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珍

:: 博客 :: 浮花 :: 關於生活、情色與貓奴的二三事 :: http://www.facebook.com/volvahongkong 網誌

生活

從雨傘運動看人性

從雨傘運動看人性
廣告

廣告

“十九世紀的德國哲學家,黑格爾認為真正的悲劇並不是正義對抗邪惡,而是正義對抗正義。大自然以這悲劇作為宇宙的基本定律,她給予其兒女兩個選擇,就是死亡和死亡。肉食動物,只能選擇餓死或殺生。” The Lucifer Principle, Howard Bloom

雨傘運動一個月以來,香港人的情緒尤如坐過山車。因為對事件持不同看法,社會變得兩極化,只要不支持自己的一方,就是敵人。Facebook 互相unfriend,家庭撕裂的情況比比皆是。

在這令人慌亂困惑的時刻,除了支持和反對以外,我們還能做什麼?雨傘運動,給予我們很好的機會去看人性。要看人性,不能只看愛與和平的一面,我們還得看人性的另一面,恨與戰爭。兩個反面,就好像錢幣的兩面,看似敵對,卻又歸一。

在雨傘運動中,佔中陣營強調以愛與和平爭取真普選,為社會帶來公義。而反佔中陣營,則強調社會和諧,反對暴力。兩營在意識上均高叫充滿仁義道德的口號,但在口號背後,其潛意識又蘊藏著甚麼動機?

我希望借用科學思想家Howard Bloom的The Lucifer Principle 一書,探究潛藏於人性的「邪惡」種子。在聖經中,路西法(Lucifer)是引誘夏娃和阿當嘗禁果,令人類因原罪而被趕出伊甸園的魔鬼。The Lucifer Principle嘗試以科學的角度,而不是宗教的角度,透過引證人類的歷史,以解構人性的「邪惡」種子。

三重腦理論

人類常把自己定性為已進化的生物,跟動物野獸並不同。但我們忘了現實是,進化乃一個不斷進行的過程,而我們的本質,仍潛藏著動物的本能。書中提到,Dr. Paul D. MacLean提出的三重腦理論 (triune brain theory)。

人類的腦袋就好像桃子,其實有三層,底層就像桃子的核,是爬蟲腦 (reptile brain),掌管我們的生存本能。爬蟲類動物由水裡移居陸上生活,最重要就是面對環境變化,仍能繼續生存。

進化後加上第二屠,像桃子的果肉,是哺乳動物腦 (mammalian brain),掌管情緒和感知。哺乳動物需要緊密的社群,照顧幼兒和互相依賴以生存,所以需要情感的認知能力來維繫社群。

最後一層,像桃子的皮,是靈長動物腦 (primate brain) 。早期的人類從哺乳動物進化,突然擁有奇妙的能力,他們能夠想像未來,理性地權衡輕重而作出行動,並發展出語言和文化等。但問題是,薄薄的靈長動物腦包裹著的,是兩層歷史悠久,非常活躍的腦袋。無論我們認為自己有多理性,我們的行為,實際是被腦袋深處的另外兩個原始腦袋所支配。

物競天擇和社群等級

大自然既美麗亦殘忍,正所謂適者生存,所有生物均要面對嚴峻的考驗和相互競爭,勝者才有機會生存和繁衍下一代。大自然透過這機制,得以不斷進化。

自然科學家Thorlief Schjelderup-Ebbe觀察雞的群體習性,他發現雞群每天皆根據同樣的先後次序啄食穀物,最高傲的那一隻先吃,最瘦弱那一隻,只能吃最後剩餘的穀物。當Schjelderup-Ebbe放一隻陌生的雞隻到雞群,本來相安無事的雞群突然變得暴力起來,新的雞隻嘗試在雞群建立自己的地位,但沒有一隻雞隻願意降級,所以要以暴力來維持自己本來的啄食次序。這就是大自然中的階級觀念(pecking order)。

除了雞隻,人類的近親黑猩猩同樣是極具階級觀念的族群。在黑猩猩族群中,體形最強壯的首領除享有最豐富的食物外,只有牠才能與族群的雌性交配,其他黑猩猩並沒有資格繁衍後代。而研究更發現,猴子群的首領,身體內的精子最活躍,但當其他成員取代首領的地位後,本來不活躍的精子會變得活躍,猴子的身體會隨著身份地位而改變。

研究發現,當動物在族群的地位低落時,其身體會進入沉睡的狀態。這可能是由於動物分配得較少食物,身體沒其他地位高的動物強壯,身體需儲備寶貴的能量,在有需要時才使用。同時,動物處於服從性狀態,有助維持族群的和平。試想想如果每個動物,每天為爭取較高地位而不停打鬥,只會浪費寶貴的能量,削弱整個族群的生存機會和延續性。

控制的幻象

書中另外提到,控制和希望(control and hope)是生存的重要元素,影響腦袋和免疫系統健康。研究發現對現實絕望的成年人,比正常人患心臟病的機率高四倍。只要給予人能控制現實的錯覺,人就繼續有動力生存。

在羅馬帝國時代,皇帝擁有強大的軍隊和豐厚的財富。而羅馬帝國的教宗,亦擁有強大的軍隊和豐厚的財富,但教宗擁有皇帝不能匹敵的武器,就是能控制現實的幻象 (illusion of control)。民眾相信對神誠心禱告能免除厄運,透過祈禱,民眾產生能控制幻變生命的錯覺,這就是宗教的力量。

野心勃勃的教宗Gregory VII不想再臣服於皇帝Henry IV之下,宣佈教廷只臣服於神,意味著教廷不再臣服於皇帝。皇帝Henry IV一怒之下,罷免教宗Gregory VII。皇帝萬料不到的,是教宗擁有比他更強大的力量,就是教宗能給予民眾希望和能控制現實的幻象。結果在民眾的壓力下,Heynry IV在雪地赤足三天向教宗求原諒。

“Henry IV剝奪了民眾能承受生命的唯一希望。直接地說,就是他剝奪了人民對控制現實的幻想(fantasy of control),一個欺騙身體繼續生存而必須的把戲。”The Lucifer Principle, Howard Bloom

從基因到模因 (from gene to meme)

自宇宙大爆炸,粒子結合成原子,原子結合成分子,大爆炸產生無形的能量,變成有形的生物。而有形的生物,又不斷隨著環境的演變而進化,在進化的過程中,成功的物種會侵吞不成功的物種,今天你可能是勝者,但明天就變成另一勝者的食物。成功的物種,會不斷繁衍,直至環境承受不了其存在,這就是生命最原始的力量。Lucifer Principle 背後的原動力,就是貪婪的基因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不斷複製繁衍和進化,並不會分對錯。

人作為大自然的一部份,最基本的生存動力同樣是繁衍基因,但人是群體動物,我們需要依賴家庭、社群、社會來生存和繁衍。每個人除了是個體,亦是另一更大個體的一份子。而這更大的個體,叫做超個體 (superorganism),個人就像超個體的一個細胞,與其他細胞共同運作,以維持超個體的生存。

個人的生存動力是繁衍基因 (gene),超個體的生存動力是繁衍模因 (meme)。meme 是維繫超個體最重要的動力。Meme的意思,是透過文化互相傳播理念、行為或風格。Meme這辭彙由The Selfish Genes 作者Richard Dawkins提出,他認為meme像gene (基因)能複製繁衍,對人類行為和文化之進化具關鍵性影響。

“Meme 最甜美的誘惑,是偽裝成無私的理想主義,令人捨身奉獻於某個運動……Meme的另一誘惑,是為人帶來能控制現實的幻象,從而改變體內的賀爾蒙,加強抵抗力。最重要的是,meme實際上能履行控制局面的承諾,meme的目光和發展出來的技術,有時確能助人掌握命運。” The Lucifer Principle, Howard Bloom

Howard Bloom 認為人類熱愛理念,是因為相信共同理念的人自然成為超個體。超個體為他們帶來夥伴和相互幫助,這是meme引誘人類懾服其力量的主因。

自facebook出現以來, meme的傳播速度變得更快更廣,就像前陣子熱爆全球的meme - Ice Bucket Challenge,參與者旨在提高ALS疾病意識的前提下,全球市民一窩蜂將一桶桶的冰水從自己頭上倒下。

Meme以外就是敵人

分享共同meme的人自然建立成超個體,而成為超個體的一部份,能令個人變得更有力量。但超個體的另一面,是超個體以外的非我族類,會被超個體視為敵人。

書中指出,人之所以有抵抗力,全賴白血球有如士兵般不停巡邏,依賴細胞獨有的記認,分辨哪些不是自己的細胞,發現敵人即加以殲滅。在原始的社會,部落只會視自己的團體為人類,部落的衣飾有獨特記認,如在森林遇到來自陌生部落的人,會視他們為次等的人類而大開殺誡。

現代的社會,我們變得比較文明,不會動不動就大開殺誡。但潛藏在人性的老毛病,是我們常把自己想像得比現實完美,對自己不能接受的弱點和缺點,或抑壓的慾望,投射到非我族類的人身上。基於本能,超個體的成員,會把不想接受的陰暗面,投射到非超個體的人身上。

“將自己不能接受的慾望投射到無辜的人身上,他們就能老是想著那些慾望,又同時否定它們!” The Lucifer Principle, Howard Bloom

平等公義是虛偽的概念

“我們有生之年,都不能見證平等公義的國家。為什麼?因為和平、自由和公義是虛偽的概念。隱藏在其表面背後,是階級觀念(pecking order)的本能。” The Lucifer Principle, Howard Bloom

Howard Bloom對人性的理解,令他相信平等公義並不存在。就像雞群有和平的時候,但永遠沒有平等公義,優勢的雞隻,永遠靠踐踏不幸的雞隻享有更多穀物。一個人的自由,往往是對其他人的壓迫。當我們宣揚自由、和平、公義的崇高理念,我們往往對自己並不誠實,背後另有所圖。

書中指出,和平,通常是位處優勢的人的口號。背後的意義,是我攀登了高位,就讓大家和平地保持原狀吧!而公義,就是處於劣勢,但希望往上攀登的口號。爭取公義背後的意義,是讓我來取代你的位置吧!很多時候,當公義的信徒登上高位後,就會變身成宣揚和平之士。

“撇除道德的偽裝,自由、和平和公義的口號,往往是希望攀上階級頂峰,把他人推下階級的武器。這應用於個人叫嚷這些口號,亦應用於超個體以這些言詞激勵團體。” The Lucifer Principle, Howard Bloom

雨傘運動

了解到Lucifer Principle對人性的闡釋後,我們該如何將這些理論套用於眼前的雨傘運動?首先,我們可從分辨超個體著手,中國是一個超個體,香港是一個超個體,佔中者是一個超個體,反佔中者又是另一個超個體。

香港這超個體,在九七前無論經濟和民生,在亞洲區內處於階級(pecking order)的頂峰。但隨著回歸以來,近年中國在世界舞台崛起,中國的階級在區內攀至頂峰,而香港經濟欠缺新動力,在區內的階級位置大跌。香港還要依靠階級頂峰的新主人「扶持」,輸入大量大陸旅客發展旅遊零售業以保持繁榮。

大家還記得當年香港還處於階級高峰,當國內發生大型天災時,香港人必熱心捐輸,對國內的貧苦同胞加以扶持。但施捨的一方,暗示其位置比接受的一方優越。接受的一方表面在答謝的同時,很多時自尊心亦會受損,因為這提醒了自己正處於劣勢。

現在風水輪流轉,就如剛當上首領的黑猩猩會變得精壯,男性荷爾蒙激增,我們亦見證當上新領袖的中國,突然雄心勃勃衝出世界,不斷擴張其地盤。國內人士常說幫助振興香港經濟,香港人該答謝他們,但剛被踢出階級頂峰的香港人,很難會真心答謝中國,因為這相當於接受自己正處於劣勢,我們只能在可容忍的情況下,暫時忍氣吞聲。

被踢下pecking order的香港人,失去了活力,我們的身體進入沉睡狀態,儲備著寶貴的能量。在生活壓力大增的情況下,我們生存的唯一動力是將希望懸掛於一線,這一線就是對身體和抵抗力很重要的元素-能控制現實的幻象 (illusion of control)。當中國宣佈2017年沒有真普選,情況就有如羅馬皇帝罷免教宗。中國取走了的不止是真普選,還取走了令人生存好過一點的希望。

儘管世界其他推行民主的國家,民生並不見得有改善,像全球最大的民主國家印度,政治依然腐敗混亂。香港人仰慕的民主老大哥美國,兩黨輪流執政,背後的募捐者卻來自同一小圈子的大企業財團,國家還已經破產,要不斷印銀紙度日。民主是否真正帶來更好的生活和公義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民主有如宗教,能為人民帶來控制現實的幻象。每人手執一票,令人們感到對超個體未知的未來,能有一點控制能力。

雨傘革命這全新的meme,令潛藏已久的屈辱,儲備著的能量一觸即發,沉睡的香港人突然甦醒,由鍵盤戰士變身街頭戰士,運動瞬間橫掃整個香港。就像ice bucket challenge,帶著崇高的口號,如想成為超個體的一員,我們就必須參與其中。不參與者,就是非我族類,我們的動物本能,會將非我族類視為次等的人,所有不公、不義、不幸,自然該投射到他們身上,不能殺死他們,也要用道德的石頭擲死他們。這就是Lucifer Principle潛藏在meme的力量,讓超個體在pecking order不斷鬥爭。

從佔中和反佔中這兩個對立的超個體來看,佔中者多是學生和草根階層,反佔中者多是中產和市場的既得利益者。雖然香港已從階梯下降,但中產比學生站於較高的階梯。反佔中者自然想維持現狀,宣揚「和平」,以保持自己努力得來的位置。而佔中者則宣揚「平等、公義」,爭取機會,透過公義攀升階梯。這就是兩方口號背後的真正動機。

當我們的理性相信自己是基於道德而爭取和平或公義時,我們腦袋深處的動物潛意識,其實正掌控著我們,上演著自盤古初開已發生的 pecking order之戰。要雙方達成和平協議是不可能的,因為沒有一個超個體會拱手相讓自己所處的優越位置。

會有公義平等的一天嗎?

Howard Bloom對人性的解讀,認為階級觀念 (pecking order) 是進化過程中,大自然編制於生命程式的生存本能,所以我們畢生都不會見證平等公義的一天。雖然Howard Bloom在Lucifer Principle一書,引證眾多歷史事件,對人性作出深刻透徹的解讀,但Howard Bloom是一位無神論者,本人對這一點恕不苟同,我相信神聖的力量。可能基於我希望能控制現實而產生的幻象(fantasy of control),我相信薄得像桃子皮的靈長動物腦,會繼續不斷進化,令我們更高層的腦袋,終有一天能不完全被較低層的原始動物腦所支配。

要繼續進化,超越動物本能,追求更高的自我,是生命裡必須學習的課題。第一步,我們必須認識自己,接納與生俱來令我們生存的動物本能,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意識到這本性,每當我們以崇高的口號作擋箭牌來咒罵別人時,就能反問自己,內心真正的動機是什麼?所謂的敵人就變成你的一面鏡子,反映在鏡子的,就是自己不想承認和接納的慾望。Howard Bloom在書中說:「拒絕接受自己的一部份,那一部份就會變成你的魔鬼」。

只要有這個覺醒,我們才能有希望,從原始的動物本能中解脫,得到和平與自由。這只能從個人做起,沒有任何政府和政治體系能賦予你真正的和平與自由,因為它們皆源於你自己。如果每個人都覺醒,社會才有希望達致真正的和平與自由。至於公平和公義,當你真正達致內心的和平時,再問問自己什麼是真正的公平和公義吧!這就是儒學「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智慧。

“我們必須建構一幅能真正運作的人類靈魂草圖,而不是相信浪漫的幻象,幻想大自然會以雙手擁抱我們,拯救我們。我們須意識到,大自然把真正的敵人存放在每個人的深處。我們必須正眼看清大自然殘忍的面目,明白她將邪惡植根於我們的原因。我們必須明白這原因,才能智勝她。” The Lucifer Principle, Howard Bloom

圖片來源:http://www.maslindo.com/retoque-photoshop/

::浮花博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