗可獲得舒緩,通過暫時的聯合保護共同的利益。

中央一直認為香港的管治困難,原因在於香港的建制派別各懷鬼胎,所以藉著今次的「佔中運動」轉化成機會,整頓並結合香港的政界及民間的社群。

筆者執筆之際,田北俊先生已經破天荒成為被褫奪「全國政協委員會委員」的第一人,雖然坊間傳言是其「口舌招尤」,但筆者傾向相信田先生是被用作殺雞儆猴,是中央重新加強對香港建制派統戰的頭炮。

由政黨到各類官方委員會,以及不同的民間陣型;在往後將會更加「忠心耿耿」,利用「佔中運動」所做成的衝突,不斷增加支持政府的陣營;以「佔中」作為「敵人」而製造實際及輿論上的衝突,絕對能加上市民向執政者的「向心力」而有助暴政的勢力。

近日來藍營不斷加強宣傳攻擊,相信讀者們亦會有所發覺;除了大規模的簽名運動,亦可以見到很多不同的集會,甚至在網絡上亦不量推出宣傳文章及圖片。

近日有電子傳媒在採訪時受到襲擊,於是媒體紛紛表示遺憾並宣佈從此杯葛藍營採訪,相信不少黃營拍手稱快。加上近日亦有不少較挑皮的黃營朋友以改圖或假消息來故意讓藍營散佈,令人忍俊不禁,以展示其無知。

但筆者有另一個擔心。

讀者們要明白,藍營的支持者,多為稍上年紀或教育程度較低,對事情的觀察力或分析力皆不如一般學問較高的港人。一般而言,對於接收消息的真偽,他們都以「電視報導」作為真偽的準則。

由於電視的採訪杯葛,藍營支持者只能透過互聯網來接收群眾的訊息,加上大量原本作為「開玩笑」的資訊,他們會選擇「相信」並「發大」,對社會造成更不可修補的撕裂。

劇本已在中央及梁振英的手上,事情正按劇本不斷地在上演。如何化解這個將會出現的危機?正是學聯兄弟們首要考慮的問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