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金鐘道上班的白領

一名最普通的中環白領,人生最勇武的是曾用拖鞋打死蟑螂。928著實哭了一整個晚上。然後第二天上班,上司第一句話是:你今天穿了大家樂的制服嗎? 網誌

政經

冰桶挑戰式的選民登記

冰桶挑戰式的選民登記
廣告

廣告

雨傘運動,已達一個月;雖然還未有來自政府的實際成果,但是年輕一代的醒覺,卻是無可置疑。要將醒覺化成長期成果,需要實際行動。其中一個要點,是登記做選民;以及記得投票。在2012年的選舉,正因為年輕選民的萎縮,令泛民的議席少了最少4席。要記得,當日立法會查港視發牌事件,是以6票之差輸掉。如果12年沒有丟了那4席,則立法會早就徹查事件;或許當局就會少看輕民意,整個香港的形勢,也許不會惡化到今天的地步。

令制度更加公平,當然要爭取。但亦不能忽略在現有制下,最大化我方的聲音。如果選民登記,突然以數萬人的速度上升,政府及建制派政黨亦會留意。雖說建制派有制度以及動員機制的優勢,但是在民主社會,選票還是最長期及最大力量的壓力。

政府2014年中公佈的數據顯示,香港選民人數為350萬。如果以40歲為世代界線,40歲以下已登記選民只有108萬,約佔整體選民人數的30%。如此選民分佈,亦不能怪政黨取向溫和或保守,因為畢竟選票以上一代的選民為主。

附上的圖表,將每一個年齡層的選民數目除以該年齡層的人數(已扣除外傭)。香港整體的選民登記率,約為60%,但26至40歲的一代,卻比平均要低。當中原因眾多,但運動發生前的無力感,應是其中之一。幸運的是,較年青一代,已經醒覺,18-20的一代,甚至有全港最高的登記率。故此,要深化雨傘運動的成果,當務之急,乃是鼓勵選民登記,尤其是一眾年輕選民。

如果21至40歲群組的登記率,能達到18至20歲的水平,則香港年輕選民能增加40萬以上。上屇立法會選舉,五區直選中,當選門檻為4萬6千至5萬5千票;再仔細研究,除新界東外,其餘四區裏,得票最低的建制派議員跟落選的泛民候選人,得票差距均少於五千票;差別最少的九龍東,差距更加不足二千票。增加40萬年輕選民,泛民多取4席並非太難。

而超級區議會的當選門檻,為31萬票。40萬新選民,就算沒有額外的動員,亦能增加20萬票;要再多取一席,則需要動員增加投票率。香港選舉的投票率,一直為五成多。如果因為這次運動,令年青人投票率增加十個百分點,則年輕票數再增加10至15萬票;這樣一來,令超級區議會由3對2,變成4對1,並非不可能。

如此一算,谷高選民登記,是完全有機會令泛民的議席大增,令立法會能有效監督政府。就算未能取得多數議席,或者在分組點票下仍會落敗,勢力此消彼長的情況之下,建制派控制議會的成本亦會增加。某些議案,便可能因為多了幾票,而有不同的結果。港視發牌事件,已經是最好的例子。

建制派亦要考慮,長期忽略年輕一代,他們終需面對選戰大變的一天。而每多一名年輕選民,這一天來臨得愈快。就算現在領導的人物不顧他們自己退休後的將來,建制派第二梯隊或年輕組織亦要考慮,到他們領導時候,香港的選民結構會如何。如果能谷高選民登記,相信他們的政治光譜,亦會逐步偏到中間。

在這階段提出這個構想,是因為運動,未必能在短期之內解決。動員登記,能為運動帶來多一點的動力。而且,動員登記完全合法,一眾偏黃營,但又未能親身到現場的朋友,亦能幫忙動員,以支持運動。筆者並非政府中人,並不知道高層研究登記數字的頻密度。但選民人數上升,對政府來說,是街頭及議會之外,另一種壓力。

如各位同意筆者的看法,也許我們可以抄襲冰桶模式。各位朋友請先登記自己;再找三位朋友,要求他們亦登記,及要求他們再宣傳出去。這樣一來,登記的人數當會直線上升。選民登記,能於以下網站做網上登記或下載免郵費的登記表格。
http://www.voterregistration.gov.hk/chi/home.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