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程思傳

生活,就是每日努力的寫字。經營網誌《偽文誌》(https://chingszechuen01.wordpress.com/),在Facebook另有貼文的小地頭(https://www.facebook.com/chingszechuen)。 網誌

政經

田氏風波--撤職以外的中國式政治

田氏風波--撤職以外的中國式政治
廣告

廣告

圖:蘋果日報

份屬建制的田北俊早前批評香港已臨達無法管治的局面,而著特首梁振英考慮向中央請辭,因而與政協常委的立場不一,觸動了全國政協常委會的神經,要求為其委員位置表決。結果,一如所料,田北俊終在267票贊成、2票反對和3票下,被撤去全國政協委員的職務。

田大少一句敢言,導致被撤政協委員的資格,意外換來不少支持泛民的市民同情:有人著他繼續良心發言,有人為他正面抽擊梁振英而拍掌,也有人期望他放下公務後,能夠做回一個有血有肉有想法的人。頓時之間,像是與他站在同一陣線。

縱然今次田北俊變成犧牲品,但他的建制不是一日煉成,因著他一次敢言被清算一事而對他釋出過份的善意是不智的,尤是看回最近有關他的新聞,他一直走在建制的路線上──否決泛民提議調查梁振英收取澳洲上市公司五千萬一事,也曾以私人名義捐款三十萬支持警方工作。

不過,這事的焦點不應全然投放於田北俊身上。這不是單單針對他,相反,他只是一個象徵,違反規則,以致被人秋後算帳,這一次是田北俊,下一次也能換上其他人。這時候,倒是應該後退一步,不只留意畫中的主角,而是觀看整幅圖畫,細味其他細節。

在田北俊的政協委員資格未被除去以先,他的自由黨黨友,以至弟弟田北辰都分別就事件發表意見。早就明白何謂政場無真心,大難臨頭各自飛,今日卻是親眼得見──自由黨榮譽主席劉健儀指,田北俊的有關言論只是其個人意見,不代表自由黨的立場。即或田北俊身為自由黨主席,一遇中央不滿,她也立刻割蓆,親弟田北辰也是毫不客氣指摘哥哥不認真走建制派這條路。為了保護自家位置,即使關係如何密切,也不得不立刻劃清界線,以表忠心,免受牽連。他們內鬨,娛樂味甚濃,花生友拍爛手掌,然而一想背後牽涉的千絲萬縷,卻教人心寒。

又,自由黨副主席方剛認為田北俊說錯話,希望中央能對田北俊「從輕發落」,而全國政協常委陳永棋則說政協可批評港府或特首,但必須支持政府和行政長官施政,要求特首下台便不是支持他。這兩個人沒有明明的劃清界線,反而從他們的言論,可呈現政協與委員會的關係。依《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章程》第一章工作守則第二條,「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和地方委員會的主要職能是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然而,落在這兩個建制派人士之口,政協委員的工作不盡如此,一個否認政協委員有監督建議的權力,反而要求上面「從輕發落」,就如一個犯了案準備判監的人;一個則說明政協委員不能不支持行政長官,即或不滿也要支持。在他們口中,政協委員有如一堆木偶,只需定時開會,傳達某些信息,不得不支持政府和行政長官施政,若有意見也要硬食,要不就如田北俊般,被人踢走,黯然離開。

以上等人當然可怕,有的割蓆絕交,有的劃清界線,有的落井下石,反正一沉百踩是常識,連投票的結果也是如此誠實,幾乎全部票數都支持撤去他的職務。然而,田北俊被人因言入罪,最終只是表明中國無法大方地對待不同的意見,即或這意見來自已經來自一個建制派,被認可的愛國愛港的人士,而針對的對象只是一個紀錄花得驚人的梁振英,結果也是一樣。

習近平去年曾說「對中國共產黨而言,要容得下尖銳批評,做到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對黨外人士而言,要敢於講真話,敢於講逆耳之言,真實反映群眾心聲,做到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這一次田北俊事件,正如呂秉權所言,是「摑了習近平一巴,令習近平猶如變了毛澤東,重演引蛇出洞的陽謀。」無論如何,這一次的撤職,都是證明中國現在仍未能接受相左的意見,即使提出的人是自家建制人士。

田北俊被撤,本來只是建制內部事宜,對市民影響不大。然而,被撤的理由,卻是對香港人,以至言論自由的一個警號。而,那一場官方式的表決,結果不大重要,重要的卻是牛鬼蛇神,個個現身,讓人完全體解何謂(中國式)政治。讀過這一單新聞,終於明白從前張曉明對泛民所說的金句:「你們能活著,顯示國家的文明和包容。」原來,這句話從來不是恐嚇。

Facebook Page:http://www.facebook.com/chingszechue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