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綺玲

廿幾歲女,樣子可人,聲線甜美,性格溫馴,返「斯文工」。只是眼見香港赤化,時局多變,偶有一得,發而為文,望能為香港略盡綿力。 網誌

政經

議會提名和公民提名

議會提名和公民提名
廣告

廣告

由於佔領行動進入了「無大會狀態」,在沒有組織帶領的情況下,香港人對政制改革很有必要盡快達成共悉,既可以將之懸為革命的目標,也可以令中共清楚知道香港人的要求,從而作出合乎理性的讓步。

公民提名是泛民提出的,而議會提名最早是由陳雲教授提出的。[1]這兩種提名方法有逐漸變成水火不容互相對立的傾向,而我認為這是沒必要的。以門為喻:議會提名是大堂出入口,公民提名是消防太平門,二者不單不是互相排斥的觀念,而且起著相輔相成的作用,缺一不可。即是說:在政治上了軌道的常態時期,議會提名已經可以令公民的意志充分實現,而透過公民提名參選變得沒有必要;但是當政治陷於全面扭曲的變態時期——就像今日的情況——透過公民提名參選而伸張公民意志,就變得不可或缺,甚至可以說公民提名是革命推翻政府之外的一個低成本而能夠實現公民意志的手段——公民提名就是防止革命的安全閥﹗不單香港人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要以議會提名和公民提名作為鬥爭的目標,甚至不想香港爆發流血革命而引致重大損失的中共和列強都應該以此作為妥協的目標﹗[2]

尤其對於共產黨來說,容許香港有議會提名和公民提名實在利多於弊。最壞的結局是香港人得到完整而實際的國家主權之後通過公投宣布獨立,這只不過退回到一九九七年之前的情況,中共既可以丟掉香港這個包袱,又可以繼續使用香港得到其利益,又有甚麼額外的損失呢?再者,香港是特別行政區,非西藏、新疆等自治區可比,實際情況又完全不同,又如何引起各自治區爭相效法要求獨立呢?再說,香港獨立的可能性很低,較大的可能性是重複烏坎村事件,只不過規模較大而已。[3]一旦香港透過議會提名和公民提名建立起以本土利益為主的政治,排除了中外勢力的干擾, 香港的政局自然會重納正軌,中外利益也一定會得到保障。總好過現在政局一敗塗地,隨時爆發流血革命推翻政府,致使各方勢力都要冒著不必要的政治風險﹗

為了加強議會提名的政治功用,以下兩項是必須的措施:

一、廢除功能組別,立法會全面直選。又以門為喻,假使大堂出入口一大班地痞流氓雲集霧散,良家婦女又如何安心出入呢?現在立法會徹底腐化,由中共的走狗以功能組別和分組點票把持住,公民的意志永遠都得不到伸張,不就是有如大堂出入口有一大班地痞流氓嗎?不將牠們掃蕩乾淨,議會提名等如空談﹗

二、「有條件一人一票」。 為了防止共產黨買票和種票,我不贊成無條件一人一票選舉立法會和行政長官。任何一個人要成為選民,都應先通過一個簡單的考試。考試分兩部份,第一部份是填寫一份表格,困難情度與申請BN(O)表格相約,只要犯了一定的錯誤,例如三項,就會喪失考試資格。第二部份是智力測驗,例如規定智商在105以下的人喪失選民資格。考試定期開辦,容許不斷重考。[4]這是假定了為城邦選擇立法會和行政長官的人需要比一般人強的智力以作出英明的選擇,也假定了這些人出於道德的驅遣會以公益而非私利投票,即他們會考慮到全體利益,包括沒有選舉權的人的利益。選舉權是用鮮血甚至生命換來的,豈容專吃蛇齋餅稯之輩玷污?駕駛汽車也要先考試,因為牽涉到其他人的性命安全;駕駛汽車只會牽涉到少數人的性命安全,駕馭一個城邦則牽涉到全體公民的性命財產,選舉資格反而毋須考試?不是很奇怪嗎?這就是為甚麼我要提倡「有條件一人一票」的理由。

中外的利益繫於香港穩定,而只有確立本土政治才能將香港由亂局中拯救出來;要令政局穩定,只能透過健全的民主政制;為了保障健全的民主政制,議會提名和公民提名又應兼而有之﹗香港人,要認清議會提名和公民提名就是鬥爭的目標,不要被其他餌誘引開注意力,例如「梁振英下台」,一定要為實現議會提名和公民提名而奮鬥到底﹗沒有實現議會提名和公民提名,我們絕對絕對不會散場﹗

[1] 陳雲教授的建議,可參考《陳雲:由全體立法會成員組成提名委員會:催生政黨政治,改變政黨生態》一文,見2013年8月9日陳雲教授的facebook。

[2] 列強不想香港發展真正的民主政制,因為重新部署會大大增加其成本及風險。假設香港泛民議員和《蘋果日報》都代表了列強的利益,那麼他們和中共一樣絕口不提議會提名就不難理解。陳雲教授說:「三年來,只有我陳雲一人,不斷向香港人推薦議會提名制度,這是全世界所有民主國家選舉元首的主流提名制度,而公民提名只是聊備一格的補救制度。在香港,三年來,全部議員、全部報紙絕口不提,無一例外。各位,我們身處的香港,那種受到中共和美國境外政權控制的程度,那些禁閉式的資訊控制,及得上北韓。」見2013年10月31日陳雲教授的facebook。

[3] 最早將香港火鳳凰革命比擬烏坎村事件也是陳雲教授。陳雲教授說:「香港是烏坎村自治,不是顏色革命。我們香港人在這次革命佔領行動,拒絕了親美民主派和賣港賊左翼社運界的領導,避免了被他們出賣,香港人民自治自立,佔領金鐘及旺角,固守之後,發展為根據地。期間,有港人聯署向白宮求援,但美國奧巴馬總統袖手旁觀,美國捨棄了我們!期間,有義士叩門向英國駐港領事館求援,要求人道救助,英國領事無動於衷,英國捨棄了我們!香港人被孤立了,但也顯示這次革命是香港人民自主命運,要求民主自治。這是烏坎村的模式,我們要排擠原本的黨委書記梁振英,自己用普選制度選舉香港特首。共產黨在二〇一一年容許廣東汕尾的烏坎村趕走村委書記,村民自我防衛,設置路障抵抗武警進入,最終民主選舉村長和村委會。各位香港同胞,請把佔領陣地管治好,在裡面發揚香港自治、港人互助、青年上進的傳統文化,大家向前走。」見2014年10月7日陳雲教授的facebook留言。

[4] 從古到今投票資格都是有規定的,不是這種歧視,就是那種歧視。例如古希臘只准自由人投票,奴隸不可以。歐美民主國家亦曾有性別、資產、種族的歧視。就是現在各地的選舉,仍普遍有年齡歧視。我的建議是一種智力歧視。同時,我建議降低甚至取消年齡限制作補償。

*圖片說明:來自「人大」的禽獸說:「先強姦,後檢討。腿將開之前,請先付五元﹗」圖片來源:2014年6月12日「中國人在香港犯罪記錄」上載facebook的圖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