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井悠

八十後網民,熱愛文字,旅遊,關注社會時事。業餘兼任獨立雜誌編輯。一個平凡人,偶爾也會投機,但靈魂自有高尚之處。 網誌

社運

『上訪』北京對話如履薄冰

『上訪』北京對話如履薄冰
廣告

廣告

滿月後的佔領運動看不到突破性的進展,陷入新一輪的困局。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昨晚在金鐘佔領區提到,有佔領人士提議學界趁亞太經合組織會議期間,到北京找官員對話,商討政改問題。周同學亦表示,如果北京官員重視港人意見,應願意對話,但能否成功,還要看中央與特區政府的處理手法,學界未來將進一步討論可行性。

作爲個人意見,筆者相當佩服同學們的勇氣和魄力,他們對于改變的决心如此堅定!

衆所周知,北京『上訪』是極爲危險的舉動,堪比自殺性行爲。但亦要客觀來看,同學們未必成功入境,即使成功入境,未必能獲得官員召見,而即使對話破裂,關係僵化,亦未必被當局拘留,畢竟兩地的法律制度不相同。筆者預計最壞的結果可能是:終身被禁止返回大陸,這較爲符合中央奉行『不妥協、不流血』的原則。當然,中央最忌諱的是,港人『上訪』北京對于內地民衆的影響,甚至認爲港人存在『煽動分裂』的動機,那就上升至『顛覆國家』的層面,後果將不堪設想。何况,大量過往例子表明,中央的判斷不存在客觀性,只有『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何想而知,『上訪』北京如履薄冰。

筆者對于此提議的出現一點都不意外,因爲民衆早已意識到特區政府沒有實質權力,所謂『港人治港』只是傀儡政權,從港英政府時代開始便只是執行者的角色,處于兩難的尷尬地位。故此,和港府談判只能緩和社會氣氛,並不能解决當下政制問題。假設在『正常』的制度之下,這個提議確實是最直接有效的,問題就是,現時的制度無法確保有足够的空間對話。

如果作爲學界的支持者或者佔領區人士,筆者當然不希望學界冒險,重演六四。但如果站在領袖的角度看待,確實有必要討論它的可行性,從而作出最符合支持者的决定,甚至考慮公投,加大民主實踐的力度。

雖然前路依然不明朗,但一直以來的每一步都像如履薄冰,放弃與堅持交織,堅守至此。相信學界、三子、泛民、社區組織、民衆不會一時逞英雄而缺乏理性判斷,他們能够共同帶領香港匍匐前進!

井悠
2014.10.3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