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雨傘運動」如何走下去?

 「雨傘運動」如何走下去?
廣告

廣告

經歷33天的「雨傘運動」,成就香港史上最淒美及成功的政治運動。

這33天,市民學生,用血,淚,及堅毅不屈精神,換取得來的成績,對香港民主進程,影响深遠,及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總結成果,有以下三點:

1) 喚醒市民,對「人大」 8.31,三重落閘的「行政長官選舉方案」框架的了解,反對其不「普及平等」及不民主;另外最重要是改變整整一代年輕人,讓他們認識、關心社會,建立友愛扶持精神,及確定爭取「真普選」的決心。

2) 舉世傳媒關注及支持,曾經多天登上CNN,BBC及New York Times 頭條,另外時代周刋,連續兩期,將「雨傘運動」及黃之峰,作為封面人物;多國政要公開支持香港爭取民主,例如德國總理默克爾也在總理李克強訪德前,呼籲中國維護港人的言論自由,以及希望香港警方以冷靜方式回應示威。這種史無前例式的關注,會帶給中央政府巨大政治壓力。

3) 「雨傘運動」前,市民擔心可能有幾位「泛民議員」,會出賣民主,投票支持政府方案,但經過這場運動之後,大家已無懸念,確信最少會有26位「泛民議員」,投票否決方案。香港一個「小小的下級議會」,否決一個「人大」「至高無尚、不可撼動」的決議方案,確實是「了不起」的成就,當中更重要意義是可以重啟「政改五步曲」,這不正是我們今天所要爭取的嗎?

觀乎此,這場驚天動地的「雨傘運動」,已超額達標。

但我們的對家,香港及中央政府,不甘心市民學生,「勝利離場」;它們「心腸歹毒」,「口是心非」,表面呼籲大家盡快離場,但心裹面是希望佔領者繼續佔領場地,這點可以從他們「刻意製造佔領機會」去證明。好像兩週多前 (10月14日清晨5時),200多警察在銅鑼灣清場,當時在場「佔領人仕」只有約30人,沒有反抗,若要完全清場,可謂易如反掌,但警察只是開通西行線軒尼詩道,沒有「依照法律」去「執法」,將所謂全部「非法」佔領者,「拘捕」或趕離現場,讓交通全面恢復;他們「唯恐」佔領者被驚嚇離開,刻意「安憮」民眾可以繼續在東行線集會。

警察為何「有法不依」去清場?原因「顯而易見」,是與特區政府「合謀」,讓民衆繼續保留「三個佔領區」。

中央及特區政府的盤算,佔領時間愈長,對它們愈有利:

1) 民衆疲乏,戰意消磨,行動沒有領導者,易生爭端及犯錯。政府「以逸待勞」,勝算增加。

2) 長期佔領,定必帶給市民不方便及經濟損失,政府及親建制的政治團體,會不斷組織群眾訴苦,誣衊,抹黑佔領人士,讓支持佔領的民意一點一滴地消失,繼而累積民衆壓力,迫使佔領者最後要「灰頭灰腦」地離場,以後再不能輕用佔領手段。特區政府,處心積慮,明顯是不想市民學生有「尊嚴地」撤出。筆者判斷政府是不會用武力清場,給人口實,成就佔領者犧牲精神。

3) 中央及特區政府已著眼2015區議會及2016立法會選舉,長期佔領,民意轉向,有利建制派選情。

用足球術語,市民學生今天已勝出3:0,再爭入球機會及意義不大,但佔領時間愈長,只會失球,最終只會「反勝為敗」,倒輸3:4。這是中央及特區政府盤算的結果。

筆者理解佔領場地的複雜性,及長期佔領者的情緒。一方面是沒有人能話事,另方面是覺得政府「寸步不讓」,不甘心離開。

但筆者的觀察是不需要政府「讓步」,整場運動勝負已分。

「撒」或「不撒」的「主動權」應控制在市民學生的一方,無需「被動地」等待政府讓步,方才可決定。

假若得到各區「村民」的諒解及支持,在短期組織一個大型廣場集會,尊嚴地宣佈「第一階段」的「雨傘運動」,已「完滿結束」。運動即將進入「第二階段」的議會及全民參與「不合作運動」鬥爭。學生同時可以警告,若政府繼續漠視民意,在適當的時間,群眾會毫不遲猶疑,再次發動佔領。

若能行出這漂亮的一步,定必將政府及建制派殺一個「操手不及」,打亂它們部署及鞏固我們的「勝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