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政經

聯署「無傷害」醫生,你們開的藥是否也沒有副作用?

聯署「無傷害」醫生,你們開的藥是否也沒有副作用?
廣告

廣告

550名西醫於《頭條日報》聯署,以Do No Harm(無傷害)為題反佔中。

然而西醫們不妨想一想,他們平日用的藥物,又豈是零傷害的?它們也有副作用,病人豈非可以因此拒絕就醫?這時他們就會說,相比損害,藥物帶來的得益更大,它能治病。故最重要的,不是點出佔中有問題,人人都固然知道佔中會令道路阻塞,但更重要的是它要治病,治這個傾斜既得利益和裙帶關係的制度的重病。

如果只顧說佔中有問題,那開車和建跑道一樣有問題,例如造成大量污染。也許西醫以同一邏輯反對此事可期,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平衡利弊,而不是只說有其弊,否則世上完全無弊的事根本並不多見,就像看中醫嫌慢,西醫嫌化學物,另類醫療嫌不可靠,採用這種想法,最後只會一事無成,甚至疾病加深,後果豈不更壞?

當然他們又會說只是不同意採用佔領的方式,但只要我們不是自欺欺人,都知道任何其他方式,都根本不能有些許希望爭取到丁點民主,不能對頑疾有絲毫打擊。佔領街道已是治療這場政制重病當中,損失最小甚至是唯一的方法;這些西醫是否已放棄克盡天職,盡力治病呢?還是他們打算主張延遲治病,一邊說Do No Harm ,一邊卻令市民蒙受更大的傷害,Do Great Harm?

他們說道路如人體血管,長期阻塞,必然造成傷害。但他們又知否現時所有政策委員會大都由梁粉指導,漠視民情,控制大小政事,那等同香港整個淋巴系統充斥著大量癌細胞。西醫只管對幾條街道受阻不滿,是否只顧琢磨香港表面的幾道疤痕,而沒有看到社會早已筋脈衰敗,五臟俱焚?

這群西醫又把佔中比喻為癌症,但是我們看到香港的重病,根本在於政制,而非街道──後者相對而言只是小病,甚至只是病徵而已。而這場重症的病源又或致癌物,包括了中央的831框架,也包括梁振英,他們何時才會出動標靶藥物,瞄準這些病源,對症下藥?

學醫不易,以上顯淺的治病道理,相信各西醫定能明白。為了香港的未來以及「病人」的福祉,切勿只用簡單思維,負了各位天生的卓絕才智和廣大市民的殷切期盼!

廣告